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08求表扬,这美好的误会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kj138直播开奖2018双色球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孙思行在凌默的陪同下,去见了王锦凌,了解到前线的情况后,孙思行内心很挣扎:“瘟疫蔓延得这么快,要不扼制住,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因此而丧命,可是……我要走了,师父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孙思行想去,可又放心不下凤轻尘,从他今天试探的情况来看,师父原谅九皇叔的可能性挺小的。师父生孩子,身边连个亲人都没有,孙思行怎么也放心不下。

    凌默翻了个白眼,酷酷的道:“你在这里,能帮得上什么忙?”

    凌默一针见血,孙思行差点吐血:“我是大夫,我能照顾好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府上有宫里来的妇科圣手,你确定在照顾孕妇方面,你比他们擅长?”凌默哼一声,一脸不屑。

    孙思行被凌默堵得哑口无言,不擅长与人争执的孙思行,只得去找凤轻尘。

    这事,还是和师父说最保险,可惜,孙思行回府时,凤轻尘还在房间没有出来,等到凤轻尘傍晚时分,出来散步时,又被突然回来的雪狼缠上了。

    “嗷呜……”雪狼一回来,就仰天大哮,街上路过的百姓,都能听到凤府的狼嚎声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。”凤轻尘虽然一脸平静,可眉眼间仍旧有掩不住的哀愁,整个人也有些打不起精神,只是在看到雪狼时,眼中闪过一抹精光,随即又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雪狼在进京的途中,先一步离开了,看它的意思,是有事情要办。凤轻尘和雪狼经过简单的“沟通”后,放任雪狼离去。

    她知道,雪狼不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“嗷呜……嗷呜”雪狼见没有人涌上前欢迎他,不满的又嚎叫了两声:还不快来迎接本大爷,本大爷可是很辛苦的。

    春绘和秋画抱着凤谨,噗嗤一笑,凤谨却呆不住,扭着身子,从秋画怀里滑下来,迈着小粗腿,跌跌撞撞地朝雪狼跑去。

    “狼狼……吃糖糖。”凤谨把一颗,自己刚刚吃了,觉得不好吃的糖,塞到了雪狼嘴里,看雪狼咬住,凤谨笑得无比欢快,小巴掌拍呀拍……

    狼狼回来了真好,他不喜欢吃的东西,就不用一定吃掉了,可以偷偷给雪狼吃,嘻嘻……

    雪狼嘴里含着糖,眼中闪着泪花:呜呜,还是凤谨好,有好吃的还记得给它留一份,太感动了。

    可惜,这次出去,找到的东西,全是给凤轻尘的,没有给凤谨的。下一次,它一定要亲自为凤谨跑一趟。

    雪狼吃完糖,轻轻地凤谨身边蹭了蹭,逗得凤谨哈哈大笑,看到凤谨脖子上时不时掉出来的狼牙,雪狼更满足了。

    狼生,圆满了。

    雪狼卖萌打滚了好一阵子,直到凤谨热得全身是汗才停下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抱过凤谨,辛苦地给凤谨塞了一块干将的毛巾:“小笨蛋,下次别疯过头了,衣服又湿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亲亲宝宝,宝宝乖乖,舅舅给你买糖吃。”凤谨傻笑,藕节似的小手,抱着凤轻尘的肚子,小脸在凤轻尘肚子上蹭了蹭,明亮的眼睛没有一丝阴郁,快乐的就像是天使。

    说来,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凤轻尘。凤轻尘担心凤谨会以为,她有了小宝宝就会对凤谨不好。为了让凤谨安,即使挺着个大肚子,凤轻尘也尽量亲手照顾凤谨,为凤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。

    她不希望,她疼了这么久的孩子,因此而变得不快乐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的孩子,童年太短暂了。文航已经是个小大人了,她改变不了,也无力改变。她希望凤谨能快乐些,至少童年能多一些美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凤谨玩累了,在凤轻尘肚子上靠一伙,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,小嘴吐着泡泡,偏偏又舍不得走,强撑着要陪凤轻尘和雪狼,那样子别说多可爱了,就是雪狼也笑得满地打滚。

    一群坏人。

    凤谨嘟着嘴,揉了揉小眼睛,打了个哈欠:“姐姐,睡……”说话时,已自动的伸开双手,让秋画抱他。

    凤轻尘疼爱凤谨也不是没有原因,这孩子招人疼。

    凤谨走后,雪狼立刻上前,趴在凤轻尘身旁,一脸委屈地看着凤轻尘,用无辜的狼眼控诉凤轻尘,太不重视它了。

    它离开这么多天,想死凤轻尘和凤谨了,凤轻尘看到它回来,居然一点也不高兴,太讨厌了。

    雪狼忧伤的咬着树木,把园丁辛苦修剪的花草,啃得像赖皮狗,东一块西一块。

    凤轻尘嘴角微抽,拍了拍雪狼的脑袋,认命的道:“说吧,受伤的人在哪。”她闻到淡淡的血腥味,和浓郁的药香味。

    药香味太浓,将血味掩住,凤轻尘倒不会觉得难闻。

    “嗷……”雪狼耷拉着脑袋,完全没有刚刚陪凤谨神气,在凤轻尘脚边蹭了两下表示无辜,确定凤轻尘没有生气,雪狼矫健的跳了起来,三两步就跑出墙外。

    “让思行少爷,带着药箱过来。”雪狼刚刚和凤谨玩,身上一点伤也没有,想必受伤的另有其人

    雪狼速度很快,不过眨眼间,便跳了回来,不过这一次它嘴里叼了个人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成人而是一个孩子,看身量应该就是六七岁的样子,那孩子一身是血,脏污不堪,可当雪狼将他放下时,凤轻尘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哲哲?”魔教那个小少主,曾经丢给她医治的,手段血腥而残暴的小屁孩。

    凤轻尘立刻起身,顾不得身子不便,单腿蹲在哲哲身旁,启动智能医疗包,给哲哲检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伤得这么重?”检查结果,把凤轻尘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这孩子五脏六腑都被震碎了,手脚的筋脉齐断,现在就靠含着老参吊着一口气。那老参还没有处理过,新鲜的带着泥土味。

    “嗷呜……嗷呜了。”雪狼叫了两声,证明存在感,等凤轻尘看到它时,立刻用前爪勾起一个小布包,递到凤轻尘面前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接稳,布包落在地上,里面的东西散了一步,凤轻尘一看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雪狼这是去打劫了,居然给她装了一包灵芝和人参,这东西这么不值钱吗?

    雪狼一脸得瑟,看也不看它辛苦带回来的哲哲,乖乖蹲好,眼放光地看着凤轻尘:求表扬!

    可惜,凤轻尘这伙真心没空表扬雪狼,因为哲哲醒了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最近把我写得哭死了,心里特别难受,心疼九皇叔,可更心疼轻尘。那么坚强、明事理的一个女子,却九皇叔被逼得不知如何是好,真觉得九皇叔好残忍。

    轻尘不知同生咒的事,要是九皇叔因此在海上失踪,轻尘还以为九皇叔是因为她而死,那轻尘该多难过,这样还有什么幸福可言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