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961航行,蛟龙不是龙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第五天把鼻夹板拆了三期必开一期2018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我的天啊!”

    这一刻,饶是冷静理智如凤轻尘与暄少奇,也忍不住惊呼:“我看错了吧。”

    龙,他们居然看到两条龙,从藏宝的宫殿中飞了出来,其中一条还在和九皇叔交战。

    “这是龙吗?这世间居然真得有龙。”作为一个只在图片中,见过龙的女人,凤轻尘会这么说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不,是蛟。”回答他的是九皇叔,九皇叔虽然被蛟龙缠住,但九皇叔身形灵活,蛟龙一时半刻也讨不到好。

    至于另一条蛟龙,正与十八骑虎视眈眈,十八骑的箭对准了那条蛟龙,蛟龙见状索性不动,十八骑自然不敢轻易放箭,只好与对方僵持着。

    “这些蛟哪来的。”凤轻尘长这么大,活了两辈子,还真没有见过蛟龙这种生物,海怪她也只从电视上看过,亲眼看见这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“镇守藏宝楼,陆家的钥匙可将蛟龙放出来。”九皇叔这个时候,用得不是自己的长软剑,而是天子剑。

    “别告诉我,这蛟龙是蓝氏驯服的,特意锁在那里,好方便这艘战船离港。”话虽如此说,可实际上凤轻尘已相信自己的判断了。

    战船很大,可这个港口却只有一滩浅水,而且其窄,堪堪只能让船身通过,却无法让战船在水面上行驶,这船哪怕是一般的河流,也无法航行,非得要大江、大海才行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九皇叔给了凤轻尘肯定的答复,手中的天子剑,在他手上变化莫测,朵朵剑花,在蛟龙眼前绽开,蛟龙似乎傻了眼,呆呆地看着九皇叔,完全没有反击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这是要驯服蛟龙?”凤轻尘看了半晌,终于看出一点苗头了,只是……驯服蛟龙的法子,前朝人会告诉九皇叔?

    “蛟龙已经被驯服了,九皇叔只要让它承认天子剑就成了。如果我没有猜测,当初驯服蛟龙的人,用得就是天子剑,想要拿到宝藏,陆家的钥匙,蓝家的天子剑,缺一不可。”果然,光有地图是没有用的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凤离族不是蓝氏的心腹。”想到被炼成鬼将的凤离族大将军,凤轻尘脸上的表情有片刻的僵硬。

    凤离族的族史记载,哪怕凤离族手握重兵,足已推翻前朝的统治,可凤离族从来没有动过二心,一直守着蓝氏王朝的边境,世世代代为保护这片土地而生,可最终……

    依旧不得帝王心,依旧被帝王猜忌,最后还要背负一个祸国的骂名。

    “卧榻之则,岂容他人酣睡。凤离族权利太大了,任何一个皇帝都会忌惮。相比海盗陆家就聪明得多了,陆家能得到前朝皇帝赏赐的木盒,当年必是前朝的臣子,不过是早早放权,在海外逍遥去了。”同时,还能用海盗的名义,为前朝守住海防,这样的臣子,任何一个帝王都会喜欢。

    在凤轻尘和暄少奇说话间,九皇叔已将蛟龙驯服,或者说和蛟龙达成一个协议。

    蛟龙帮他们把船送到海里,他便放蛟龙自由。

    这也是不得已的办法。

    蛟龙虽是被天子剑驯服,可九皇叔不知前朝驯服蛟龙的法子,虽有天子剑在手,可威力大打折扣,只能和蛟龙谈判,双方各退一步。

    蛟龙虽会讨价还价,可脑子一根筋,九皇叔要忽悠他们,那是再容易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“和蛟龙也能谈判,你强。”听到九皇叔说完前原后果,凤轻尘悄悄地损了九皇叔一下。

    九皇叔满头黑线,在凤轻尘的脑袋上敲了一记:“笨蛋。”

    “又骂我笨,我可没做蠢事,至少没有犯蠢的和蛟龙沟通。”凤轻尘哼了一声,反讽回去,九皇叔嘴角微抽,默默地望天。

    好男不跟女斗,和凤轻尘斗嘴,他根本没有赢过,凤轻尘说起歪理来,一套一套的,他有一千张嘴也说不过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言语,凤轻尘自然不会主动找架吵,脑袋枕在九皇叔的腿上,凤轻尘打了个哈欠:“我们明天就可以离开这里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九皇叔确实不知道,毕竟他无法和蛟龙沟通,所谓的谈判,也是通过天子剑对蛟龙的威压,蛟龙能不能听明白,九皇叔也无法肯定。

    不过,唯一能肯定的就是,蛟龙就算没有听懂十分,也听懂了七八分,不然不会停战。

    “你就骗我吧,早晚有一天,拆穿你的骗局,把你踹下床。”凤轻尘带着几分睡意,声音没有往日的冷清,软软糯糯的,听的人心里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天,你发现本王骗了你,你真会把本王踹下床?”九皇叔就着凤轻尘的话问了起来,漆黑的船舱内,唯有那双眼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圈套,一个圈住凤轻尘的套。

    凤轻尘昏昏欲睡,根本没有多想,脑袋一点就道:“必须的,你敢骗我,我就敢把你踹下床,哪怕你日后是九五之尊,我也敢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记住你今天的话……如果本王骗了你,你只能把本王踹下床。”除此之外,什么都不许再做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瞌睡袭来,凤轻尘根本没有听到九皇叔说的是什么,非常配合的应了一声,九皇叔却不满足,在凤轻尘耳边说了一句:“要记住你今晚说过的话,不许忘。”

    困意袭上头,凤轻尘实在扛不住,为了能睡个安稳觉,凤轻尘果断的把自己给卖了,顺着九皇叔的话,说了一句:“不忘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这才心满意足,为凤轻尘调整了姿势,好让她睡得舒服一些,至于他自己,则抱着凤轻尘,时刻注意那两条蛟的动静。

    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他虽然有天子剑在手,却不懂驯蛟的手法,这两条蛟根本没有被他驯服,只是碍于天子剑,无法施展全力,要是反咬他们一口,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好在,九皇叔和凤轻尘的运气还算不错,那两条蛟与算聪明,没有在这个时候反咬一口的打算,这一夜相安无事,至于之后,这两条蛟会不会临阵反击,那就不是九皇叔和凤轻尘能控制的事……

    没办法,谁让有求于蛟的人是他们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