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997战报,他想讨你欢心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次特肖84777黄大仙高手论坛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说凤轻尘不可以拒绝,凤轻尘也确实没有拒绝,可同样也没有给出任何表示,任九皇叔在那里,自话自说,完全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要换作任何一个人,肯定被惹毛了,可九皇叔不一样,他觉得这样很好,只要凤轻尘肯听他说,他就觉得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一整个下午,九皇叔都靠在凤轻尘身边,给她说东陵的现状,连城被灭、太上皇成为阶下囚。

    凤离忧正在攻打南陵,要活捉南陵锦凡,问出百鬼宫所在;敏夫人的下落,他已经掌握了,不过他没有动,他要等敏夫人和其他人一同落网。

    说完这些已经发生的事,九皇叔又说起他未来的计划,北陵蠢蠢欲动,已经在调兵,准备趁东陵攻打南陵之际,出兵东陵。

    安城、简城亦想要联合出兵,他们不是想要攻占东陵,他们怕东陵野心太大,自己在成为第二个连城。

    九城已有四城落在东陵之手,九城已名存实亡,九城再不联手就只有被灭的可能。

    九皇叔说了许多许多,却没有解释蓝九卿的事,也没有解释悬崖边的事,一如九皇叔自己所言,过去了的事,没有必要再提,他们无力改变已经发生的事,以后他们会一直很好。

    可惜,这注定是九皇叔单方面的奢望,九皇叔说了一大通,依旧没有得到凤轻尘的回应,被九皇叔逼紧了,问凤轻尘要如何,才肯原谅他时,凤轻尘也只是一脸平淡的道:“我不恨你,所以不存在原谅与否,我这样很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便将靠在她身上的九皇叔推开,出门散步去了,留下九皇叔一个单在屋内。

    外面看“热闹”的人,本以为九皇叔和凤轻尘会大打出手,再不济也要吵一架,结果却一点动静也没有。

    他们在外面等了许久,都没有听到声响,便有些按捺不住,像谷主这种胆大的,便冒着被九皇叔发现的危险,悄悄地在凤轻尘屋外游荡,想听取第一手消息,结果连个毛都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无聊。”左岸拉着凌默在屋顶睡了一下午,无聊地直打哈欠,在九皇叔发怒前,左岸无耻的把孙思行拉来做伴,一起溜狼去了。

    无辜的雪狼再次躺枪。

    凤轻尘出来后,叫住想要悄悄溜走,却没有成功的谷主:“凤谨和文航在哪?”

    谷主恨恨地看了一眼,只见一个背影的赤炼水与郭保济,心里那叫一个气呀。

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,越来越不懂事了,一点也不懂尊老爱幼,有武功了不起呀,不就是跑得比他快嘛。

    谷主磨牙,对上凤轻尘却是一脸温柔:“他们在连翘居,走走走,我带你去。”赶紧的溜,要让九皇叔发现,他就惨了。

    看看人家子洛、安平多聪明,得知九皇叔来了,兄妹二人当天下午,就进山去找采药的师兄,跟着采药去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自己会去,九皇叔身上有伤,他在屋内等你。”凤轻尘没有放过,爱凑热闹的谷主。

    “咦,你这是关心他?”谷主双眼一亮,觉得事情没有他们想的那么糟糕,凤轻尘这不仍旧很关心九皇叔嘛。

    结果,凤轻尘只是淡淡的说了句:“我是大夫。”

    不再理会喋喋不休的谷主,凤轻尘去寻凤谨与苏文航。凤谨还好,只要抱抱他,和他说说话就好,文航却……

    天命崖那天发生的事,对他们来说,都是磨灭不了的伤痛。苏文清的死是她和九皇叔主中永远的痛,所以她即使心里再难过,也不会怨恨九皇叔,更不会对他大吼大叫,因为……

    她不想文清死还不放心他们。

    吸了口气,眨掉眼中的泪水,凤轻尘朝连翘居走去。屋内,凤谨和苏文航两人正窝在床上休息,佟珏在一旁照看,看到凤轻尘进来,佟珏第一时间冲了上去,激动地喊道: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刚睡饱的凤谨,精神十足一脸欢快。相比苏文航就拘谨了许多,看到凤轻尘进来,苏文航趺坐在床上,眼眶一下就红了:“轻尘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文航……”凤轻尘上前,拍了拍凤谨,无视凤谨伸出来的小手,抱住了苏文航。

    就好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浮木,苏文航一头埋进凤轻尘的怀里,悲伤又委屈的叫了一句:“轻尘姐姐。”随后便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轻尘姐姐,我好怕,我好害怕呀。管家伯伯、护卫哥哥他们死了,都死了。连大哥也死了,轻尘姐姐,大哥死了,他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到苏文清的尸体,苏文航哭了,却只是默默地流泪,独自舔着伤口。在葬礼上虽悲伤,却仍旧坚强地面对一切,像个小大人一样,不需要人担心,撑起了苏家的重任。

    苏文航知道,他的家人、他的大哥全部没了,从今往后,没有可以保护他的人,他只能靠自己,懦弱无能不仅会丢苏家的脸,还会被人欺负。

    苏文清下葬后,苏文航就再也没有在人前哭过,一直坚强地面对一切,可凤轻尘不一样,在苏文航眼里,凤轻尘是仅次于大哥的存在,是值得信任和依赖的人,是他心目中的神。

    压抑的悲伤与害怕,在见到凤轻尘的这一刻,全部倾泄而出,苏文航不想再强撑,他只想痛痛快快哭一场,哭出心中所有的悲伤与无助……

    苏文航的想法凤轻尘懂,所以她并没有出言安慰,只是静静地抱着苏文航,任他哭出来。

    人死不能复生,活着的人还要继续,把心中的悲伤与委屈全部哭出来就好了。

    凤谨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可看经常和自己在一起的小哥哥,哭的这么伤心,他也就不计较小哥哥抢自己姐姐的事。

    凤谨乖巧的趴在凤轻尘身边,学着凤轻尘,用小手拍着苏文航的背,没多久就觉得累了,眼珠子一转,凤谨踢掉鞋子,开始用小脚也敲打苏文航的背。

    两个沉浸在悲伤中的人,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,好在凤谨的力道很小,他根本伤不了苏文航,一大一小倒也和谐。

    一大两小,三个人就这么静静地坐床上,屋内除了苏文航悲切的哭声,什么也没有,路过的人皆默契地放缓脚步,不忍打扰……

    一到到苏文航哭累了,趴在凤轻尘身上睡着了,屋内的哭声才止住,凤轻尘空洞的眸子,才有了神采。

    佟珏上前,将苏文航和凤谨抱起来,放在床上,又替凤轻尘捏着发麻的双手,凤轻尘没有拒绝,呆呆地低头,看着苏文航与凤谨的睡颜,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