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11轻尘,宝宝刚刚和我打招呼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会挂牌正版彩图金光佛高手论坛一肖中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不管是针对南陵布局,还是查哲哲的事,都不是一两天可以办完的,九皇叔足足忙了五天,才把一切安排下去。而这这个时候,孙思行也要和赤炼水一同去前线。

    对南陵的情况,王锦凌大至给凤轻尘透露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南陵的瘟疫乃是人为,最后查到的痕迹与百鬼宫的有关。百鬼宫鬼医的徒弟,曾在南陵出没过,最后留在南陵没有走。”王锦凌只是简单交待,并没有把鬼医徒弟,为什么这么做告诉凤轻尘,可凤轻尘还是猜到了。

    “是报复也是挑衅对吗?”鬼医死在她手上,这不是什么秘密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,要瞒你不是容易的事。不过,这事你也不要有心里负担,没有鬼医那件事,南陵的瘟疫一样会发生。”鬼医徒弟的行动,要没有南陵皇帝支持,哪里闹得这么大,死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“上位者不仁,百姓便会遭殃。”凤轻尘虽然会自责,但不至于受这件事影响,毕竟谁也不会想到,鬼医徒弟会这么疯,而南陵皇帝,居然会陪他发疯。

    连皇帝自己都不爱惜自己的子民,她这个外人抢着去当罪人,这也太搞笑了。

    “南陵皇室气数已尽。”王锦凌清楚,就算没有九皇叔,南陵的江山早晚有一天,会被南陵皇帝玩完了。

    真以为当了皇帝,就可以为所欲为?

    简直是好笑。

    霸道如九皇叔,强势如九皇叔。坐在龙椅上,有时候也要妥协,也要平衡。一国之事,并不是凭一己之力可以办到的,帝王也不是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王锦凌虽然为南陵可惜,但也没有太大的感触。南陵灭了也好,王家已经足够高调了,他还不想作死。

    和九皇叔想的一样,凤轻尘也认为,人为的瘟疫比天灾更可怕。凤轻尘送走王锦凌,便回到房内,将智能医疗包启动,查打有关于疫情方面的书籍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重要内容一一摘抄下来,交给了孙思行:“师父也不知,前线到底是不是疫症,你去的时候自己多当心。师父给你准备一批预防疫症的药材,安排了人给你送去,到时候你记得收药,让军中的将士先喝,如果有多再给当地的百姓。”

    虽是人为,可所有大夫都诊断那是疫证,凤轻尘便把前线的病情当疫症,见不到实例,凤轻尘无法配药,她只能准备一些预防的药剂。

    凤轻尘把所有的医德,全部兑换成预防尸气疫症的药剂,让王锦凌安排人送到前线,略尽绵薄之力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她也有一份责任。

    收到凤轻尘派人送来的药材,王锦凌特意在早朝后,去凤府找轻尘。

    “轻尘,前线的将士,会感激你。”王锦凌没有去问,凤轻尘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筹集到这么多药,他只要把凤轻尘交待的事办好就成。

    “我只希望他们平安无事。”前线的将士,大部是凤离族手上的兵,凤轻尘不是圣人,在顾不了其他人的时候,她只希望自己人安好。

    “有这些药材,和郭神医他们在,他们会没事,这仇也会报。”前方的疫情一稳定下来,凤离忧与司丞同时进攻,南陵破国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“希望吧,战乱早日结束,百姓也能早点过上安定的日子。”凤轻尘摸了摸肚子,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怀孕以后,她似乎一直手染血腥,如果这些药材真有用,也算是为腹中的孩子积福。

    王锦凌注意到凤轻尘的动作,眼神为之一柔:“小家伙还好吗?”

    凤轻尘的肚子见天的长,王锦凌真想伸手去摸一摸,可他实在不好意思开口。

    “很乖。整一个小懒货,每天只在早上、中午和晚上的时候动。”自从第一次胎动后,小家伙每天就固定在那三个时间动,其他什么时候绝不会动一下。

    凤谨每天中午、晚上,都要靠在她的肚子上,等小宝宝动。和宝宝“交流”过后,凤谨觉得不满足时,还会趴在她身边,等宝宝再动,可从来没有等到过。

    听凤轻尘这么一说,王锦凌心更痒了,踌躇半晌,大公子红着脸,颇为不好意思的道:“轻尘……那个,我能摸一下吗?”

    怕凤轻尘误会,王锦凌特意补充了一句:“轻尘,你别多想,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想要摸摸看,我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王锦凌脸颊通红,耳尖都快冒烟了,长这么大,他还是第一次,提出这种近乎失礼的要求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君子所为,可他真得好想摸一摸。

    “可以呀。不过,宝宝中午刚动了,现在肯定不会再动了。”男女之防确实该防,可凤轻尘知道,王锦凌没有掺杂一丝别的念头。

    王锦凌这种跃跃欲试的神情,凤轻尘在左岸、孙思行身上都看到过,这些人都没有见过孕妇,对孕妇和宝宝什么的,难免多了几分好奇。

    “那我真得摸了。”行事潇洒不羁的大公子,第一次缩手缩脚,完全没有大公子的气度和从容,紧张的就像没经过事的毛头小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觉婉尔一笑,有了宝宝,她身边高的事,也多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摸吧。”隔着秋衣,倒也不会有多尴尬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王锦凌的声音,比往日多了一丝兴奋,而他碰到凤轻尘的肚子时,脸上更是漾起一抹灿烂至极的笑:“原来……”宝宝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王锦凌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感觉手心像是被什么踢了一样,王锦凌像是触电一样,飞快地收回手,然后整个人像是中邪,立在原地一动不动,只是嘴角的笑越来越大,到最后都成了傻笑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激动的大喊:“轻尘,他动了,他动了。宝宝刚刚动了,他踢我了。”

    王锦凌双眼亮晶晶的,要不是还有几分理智,他这伙肯定会高兴的跳起来。

    “奇怪,怎么这个时候还会动?”凤轻尘也感觉到了胎动,自个伸手碰了碰,可惜宝宝不给亲妈面子,一动不动:“现在又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刚刚感觉到,他踢我了,虽然只有一下下。”王锦凌像是小孩子一样,急急解释,口水都快笑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刚刚宝宝和你招呼了。”凤轻尘虽然觉得奇怪,但也没有深究。胎动这种事,她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宝宝这是喜欢我了。”王锦凌这么一想,更乐了,嘴角一咧,笑得和傻子没啥两样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有幸,成为第一个看到王锦凌犯傻的人,笑着打趣:“快擦擦,口水都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王锦凌脸上刚退下的红湖,又再次涌上,顾不得形象与风度,匆匆告辞。

    太丢人了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