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07陷阱,情到深处身不由己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四不像神兽网页地图制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一怔,就听到九皇叔低沉而悲伤的声音,在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不是想要本王放这你吗?本王现在就给你一个机会。本王已查到百鬼宫所在,原本不打算亲自去,可现在本王改变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决定亲自出海,给你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。如果本王活着回来,孩子满月那天的立后大典,如常举行,反之……本王放过你!”只有生死,才能让他们分开,才能让他放开凤轻尘。

    九皇叔紧紧贴着凤轻尘的背,不顾凤轻尘僵硬的身体,继续说道:“轻尘,本王这辈子没有拥有过什么。父皇、母后、兄弟有不如无。你是本王唯一拥有的,除了死,本王无法放下你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曾说,死之前一定要先杀了你,可现在本王舍不得,也下不了手。你死了,本王一定会陪着你。如果本王死了,希望你好好地活着,养大我们的孩子。本王相信,由你养大的孩子,一定会比本王幸福千百倍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感觉自己背后,一片湿漉漉的,她想开口,张了张嘴,却发出自己发不出声音。

    九皇叔缓慢而不失威严的声音,继续在身后响起:“本王这辈子,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幸福。唯有和你在一起的日子,本王才知道,什么叫幸福。本王希望,我们的孩子能一直幸福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轻尘,再见。”最后一个字,带着深深地尾音,就好像哭过后的声音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说话,也没有回头,九皇叔走后,就看到她整个人蜷缩成一团,无声地哭泣:“唔……唔,别去,不要去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极力压抑自己的哭声,却怎么也止不住,泪水不停地往下落。

    九皇叔太狠了,太狠了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,九皇叔说这些话是故意的,故意让她心疼,故意让她心软,可她还是上当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,你成功了。

    “唔…嗯…”凤轻尘死死地咬着唇,将唇咬得流血,也止不住心中的悲伤和眼中的泪。

    “东陵九,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。你总是这样,总是这样……”知道她在乎什么,知道她害怕什么,就如同以往每一次一样。明知九皇叔是苦肉计,可她还是忍不住,忍不住心疼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宝宝,你怎么会有一个这么坏的爹,这么坏,坏得心肝都是黑的……”凤轻尘哭得很伤心,心里难受到不行。

    爱上一个太精明的男人,真得不是一件幸福的事。一出问题,就能扼住你的命脉,抓住你的软助,让你不得不退让。

    软硬兼施。

    东陵九,你还能再坏一点吗?

    凤轻尘颤抖的伸手,将头上那枝梅花簪子取下来,看着簪上火红的梅花,凤轻尘心里更难受。

    鲜艳如血!

    刀功不算好,可看得出雕刻者的用心,每一个棱角都被抹平了,完全不会硌手。最主要,每一朵花瓣背后,还有“九轻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很小很不显眼的两个字,如果不仔细根本看不到,可偏偏凤轻尘看到了。

    东陵九,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除了死亡,唯有死亡,才能让我们分开。”凤轻尘说得断断续续,泪水浸湿了枕头,模糊了双眼。

    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如果情是魔,本王已魔根深种,除了陪本王一起入魔,你别无选择。”九皇叔并没有离开,而是隐在暗处,默默地看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他不想伤凤轻尘的心,可不这样,他永远无法靠近凤轻尘,最后两人只会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凤轻尘冷漠太伤人了,九皇叔无比庆幸,他不是王锦凌那样的性格,会为了不让凤轻尘伤心,而默默地放手,尊重凤轻尘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骨子里就是任性、霸道的。他认定了凤轻尘,哪怕是让凤轻尘鲜血淋漓,浑身是伤,他也不会放手。

    不管凤轻尘愿不愿意,只能也必须是他的。

    “好好保护她,有任何问题,进宫找本王。”留下这话,九皇叔眷恋地看了凤轻尘一眼,眼中闪守一抹不舍,却坚定的离开。

    不过这场角逐会持续多久,他都会是最后的胜利者。

    九皇叔惹哭了凤轻尘,拍拍屁股就走,留下左岸与十八骑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是不是被利用了?我们这么做,到底是对是错?”十八骑知道,依凤轻尘的聪明,绝对知道他们是故意放行的,要不然,九皇叔根本不可能,悄无声息的进来。

    “已经做了,现在才说,你不会觉得晚了吗?”左岸轻蔑的扫了十八骑一眼。

    和九皇叔出去一趟,十八骑越来越没有担当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怕姑娘伤心,我们没有背叛姑娘的意思。”十八骑心里很不好受,从前朝皇陵回来时,九皇叔和姑娘还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变天了,他们夹在中间真得很难办。

    “你们已经伤了她的心。”左岸瞄了一眼,躲在不远处的暗卫,伸了个懒腰:“盯着点,大爷我要去放水。”

    左岸这一放水,便整天都没有再露面,甚至凤轻尘找他,也没有见着人。左岸无声地告诉凤轻尘,他根本不知九皇叔来的事,他一整天都不在,留下十八骑,承受凤轻尘冷眼与怒火。

    “再有下一次,你们直接进宫。”凤轻尘知道,十八骑认为这么做是为了她好,再加上九皇叔现在是东陵的皇帝,十八骑不敢拒绝。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的属下,不能擅自替她做主,哪怕是对方是皇帝,也不能命令他们,他们只能听她的命令。

    这是不要他们了。

    十八骑心中一慌,刷得一下跪在地上:“属下知错,请姑娘责罚。”

    十八骑在心里把左岸骂了个半死。那个贱人,跑得那么快了,也不知道提醒他们一句。

    当然,骂归骂,十八骑还是很爷们的把责任全部担下,没有把左岸供出来。凤轻尘也没有真惩罚十八骑,可也没有叫他们起来,就他们一直跪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犯了错,就得接受惩罚。犯错的成本太低,便会一次一次的犯错,一如九皇叔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