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964异动,没有午千日防贼的道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东方心经2018最新资料手机c699彩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百鬼宫的动作这么大,旁人不可能不知,就拿西陵和南陵来说,因为百鬼宫的动作,个个都加强了戒备。

    南陵和西陵当然不认为,凭百鬼宫那群乌合之众,能让他们灭国,他们担心的是,百鬼宫那群疯子之然然发疯,本着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做法,给他们添乱。

    “南陵锦凡的死了,对百鬼宫最为有利,百鬼宫没道理再找南陵的麻烦,除非……”王锦凌收到百鬼宫蠢蠢欲动的消息,再次找来符临,给符临添点儿差事。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符临追问,王锦凌也不卖关子,直言道:“除非南陵锦凡没有死。”王锦凌原本就怀疑南陵锦凡的死,这种人不应该这么容易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符临不敢置信的说了一句了:“那么多人盯着,南陵锦凡怎么可能诈死脱身?”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不可能。”王锦凌不动如山:“你只看到南陵因南陵锦凡的死,带来的麻烦,却没有看到南陵得到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“好处?你说前朝宝藏?”符临一想就明白了:“南陵锦凡以前朝宝藏为条件,换南陵皇上放过他,所以才会有他被毒死一事?可是……南陵皇上怎么会与南陵锦凡合作,当初南陵锦凡可是谋反之罪?”

    王锦凌轻轻点头,平静的道:“这没有什么奇怪的,南陵皇上能与你合作,自然也能和南陵锦凡合作,南陵锦凡手中有他想要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天家父子之间的事,果然是我等凡人无法理解的。”符临摇了摇头,叹息:“难怪苏绾和苏家最近一直没有动作,我还当他们没有支持者,准备就此收手,现在看来,他们这是隐匿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苏家没有慌作一团,必然是知晓南陵锦凡还活着,偏偏他当时没往深处想,只当南陵锦凡不可能在天下人的眼皮底下逃脱、诈死,却不想越是不可能的事,南陵锦凡越是做到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轻轻点头,种种细节,都显示南陵锦凡没有死:“南陵锦凡知晓百鬼宫所在,百鬼宫会用他,自然在他身上下了限制,他是真死还是假死,百鬼宫最清楚。”

    南陵锦凡没死他才觉得正常,一个能数次从九皇叔手中逃脱的人,怎么可能死得那么悄无声息,这实在不符合南陵锦凡的作风。

    “百鬼宫这番动作,是针对南陵锦凡?”南陵锦凡要是假死脱身,百鬼宫要寻他也是正常,谁让南陵锦凡知晓百鬼宫所在,百鬼宫不用南陵锦凡了,必要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王锦凌眉头微蹙,淡淡地摇了摇头:“不好说,你应该知道,百鬼宫与前朝蓝氏的恩怨。百鬼宫一直派人潜伏在连城,直到蓝景阳死后,他们的人才撤离出来,这一次怕是冲着前朝后人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……他们的目标是太皇太后?”符临一怔,想到之前崔家与百鬼宫合作,据说条件就是崔家手中的蓝家人,百鬼宫的人,对前朝蓝氏后人,有一种诡异的执着,也许百鬼宫那群疯子,真会为了一个敏夫人,而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“我有六成的把握。”王锦凌缓缓点头,语气有几分沉重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,百鬼宫此次行动非同小可,也许就是针对东陵而来的,说不定背后还有其他三国的手笔。毕竟,四国之中,唯东陵独大,其他三国定会不安,能削弱东陵的国力,给东陵添乱,其他三国必非常乐意。

    “太上皇最近似乎很忙,不知太上皇要做什么?”王锦凌淡淡地看向符临,等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他不是九皇叔,和皇室人有关的人和事,他不能下狠手,一旦做了,现今九皇叔会感激他,一旦王家犯了事,那就是抄家灭族的死罪。

    说起这事,符临亦是心事重重,面露忧色,重重叹了口气道:“太上皇最近动作频频,我也不知他在做什么。他好像怀疑了我,许多事都避着我,我怀疑他手上还有一批人,我几次打探,半点消息也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太上皇没有与百鬼宫的人合作,不然……”王锦凌露出一抹苦笑:“事情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不在,总有许多人想要钻空子,恨不得借机把东陵占为己有,太上皇不安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。

    九皇叔从皇陵回来回来,就要登基为帝的事,太上皇不可能不知晓,太上皇就算再为江山社稷着想,面对九皇叔登基一事,也不可能心无芥蒂,要没有动作,王锦凌才会是奇怪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什么回来?”符临显然也知这个道理,要是太上皇复出,凭他们可压不住太上皇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皇陵那边一点消息也没有。”说到这个,王锦凌就更担心了。

    这都三个月了,东陵都快把南陵的两个城打下来了,九皇叔却依旧音讯全无,真不知九皇叔这是要闹哪样,出去这么久,也不传个消息回来让他们安心。

    “他就不怕我们两个窃国吗?”符临磨牙,九皇叔动不动就撂摊子,真当他们没脾气、没野心嘛。

    “想太多了,就是窃了国也坐不稳皇位。现今手握重兵的大将,全是九皇叔的人,九皇叔回来,一声令下,挥军北上,这皇位你能坐几天?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九皇叔根本不担心他们会背叛。

    “太上皇,他,唉……”符临叹了口气,这么浅显的道理,太上皇为何就看不明白呢。

    “他是皇室中人,和你不一样。”王锦凌笑得如同狐狸,挖了个坑等了符临跳,符临果然跳了:“什么叫和我不一样,我又没和太上皇一样,想着当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刚刚不是说要窃国吗?”王锦凌眉毛一挑,摆明不信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我要窃国,我只说我们俩窃国,我说得是我们俩,我们俩,别想把自己摘干净,大公子!”符临皮笑肉不笑,王锦凌则是一脸温和,像是包容不懂事的孩子:“符大人,本官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,更没有承认,一切都是你在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个阴险狡诈的小人。”符临忍不住骂了一句,王锦凌毫不在乎:“你说出去,也没有人相信。”

    君子之名,可不是白叫的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