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20温情,拿你如何是好……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新报跑狗玄机图单期芬兰购物攻略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一路步步紧逼,要不是凤轻尘的心理承受能力强,怕是早就被九皇叔给逼疯了。现在九皇叔一退让,凤轻尘整个人都轻松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总算不用再提心吊胆,担心九皇叔拿谁来威胁她,或者直接下旨让她进宫。主重要的是,她不用再担心,九皇叔为了逼她,拿自己的生命冒险。

    无法和九皇叔在一起,不是她使小性子,也不是她不爱九皇叔。她依然爱着九皇叔,爱逾生命,可她实在过不去心中那个坎。

    凤轻尘心情一好,身子自然也养得利索,怀孕七个月没有长得肉,这几天全部长了出来,娇艳的脸比任何时候都好看,管家伯伯真说凤轻尘有福气。

    “再这么胖下去,我没法见人了。”不到一个月,凤轻尘胖了十几斤,肚子也大了一圈,上个月的衣服都不能穿了。

    “姑娘胖点好看。福气。”佟瑶服侍凤轻尘换了衣服,便搀扶她起来往外走:“姑娘,大夫说你不能多走,透透气咱就得回去。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凤轻尘动了胎气,佟珏和佟瑶就轮流来凤府,根本不敢离开凤轻尘半步。

    当然,凤轻尘动胎气的事也传了出去,不少贵夫人都打着关心凤轻尘旗号,上门探望,借机和凤轻尘这位未来国母打好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凤轻尘有意嫁给九皇叔,和这些京官夫人打交道是必须的,有时候夫人交情比正面流程好走。

    可凤轻尘没有这个打算,再加上凤府也没有人,可以招待这些贵妇人,凤轻尘索性一律不见,把人全打发走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些人被落了面子,不会再来,却不想她们丝毫不将凤轻尘的冷眼看在心上,依旧巴巴地拿热脸来贴凤轻尘的冷屁股。

    刚走两步,就见谢太后带着宫女走了过来,凤轻尘出事的第二天,谢太后就带着八皇子来凤府。

    怎么说,谢太后也生过一个孩子,多少比凤轻尘有经验,有谢太后坐镇,九皇叔也能安心。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凤轻尘停下脚步,笑着打招呼,看谢太后衣裙都有折子,便问了一句:“那些人还没走?”

    “刚送完一拨,又来了一拨,我懒得见了,横竖她们这些人是做给九皇叔看。”谢太后想到那群妇人就头痛。

    “把宝押在我身上,可会输得血本无归。”凤轻尘真心没打算,进宫当什么皇后。

    当九皇叔的女人,已经够难。皇帝的女人更难。

    “输赢我不知道,我知道他们这个时候才押宝,晚了。”谢太后一脸明媚,笑着打趣。

    出了皇宫,小八身上没有让人眼红的皇位,谢太后再也不用担心,小八会“意外”死在宫里。

    凤轻尘笑了笑,没有再接话,还有两个月就要生,她没心思路管这些琐碎的事,只想安心养胎。

    谢太后陪凤轻尘说了一伙后,见凤轻尘倦了,便寻了个理由走了:“小八和凤谨这两个孩子也是投缘,一见面就舍不得分开,我去看看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佟珏,送送娘娘。”凤轻尘没有起身相送,她现在是孕妇,她有特权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都是因为她的身分,和腹中孩子的身份。

    凤离嫡女,有两个手握兵权的族人,腹中怀着当今皇上的长子,放眼天下,除了九皇叔外,没有人敢给她脸色看。

    “这凤姑娘也太拿大了,娘娘好心来照看她,她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。”谢太后身边的宫女,一见四周没人,就不满的嘀咕起来。

    想当年,凤轻尘见谢太后还得下跪,和谢太皇说话也得小心翼翼,再看看现在……角色完全相反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谢太后停下脚步,狠狠地瞪了那宫女一眼:“这些话,也是你能说得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息怒,奴婢,奴婢只是为娘娘你您报不平。”宫女跪得一声跪下,连忙磕头请罪。

    “为本宫抱不平?你是什么东西,本宫需要你来抱不平。”谢太后横眉冷对,眼中闪过一抹杀意。

    这话要是传到九皇叔耳朵里,还以为她心大了。

    “奴婢,奴婢……”那宫女哑口,一时间不知如何接话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也不知哪个主子调教出来的蠢货,敢犯到本宫头上,来人,把她送去血衣卫。”谢太皇在后宫浸淫数十年,离间的手段不知用了多少,她怎么可能上当。

    “娘娘,奴婢冤枉,奴婢冤枉呀。”那宫女大喊:“娘娘,那凤轻尘不过是个卑贱孤女,她就是命……”

    啪……谢太皇身边另一个宫女,抬手就是一巴掌,直接把人打得说不出话:“堵上她的嘴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两个小宫女上前,把人拉了起来。正好,凤府的护卫赶了过来,问清情况后,立刻将人押去血衣卫。

    心管只是个小插曲,可凤府有任何风吹草动,都瞒不了凤轻尘,凤轻尘听罢,只是苦笑:“幸亏没有进宫。”

    在她府上都敢明目张胆的挑拨,她和谢太后的关系。要在宫里的话,这些算计更不会少,她脑子笨,实在学不来这些手段。

    “姑娘不用胆心这些事,有爷护着您,谁敢不怕死的犯上来。”佟瑶不是为九皇叔说好话,纯粹是安凤轻尘心。

    “前朝多少帝王护着的宠妃,死于意外。”有一个当法医的师姐,凤轻尘多少也知道一些,杀人不留任何证据的法子。

    “杀人,可比防着被人杀容易。”她弄死蓝景阳的法子,就是谷主也查不出死因,甚至就是把蓝景阳的尸体,送到现代去验尸,也查不出死因。

    知道是死于阴谋又如何,没有证据,谁能拿她怎么样。

    佟瑶干笑两声,没有再多说,因为凤轻尘说得是事实,就算有皇帝护着又如何。皇上也是人,总有照顾不到的地方。在宫里一个意外,就能取人性命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今天走了许久,该回去休息了,不然到晚上,腿又得肿了。”孕吐什么的凤轻尘没有遇上,可这伙却遇上了水肿。

    心中忧虑一消,怀孕的种种症状都出来,凤轻尘一度怀疑,是不是日子太安逸了,让她也跟着娇贵起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当即回房躺着,可不想到了晚上,腿依旧肿胀的厉害,凤轻尘正想找下人给她按按,结果就发现已有人坐在她床边,见她腿肿的厉害,自发地按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借着月光,凤轻尘看到九皇叔,隐在阴影处的脸。

    凤轻尘轻轻地叹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左岸不在,十八骑根本守不住九皇叔。九皇叔这段时间每晚都会出现,或帮她按摩,或在房内陪她一整晚。

    不言不语,悄悄地躲在暗处,让人不知拿他如何是好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