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14乱,江湖也不太平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四不像生肖图正版王中王正版资料挂牌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这人一向不喜欢做无用功,更不会在没用的事,浪费时间,这一次绝对是例外。

    九皇叔没有半点不耐烦,双手一直放在凤轻尘的肚子上,和肚子里的小宝宝说话,希望肚子里的孩子,能给亲爹一点面子,稍微动一动。

    气氛很美好,屋内很温馨,最难得两人能靠得这么近。九皇叔即使说得口干腿麻,也舍不得起身,与其说他在哄宝宝,不如说他借机讨好凤轻尘,与凤轻尘多多相处,好让凤轻尘原谅他。

    可是,凤轻尘却没有这个想法,凤轻尘一看天色,就知宝宝平时动的时间,已经过了:“他今天不会再动了,天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明天早上还会动对不对?”九皇叔真得不想走,想起王锦凌的话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本……我能不能留下来?”九皇叔隐含期待,希望能借此消融两人之间,看不见的隔阂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凤轻尘看了九皇叔一眼,推开他的手,缓缓起身,往外走……

    得寸进尺的男人,果然半步不能让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没戏。

    九皇叔站在屋内,暗暗叹了口气。走,不舍。不走,留下来亦是无用。

    他知道他错了,可已经发生的事,与其纠结过往,不如想一想如何解决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?”九皇叔暗暗叹息,在屋内独自呆了半晌,最终还是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总不能让凤轻尘没有地方睡,他在这里,凤轻尘宁可去和凤谨挤,也不回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手一直放在肚子上,走出去没多久,就感觉到腹中孩子踢了她一脚,很重,痛得凤轻尘弯腰。

    好半天才缓过劲,凤轻尘忍不住又是一笑,虽然知道这只是巧合,可心里却忍不住高兴。

    这孩子是疼她。

    不过,凤谨因为错过了小宝宝晚上的胎动,很不高兴。凤轻尘花了好一番功夫,才哄得他笑颜逐开。

    “要起,早上摸摸。”凤谨再三叮嘱秋画,明天早上要把他叫起来,今天错过的明天补。至于九皇叔那份?

    九皇叔有份吗?

    凤轻尘哄好凤谨,便去看,哲哲,至于屋内的九皇叔。凤轻尘不提,凤府的下人自然不敢提。

    哲哲虽然醒来过,可一直处在半昏迷半清醒间,发不出声音,心中虽急却只能听凤轻尘的话,好好养伤,一切等伤好再说。

    哲哲今天的情况尚好,凤轻尘来说,他已经可以说出比较清楚的句字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废了?”小屁孩一脸严肃,就像一个小大人。

    原本在哲哲身上,就看不到小孩的天真与稚嫩,经过魔教被灭一事,哲哲就更像顶着孩童皮的大人,让凤轻尘一度怀疑,哲哲也是穿越的。

    “除了不能练武,一切都好。”凤轻尘坐在哲哲身侧,替她量体温、换药。不是多么难的事,凤轻尘自己也想找点事做,便没有交给医女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哲哲应了一声,便不再开口,就在凤轻尘认为这孩子心里不舒服,想要安慰他时,哲哲又说了两个字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救你的不是我。我不过是顺手为之,至于你的身体,也不用担心,不能练武还能学别的。”也许是有孩子的原因,凤轻尘发现自己越发心软,明知哲哲生性早慧,不需要她安慰,仍忍不住开口。

    “嗯。杀人不一定要自己动手,你也不会武功。”果然,哲哲并不因为自己废了而气馁,通透的孩子,不管处在多恶劣的情况下,都能活得很好。

    “你…发生了什么事?”凤轻尘终是问了出来。不管如何,哲哲还是一个孩子,她不希望哲哲背负太多。

    “族人背叛。我可以处理好。”哲哲轻描淡写,摆明不愿多谈,凤轻尘也不好追问,只道:“有需要的地方你只管说,能帮上忙,我一定不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哲哲没有拒绝,小脸一片坚毅,显然是有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别太辛苦。”凤轻尘吁了口气,检查完后,替哲哲拉好被子,便起身走人:“有什么需求,直言开口,别委屈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哲哲的声音带着一丝软糥,凤轻尘知道,这个孩子到现在才接受他的好意。

    “好好休息,一切都会好的。”凤轻尘摸了摸哲哲的额头,笑着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哲哲一动不动,直到凤轻尘快要踏出门槛时,才侧过头看着凤轻尘的背影,黑亮的眼子闪着泪花……

    哲哲出事,确实是因为族人的背叛,不过最重要的原因,还是有人挑拨。挑拨的并不是旁人,而是天穹堡的凌天。

    凌天匆忙接手天穹堡,不知天穹堡与北陵的关系,为了给自己寻出路,便一直和连城合作。

    本来一切都好好的,可凤轻尘在天命崖出事。暄少奇一回玄霄宫,就毫不客气地把怒火,对准参与此事的玄月宫和天穹堡。

    玄月宫到底还有一些底蕴,在暄少奇的打压下还能苟延残喘,天穹堡却没有那个实力。

    眼见天穹堡就要被暄少奇灭了,凌天没有办法,只好动用父亲埋在魔教的人,煽动魔教众人报复暄少奇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可是暄少奇带头,组织武林中人,朝魔教发起攻击。要不是暄少奇当初的举动,魔教也不会被人打得如同丧家之犬,只能躲在暗处。

    这一煽动,自然有很多人动心,尤其是有玄月宫冲锋在前,魔教人更是蠢蠢欲动,想要借机报复暄少奇。

    唯有哲哲这个孩子看得最明白,他下令不许教中人与玄月宫合谋,更不许他们有任何动作。

    报仇是必须的,但现在时机不对。魔教不是元气大损,而是被人摧毁了根基,魔教现在根本没有能力报仇,在此之前魔教只能忍。

    哲哲确实是一个有眼光,有魄力的人,即使他只是一个孩子。可魔教中人却不这么认为。他们自恃甚高,认为哲哲是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威风。再加上哲哲这两年,为了坐稳位置,不仅没有收敛自己的行为,反倒比之前更残暴,引得教中众多人不满,就怕哲哲下一个对上自己。

    哲哲再厉害终归是个孩子,身边心腹之人也不多。没有父亲在背后撑腰,魔教中就有人心大,在暗中策划了一场叛变。好在哲哲命大,在心腹之中的保护下,逃进山里,遇到了去挖人参的雪狼……

    虽然,佟珏送来的只是魔教内部争权,可凤轻尘却知道,这是玄月宫和天穹堡,对暄少奇宣战,江湖也不太平了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