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16远离,做个普通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6第一期开奖结果今晚香港开马结果特马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对皇帝下手,不是什么人都敢做的事,符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,等到九皇叔走远,才幽幽地开口: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凤离族都能放下恩怨,借机重返九州,符家怎么不可以。九皇叔能不计划,他当初伤九皇叔一事,他又何必找九皇叔这个,不被蓝氏承认的皇帝麻烦……

    果然,什么事都是有好处才有动力。得到九皇叔肯定的答复后,符临对南陵的事更尽心,甚至不顾前线危险,主动前旨前往南陵,并立下军令状:四个月内必灭南陵。

    算算,还有三个月不到,凤轻尘就该生了,按九皇叔的计划,会在凤轻尘满月后举行登基大典。

    符临许诺四个月内拿下南陵,就是要拿南陵当贺礼,给九皇叔第一个孩子,和登基造势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马屁拍得真叫人欢喜。

    符临有此雄心大志,九皇叔自然不会阻拦,当朝便准了符临所求,同时给了符临相当大的权利,除了不能插手军队外,南陵的事符临可以便宜行事,不必等他命令。

    “臣肯请带锦行皇子回去。”符临上表请求,九皇叔没有拒绝,按约定南陵锦凡死了,锦行这个质子,自然也该回国。

    不过前去的只有南陵锦行一人,展颜依旧留在东陵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离开之前,特意来了一趟凤府,看望凤轻尘。作为一个质子,他在东陵根本没有自由。即使九皇叔不曾苛待他,他也不敢任意妄为,甚至连来凤府,都不敢来得太勤,就怕外人怀疑,他利用凤轻尘图谋回去的事。

    “看样子,没办法看到小外甥出生了。”南陵锦行看了一眼凤轻尘的肚子,有点小失落。

    “等你回来也是一样。”南陵锦行一定会回来,这一点他们都明白。锦行就算有野心,南陵的情况也容不得他争。

    南陵现在只是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。”锦行说这话时,不由得带了三分伤感。

    人为刀俎,我为鱼肉。此去南陵也不知能不能活着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他不会要你的命。”哪怕是为了她,九皇叔也不会要锦行的命。

    这一点,南陵锦行哪里不知,可是……

    南陵皇室不死绝,九皇叔真得能安心吗?就如同四国皇帝对前朝蓝氏一样,蓝氏不死绝,他们根本无法安心,就怕有一天,蓝氏余孽死灰复燃,跳出来夺国。

    九皇叔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不在的时候,帮我照顾展颜。”除了凤轻尘,再不会有人帮他。

    话中未尽之意,凤轻尘明白,幽幽地叹了口气:“如果有危险,就去找凤离忧,他会保你一命。”她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。

    “姐姐……”南陵锦行鼻子一酸,眼泪就这么无声流了下来:“对不起。”他也不想让凤轻尘操心,可他真得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,你叫我一句姐姐,这都是姐姐该做的。”凤轻尘知道锦行的难处,好在锦行是个理智的人,她帮这些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为难的。”南陵锦行此言也是为了告诉凤轻尘,他不会在南陵有动作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没有想过活着回来,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姐姐帮我一次,我和展颜打算去草原定居。”就算他死心,也难保对南陵死忠的人,打着他的名声来复国。与其在东陵为质,做亡国皇子,他宁可舍弃身分,做一个普通百姓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要做人上人,实在没有办法。就算有凤轻尘照拂过,身为亡国皇子他也不可能享受优待,能做富贵闲人。而且他也不想被凤轻尘照顾一辈子,然后他的孩子又重蹈覆辙,继续浑浑噩噩过一生。

    放弃身份,子孙后代也许能活得更好,像一个普通那样,凭自己努力获得想要的权利与财富,而不像现在,连努力奋斗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,锦行的选择对他来说,无疑是最好的,离开京城锦行才有出路。只是这件事,最好和九皇叔说一声,九皇叔能查到敏夫人带清歌去草原,肯定也能查到锦行的下落。

    凤轻尘便问了一句:“要不要和皇上说一声?”

    “姐姐做主就好,我没有意见。”他都选择离开了,南陵锦行不相信,九皇叔会对一个没有威胁的人下手。

    “那成,事情我会安排好,你放心去南陵。”锦行没有意见,凤轻尘便将这件事完全接手。

    南陵锦行没有再道谢,只是颇为不舍地看着凤轻尘:“以后,也不知什么时候能再见。”此次一别,也许此生再不会相见。

    “只要我们都过得好就行。”人总是喜聚不喜散,锦行的离开又勾起凤轻尘的伤感,可再伤感她也不得不笑着送锦行走。

    送走了南陵锦行,凤轻尘便让人给王锦凌送信,把这件事告诉王锦凌,由王锦凌去和九皇叔说。

    她在努力切断与九皇叔的牵扯,即使九皇叔不愿意也不行。

    凤轻尘做这些并没有避讳九皇叔,九皇叔就是想要装作不知也不行,可凤轻尘的肚子越来越大,太医一再交待,不能惹凤轻尘伤心生气,九皇叔就是有再多不满,也只能往肚子里咽。

    等,等孩子出生,等凤轻尘出月子,一切便尘埃落地了,不过再此之前,他还有一件事要做。

    三言两语打发了王锦凌,九皇叔召来宇文元化。

    “宇文大人,朕让你准备的战船呢?”九皇叔一个冷眼扫向宇文元化,杀气十足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反射性的跪下:“回皇上的话,战船正在打造,工部、造船司日夜赶工,不敢停歇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……宇文大人差事办得甚得朕心。十天后,朕要率北洋水师出海,朕不希望有任何差错。”九皇叔不管宇文元化做不做得到,丢下这句话就走人,留宇文元化在大殿内当柱子。

    “这下怎么办?”宇文元化泪流满面……

    他承认,为了不让九皇叔出海冒险,他暗示工部放缓速度,最好是后年再把战船造出来。到那个时候,凤轻尘肯定原谅了九皇叔,九皇叔应该不会想出海攻打百鬼宫。

    可现在,九皇叔突然把时间定下来,他从哪弄船?

    宇文元化真得很想一头撞死,不过在撞死前,他得先把九皇叔交待的差事办好,不然他就是死,也会被九皇叔鞭尸。

    “唉,只能去找轻尘了。”宇文元化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能混到现在,宇文元化并不是真傻,他不懂为官道,并不是他学不会,而是九皇叔不希望他懂,他就没有必要懂。

    现在,九皇叔希望他去找凤轻尘,作为臣子自然为皇上分忧。

    轻尘,对不起了,我也是没有办法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