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985恨你,痛彻心扉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9期开什么特马127期的四不像彩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不……东陵九,你不可以,你不可以这么对我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那个承诺以江山为聘娶她的男人,却在生死间,斩断她唯一的生路。

    “东陵九,你不可以这么对我。”在身体不受控往下坠落时,凤轻尘才相信这不是梦,她真得被放弃了,在生死一线间,那个男人放弃了她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有很多不得已,可这些不得已,都不是他放弃她的理由。

    好恨呀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就这么一直往下掉,然后奶眼睁睁看着九皇叔,在没有自己这个累赘后,轻松地跃上崖顶。

    一线间,却是生死两重天。

    “哈…啊…阿…”凤轻尘知道,她和九皇叔完了,哪怕是死,她也不原谅。

    既然无法坚持至底,当时为什么要扑过来救她?她宁可那一刻,被鬼王踢下悬崖活活摔死,也不想看到东陵九放弃她。

    好痛,好痛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往下坠落,明明没有摔倒在地,可她却觉得好痛,全身上下无一不痛了。

    东陵九,你让我痛,我也不要让你好过。

    凤轻尘眼前一片模糊,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掉到了,她只知道,她要让东陵九跟她一起痛,她要让那个男人后悔莫及,哪怕日后这个男人会忘了她,这一刻她也要对方痛。

    用尽全部力气,凤轻尘撕主裂肺的大喊:“东陵九,你听着……我有了你的孩子,我有了你的孩子,你听到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恨你,我恨你,我恨你呀……”

    这辈子、下辈子、下下辈子,我都不要原谅你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,已不成声,此时的凤轻尘,已失去了求生的意志,她展开双臂,闭上眼,任身体往下垂落……

    就这么死了吧,死了,就再也不会痛!

    缓缓闭眼,凤轻尘什么也不去想,什么也不去看,背后那灼热的高温是什么,凤轻尘也无心去管她虽然一直拼命努力活下去,可并表示她懦弱怕死。

    死亡来临,见惯生死的她,比任何人都能坦然面对生死,她可以轻易接受自己将要死的事实,她唯一无法接受的,是九皇叔挥来的那一剑……

    那一剑,不是取她的命,可却比要她的命,更让她痛。

    凤轻尘以为,这便是她最心痛、最绝望的时刻,可就在失去意识前,她居然听了秦宝儿的声音:“九卿哥哥,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你会来救我。敏夫人说,你一定会来救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哈哈哈……九卿,蓝九卿。东陵九。秦宝儿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这一刻,凤轻尘恨自己,恨自己听得太清,想得太明。

    如果她痴痴傻傻,就不会这么痛了。

    她真傻,真得傻得可以。明明已经怀疑了,可九皇叔三言两语却让她放下心中的怀疑。

    她全心的信任他,可到头来,她得到了什么?

    一尸两命?

    凤轻尘再也支撑不住了,双眼闭紧,陷入昏迷之中,而她不知,在她跌落在地的瞬间,一股强大的力量,从她背后倾泄而出,以她为中心形成一个漩涡,漩涡极速旋转,将她整个人托在中间。

    漩涡形成的强大力量,减缓了凤轻尘下落的速度与冲势,而漩涡周围的花草碎石,全部被弹了出去,分分给凤轻尘让路……

    诚如九皇叔所说的那们,凤轻尘不会死。

    九皇叔挥剑的刹那,心不是不痛,可已经做了选择,他便不会后悔,哪怕再重来一次,他依旧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停的告诉自己,凤轻尘不会死,他做的选择是最好的,可当他听到,凤轻尘说出“我有你的孩子时”,九皇叔的心狠狠一揪,刚刚跃上悬崖的身子,险些再次栽倒下去。

    “孩子……以后还会有的。”九皇叔强忍着心痛,在鬼王扑向苏文清的瞬间,一剑刺了过去。

    天知道,他盼这个孩子,盼了多久。

    他要杀了鬼王!

    强大的杀气,从背后袭来,鬼王不得不反身去挡九皇叔的杀招,两人交手数招,鬼王发现九皇叔不对劲,拿到九州令牌的他,正想抽身而退,可九皇叔却像是杀红了眼一般,一击不中,又再次出招,招招杀气十足,完全停歇,哪怕是鬼王,也看不清九皇叔那快如闪电的剑光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。”一时间,鬼王竟被九皇叔压制了。

    “把九州令牌交出来,留你全尸。”九皇叔双眼通红,全身是血,说话时手上的剑也不曾停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他,就是杀人机器,不会痛、不会累,只有杀!

    杀!把面前所有人都杀了,成为最后一个活下来的人,他就是王者。

    把人炼成蛊的血腥训练,他经历过,虽然最后没有受药物影响,变成人蛊,可那段时间嗜血残忍的训练,却永远刻在他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杀……没日没夜的厮杀,不能合眼,不能休息。饿了生吃人肉,渴了生饮人血,眼前充斥的全是死人,耳边除了饮水凄厉的惨叫声,还有那些让人作恶的**声,不论男女,在这一刻只为了活下去……

    最早死的人已变成白骨一堆,他们仍在不停的厮杀,脚下、眼前,除了尸体还是尸体,周围除了血腥味,便是尸体腐烂的味道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的剑招越来越简单,没有任何规律可言,只有杀招,用最简单快速的方法,杀死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这是那段训练时,他最常用的招式,他已经将这些记忆,永远地存封在脑海里。可凤轻尘出事,还有他们未出世的孩子,却将这些血腥与残忍,全部激发了出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九皇叔,已经没有理智可言,他唯一的信念,就是杀了面前的人。

    鬼王的武功是高,可武功再高,遇上九皇叔这种不要命的疯子,他也受不了。九皇叔全身上下,无处不是伤,左手指早就被鬼王踩碎,这个时候却仍能握成拳,狠狠的打向鬼王。

    完全切断痛觉,没有思想,身体上的伤害,对他造成不了任何影响,这个时候的九皇叔,完全达到当炼人蛊的要求。

    鬼王完全被九皇叔压着打,很快就撑不住了。而这个时候,百鬼宫的人,也被步惊云带来的人收拾得差不多,只余数人苦苦支撑。

    鬼王见状,知晓再打下去,只有死路一条,转身就想跑,却不想九皇叔闪电般挡在他面前,一剑扫过来,鬼王连忙侧过脸,避开要害,却被九皇叔直接削掉一只耳朵。

    鬼王狠狠瞪了九皇叔一眼,捂着血淋淋的耳朵,右手为掌,击向九皇叔。九皇叔不闪不避,迎面冲上前,手中的剑刺向鬼王的左胸……

    哪怕是鱼死网破,九皇叔也要取鬼王的性命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