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00强硬,非嫁不可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晚买什么码包中天下好彩246玄机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和凤轻尘同走,并不表示两人不会同路,只不过……

    有些事,不是九皇叔想怎样就能怎样的。

    在他们从玄医谷离开的第五天,符临的紧急信件,传到了王锦凌手里,让九皇叔和王锦凌赶紧回去,有此事不是他可以解决的。

    王锦凌见九皇叔面露犹豫,先一步堵住九皇叔的话:“这件事,只有你能处理,你必须回京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看了一眼前方的马车,最后点了点头:“好,一刻钟后,本王就走。”

    这点小要求,王锦凌还是不会拒绝的,他还不至于小人到这个地步。再说了,站在凤轻尘的立场上,王锦凌还是希望凤轻尘和九皇叔能和好,再这么僵持下去,很伤感情。

    不是王锦凌偏向九皇叔,实在是他不知天命崖那段,现在轻尘又有了九皇叔的孩子,九皇叔的姿态也放得够低,如果只是因为蓝九卿这个身份的问题,王锦凌认为,现在秦宝儿都下落不明了,这已经不能称之为问题了。

    当然,凤轻尘要是不愿意,王锦凌也不会说什么。无论凤轻尘做何选择,他都站在凤轻尘那边。

    九皇叔叫停马车,又把马车上的全部赶了下来,连小凤谨都不放过,凤轻尘轻轻地叹了口气,等九皇叔进来。

    “轻尘,废帝…本王的皇兄驾崩了。本王要先一步回京。”九皇叔脸色不怎么好看,凤轻尘抬眸看了他一眼,轻轻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
    死对太上皇来说,也是一种解脱。

    “废帝死于谋杀。”九皇叔又补了一句,而这才是他赶着回去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京城已有舆论,暗指是他杀了废帝,这事符临自然不敢扛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太上皇已经死了,怎么死的对她来说并不重要,横竖影响不到九皇叔。

    “本王要先行一步,一路上你多多保重,累了、不舒服别硬撑,本王会交待沿途的驿站和官府……”九皇叔化身奶妈,碎碎念了一大堆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不耐烦,也没有多感动,九皇叔说她便听着,心里微微发酸,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,害九皇叔越说越无力,最后只得再次转到政事上。

    “废帝的死本王能处置,东陵不会乱,你放心回京。敏夫人从天命崖逃走后,便一路去找凤离清歌和蓝景阳的孩子。现在已带着他们和草原上的凤离挚会合了。”这是凤离族的事,九皇叔自然不敢瞒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你设计的?”凤轻尘秀眉微挑,转念一想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自己的选择。”九皇叔没有辩解,他要将所有的危险都扼杀在摇篮里,是时候主动出击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还问我做什么。”九皇叔既然敢做,肯定有防备的手段,她不是天真无知的少女,对凤离挚和凤离清歌也是仁之义尽,他们要是不知足,她不介意杀下杀手。

    “你在凤离挚身边,有没有做安排?”九皇叔不认为,凤轻尘对凤离挚也会用之半点不疑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凤轻尘点头,不待九皇叔开口,主动道:“凤离挚我自己会解决,至于凤离清歌和你母亲,你自己处理。”

    不管如何,凤轻尘都不会亲手杀九皇叔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看凤轻尘公事公办的样子,九皇叔心里难受得不行,却又舍不得就这么放手。

    眼见时间还有多,便将北陵攻打东陵的事,说与凤轻尘听,凤轻尘这次只听不说话,九皇叔有些气馁。

    眼见一刻钟就要到了,完全不知该怎么做的九皇叔,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轻尘,你给本王一刀吧,是生是死,本王都认了。”

    一刀后,和好如初。可惜,凤轻尘又拒绝了:“弑君这种事,我不会做。”她真要下手,就一定会下死手。

    “理智一点。这是你经常对我说的话,现在我把这话还给你。九皇叔,理智一点,你的世界很大,没有必要为我停留,我没有兴趣当红颜祸水。”凤轻尘这是告诉九皇叔,别拿登基称帝的事来威胁他,九皇叔称不称帝,与她无关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应该不明白,本王要做的事,就一定会做到,包括娶你。”示弱无用,分离再即,九皇叔心中着急,不免又恢复原来的强硬与冷酷。

    “轻尘,本王的时间有限,你心中委屈、怨恨本王明白。过去本王无法改变,本王只能许你将来。天命崖上的事本王不后悔,即使重来一次,本王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蓝九卿这个身份早已死了,秦宝儿也不会再出现,这不是我们之间的问题,本王承认骗了你,但本王对你的感情没有半丝假,不管你愿不愿意,本王登基后,便会立刻举行立后大典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掐着点说话,说完后,不等凤轻尘回答,直接下了马车,留下凤轻尘一个人,坐在马车里,回味九皇叔的话……

    不后悔?

    九皇叔做什么事后悔过。

    九五至尊,东陵帝王,他想要做的事,谁能阻拦。

    天命崖上的事,她也不后悔。她唯一可惜的是没有救到苏文清,如果苏文清没有死该多好。

    凤轻尘抬头看着车顶,努力把眼中的泪眨回去,免得吓到凤谨和文航。

    可惜,即便凤轻尘再努力,凤谨和文航还是吓倒了,两小的一上来,就发现凤轻尘情绪不对。

    凤谨不懂什么,见凤轻尘情绪低调,便拉着凤轻尘的手,紧紧地挨着凤轻尘,嘴里不停地叫姐姐,好借此转移凤轻尘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苏文航已知事,凤轻尘和九皇叔之间的事,他多少明白一点,只是和大家一样,不知真相。

    “轻尘姐姐。”苏文航拉了拉凤轻尘的手,试探地问道:“你和九皇叔是因为大哥的死,才要分开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凤轻尘摸了摸苏文航的头,一脸慈爱。

    苏文航松了口气:“不是就好了,大哥他一定不希望,看到你因为他不高兴。”说起苏文清,苏文航的情绪也低落了起来,原本想要安慰凤轻尘,结果却反要凤轻尘来安慰他。

    孙思行坐在角落里,不知如何是好,只能睁着眼睛,盯着凤谨,希望凤谨能机灵一点,好让凤轻尘和苏文航别再伤心。

    可惜,凤谨小包子完全不能理解大人的世界,面对孙思行的祈求,凤谨只是睁着大大的眼睛,一伙看看凤轻尘,一伙看看苏文航,眼里写满问号,呆萌十足,引得凤轻尘和苏文航都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“啊啊……”凤谨完全不懂,为什么大家都看他,继续睁大眼睛装无辜,凤轻尘会心一笑,将凤谨抱到腿上,额头与凤谨的额头相贴:“幸亏,还有你陪在我们身边,看到你,再多的悲伤也能挺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凤谨被逗得哈哈大笑,这一笑,把马车内的悲伤冲淡了不少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