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977消息,不会让他活着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本期开奖结果本港台现场报码最快开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敏夫人从来没有想过,要和九皇叔撕破脸,即使明知双方只是维持表面的和平,敏夫人也愿意,把这份虚伪的和平维持下去。

    敏夫人很清楚,依九皇叔的情报网,他一现身就会有人把皇城的事告诉他,即使她隐藏得再深,依九皇叔那颗凡事都阴谋化的脑子,也能想到背后有她的手笔。

    可那又如何,该做的戏依旧要做,该装的时候依旧要装,九皇叔没有证据,完全凭推断的话,谁也不敢保证真假。

    一切都按敏夫人的计划进行,在行动的前一天,敏夫人再次给连城的人下令:“把步惊云的身份泄露给百鬼宫的人知晓。”

    步惊云虽然出卖了九皇叔,可仍不够彻底,步惊云留着必然是祸害,敏夫人是不会让步惊云活着,自己出手太麻烦了,就让百鬼宫的人去解决他好了。

    一切安排就续,敏夫人终于让人给九皇叔送信:你的人全在我手上,不想他们死,明日午时,三人带天子剑到天命崖。

    信上说明要三人同行,可见他们的行踪已落到对方手中。至于天命崖,这绝对是一个好地方,用来伏杀人的好地方。

    天命崖,三面都是深崖,只有一条路可以来回。崖坡上空无一物,只有零闪的几块小石头,完全无法设伏,九皇叔也不可能带暗卫前往。

    信上指明,要凤轻尘、九皇叔和暄少奇三人同时到,这事自然要和暄少奇商量。

    暄少奇一看这个地方,就知道对方有诈:“我们离天命崖近千里,今晚就要出发。”

    一路上,他们怕是吃饭喝水,都得在马上解决,不然根本赶不到,而等他们赶到后,早已精疲力竭,就算武功再高,也无法完全施展出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定下这个地方的人很聪明,不仅地方挑得好,这个路程也刚刚好。

    不用想也知,天命崖定有一场夺命的危险在等他们,可即使明知那是要他们命的陷阱,他们也得去。

    “一刻钟后出发。”九皇叔猛得站了起来,修长的双腿大步往外迈,眼睑微微往下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暄少奇相视一眼,轻轻颔首,各自回房准备去了。

    再赶时间,也得要有自保的能力,不然不仅救不到人,反倒会把他们的命搭上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回到房内时,九皇叔已经换上劲装,床塌上还有一套女式的劲装,一看就是给凤轻尘准备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矫情,当着九皇叔的面就换了起来,同时将飞虎抓、袖剑一类的暗器装好。

    等两人各自收拾好时,还有一点时间,在出门前,凤轻尘问了一句:“天子剑要拿出来吗?”凤轻尘很不理解,连城的人怎么知道他们手中有天子剑。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九皇叔想也不想就道:“他们要的是我们。”天子剑不过是诈他们的罢了。

    “为蓝景阳报仇?”凤轻尘再次提起这个问题,九皇叔略一思索,摇了摇头: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还欲再问,九皇叔却不打算再多言,率先往外走:“该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眼神一暗,默默地跟上,在门口遇到暄少奇时,凤轻尘丢了一颗药丸给他:“谷主的解毒丸,带在身上,以防万一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可容不得暄少奇客气,大大方方地接下,顺便还问凤轻尘,有没有其他好东西。

    暗器一类的东西,暄少奇有一份,至于其他的,就是给了暄少奇,暄少奇也不会用,凤轻尘摇了摇头……

    门外,早有人准备了三匹脚力极佳的战马,凤轻尘三人检查了一番,确定马没有问题,便翻身上马,不顾夜路的危险,朝千里之外的天命崖跑去。

    天命崖上,敏夫人早已让人做好安排,沿路让人看守,以防九皇叔安排援兵,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。为了保证事情顺利,敏夫人甚至调用了玄月宫与天穹堡的人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人只在外围,用来防止九皇叔和凤轻尘逃脱,真正的主力还是敏夫人安排的死士。而且,敏夫人还安排了后手。

    敏夫人相信,鬼王是个聪明人,一定会在最佳的时间,给九皇叔和凤轻尘致命的一击。

    她选择天命崖这个地方,可不仅仅是防九皇叔,还是为了防鬼王,她可不希望,引狼入室,把她自己也坑进去了。

    夜路难行,而且极其危险,凤轻尘三人却没有选择,一夜奔波后,他们在天亮前赶到一座小城镇。

    以特权叫开了城门,凤轻尘三人在城内,做了简短的休息后,换了新的马,再次出发。

    随着太阳升起,他们离天命崖也越来越近,而这个时候,敏夫人早已在天命崖等候。

    敏夫人让属下带上鬼面,扮作百鬼宫的人,而她则与苏文清、秦宝儿一起,绑在悬崖边上,等九皇叔来救。

    当然,仔细看就会发现,敏夫人身上的束缚不过是装装样子,她身边还有人保护,根本不可能掉下去,反倒是苏文清与秦宝儿,这两人是真正的危险,一个不好就会掉下去。

    未免吓到苏文清与秦宝儿,在九皇叔和凤轻尘来之前,他们头上都罩着黑布,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秦宝儿很好,至少她没病没痛,敏夫人也不曾苛待她,她除了身体虚弱一点外,别的什么事也没有,即使被吊在悬崖边,也只是双手双腿被勒得生痛而已。

    苏文清就遭老罪了,背后的伤已经要了他半条老命,现在又被吊在烈日下,苏文清发现,自己的意识已经不清了。

    也许,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吧。

    苏文清抿了抿干裂的唇,努力撑开越来越沉重的眼皮,入眼所见依旧是一片漆黑,张了张嘴,却一个字也发不出来。

    昨天……他们在牢里见到了敏夫人,敏夫人和秦宝儿一见如顾,两人在一起说了很多事,秦宝儿把自己的老底都卖了。

    他想要阻止,却心有余而力不足,他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祈祷……

    轻尘,九卿,你们别来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明天的剧情,你们懂得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