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21劫,无法抗拒的温柔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6十1福彩开奖结果查询2016年129期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自从那天凤轻尘动了胎气,把九皇叔吓得差点魂飞魄散后,九皇叔就没有“出现”在凤轻尘面前,更没有逼过凤轻尘,出海攻打百鬼宫的事,也暂时搁下。

    百鬼宫和凤轻尘,两者孰轻孰重,不用想也明白。为了跑不掉的百鬼宫和鬼王,吓得凤轻尘早产,错过第一个孩子出生,九皇叔会后悔一辈子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来,只是明面上的不来,事实上,他每天晚上都会来凤府,只不过,除了帮他打掩护的暗卫外,九皇叔没有惊动任何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起先也没有发现,只是她最近睡眠质量不高,白天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,半夜便经常醒来。有好几次醒来,都发现房间有人。

    第一次,凤轻尘确实吓到了,差点惊呼出声,在她发现是九皇叔,便当作不知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她说什么呢?

    赶九皇叔走?让他离自己远远的,永远不要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?

    她说不出来,也不敢说。

    九皇叔已经做出最大的退步,她要得寸进尺,九皇叔现在不逼他,孩子一出生,她恐怕就不能再躲了,到时候真要一纸圣旨下来,她根本无从选择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她察觉到九皇叔的转变,看到九皇叔为她退让,看到九皇叔为她学着,如何放下身段来爱她。

    这样的九皇叔,她真得舍不得。

    不怪女子都爱霸道的男人,因为霸道的男人,一温柔起来,便能将人溺毙。

    比如此刻,她只是轻轻一动,九皇叔便发现她不舒服,然后坐在那里,默默地替她按摩双腿,就为了让她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虽说,这种事换作任何一个丫鬟,都能做好。可那些人都不是九皇叔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,这个男人一直在用自己的方法疼她。一如当初,发现她手酸,便默默地拉着她的手,替她按揉一样。

    将九皇叔与蓝九卿重合,凤轻尘才发现,除了秦宝儿的存在外,她其实没有那排斥九皇叔就是蓝九卿。顶着蓝九卿身份的九皇叔,总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,无条件帮她。

    凤轻尘默默地闭上眼,侧过脸……

    以后,他们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手放在肚子上,凤轻尘轻轻地叹了口气,然后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夜好眠,九皇叔则一夜未睡,凤轻尘的腿肿得厉害,九皇叔一整晚都没有停下,直到天微微亮,要赶着上早朝才把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一回到宫内,贴身太监就匆忙给九皇叔换装,看到九皇叔眼下越来越深的黑眼圈,太监小心地劝说了一句:“皇上,再这么下去,就是铁打的身体,您也扛不住呀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的伤势本就没有养好,现在又把睡觉的时间,用在陪凤轻尘身上,再这么下去那可真正是要折寿。

    九皇叔冷冷地扫了那太监一眼,太监一凛,连忙低头不敢再言语。

    九皇叔是一个好主子,但有一个重要的点,那就是他身边的人,嘴巴一定要牢,不该说的话,一句都不能说,无论是对九皇叔说,还是对外说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。”九皇叔站在原地,等太监为他换好衣服,正步朝大殿走去,丝毫看不出,他已经连续几晚没有睡。

    早朝上,众官员又一次提出南陵和北陵的事。边境打得快疯了,年青的男子都送到前线,连粮田都没有人种,东陵就是再有钱,买不到粮食也没用。

    有文臣提议,他们可以和南陵、北陵议和,以昭显帝王仁德。

    九皇叔随手将他的折子砸了下去:“朕杀你全家,留你一命,够不够仁德?”

    南陵都快要打下来,北陵和东陵在边境拉锯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,东陵要拿不下南陵和北陵,这两国也不会放过东陵。

    仁德?这种东西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“臣惶恐。”提议议和的官员,立刻跪了下来,不敢再提倡自己的仁治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同情地看了对方一眼:真当皇上和前皇帝一样,即想要名声又想要江山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出列,上奏自己的折子,为皇上分忧。

    “东陵无人,连城、邰城、叶城和楚城有人。臣建议把这四城的俘兵,和百姓迁移至各地,由朝廷出面买下良田,按人口分发至各人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来,东陵有人种田,四城百姓和俘兵也有一个活路和盼头,有饭吃、东陵又肯接纳他们,他们自然不会造反。

    至于四城少掉的人口,那更好办。四城的土地都在东陵手上,东陵可以鼓励百姓移居过去,同样给他们一定的土地,甚至可以置换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双方百姓互相融入,时日一久谁还记得自己是楚城人,还是东陵人。

    这个政策是王锦凌和符临花了几天,才整理出来的,从可能性到计划,甚至各地粮田摸底都已经做好了。

    横竖国库有钱,朝廷按市价买那些大地主的田地,那些大地主就是不想卖也得卖。

    当然,对配合朝廷政策的大地主,朝廷还是会给予一定的奖励。

    王锦凌把此政,定为:还地于民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仁政,与主和派大臣所说的仁政不同,但明显这才是真正为百姓考虑。

    九皇叔虽满意此政策,到底没有在早朝上说什么,只将折子留下,便进行下一场议事。

    结果,朝臣们旧事重提,再次提起九皇叔立后纳妃一事。大典和立后推后没有关系,可总该立妃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后宫连一个女人都没有,这实在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当臣子苦呀,皇上不近女色,他们担心皇上不行,后继无人;皇上沉迷女色,他们又担心皇上因女人误政事,要知道前朝就是毁在女人身上,还是凤离嫡女。

    有人开了头,大家便一个劲的劝谏九皇叔,要九皇叔广纳后宫……

    臣子最爱做的事,就是给皇上找麻烦,皇上越不乐意,他们就越高兴,如此才能显得自己是忠臣良将。

    九皇叔的脸越黑,臣子们说得越起劲,最后九皇叔拂袖离去,满朝大臣还跪在上,请皇上谏纳忠言。

    王锦凌默默地看了一眼,趁众人跪一地时,退出大殿,朝御书房走去。

    凡是有个度,九皇叔这段时间,确实过度了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