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26灭国,奶宝终于要出来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068期绝杀三肖十码一波a股有多少只股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随着凤轻尘的预产期越为越近,凤府上下也越来越紧张,京城的氛围也怪怪的,完全不像过年的样子,全京城的达官贵人都没有心思过年,一个个盯着凤轻尘的肚子,就等着这孩子落地……

    那可是未来的皇帝,他们的新主子,可得要巴结好!

    王锦凌和宇文元化每天都会派人来凤府,就怕凤轻尘生产时他们不知道。谢太后原本不怎么紧张,毕竟凤轻尘自己就是大夫,府上太医、稳婆早就备好了,凤轻尘这一胎虽然怀得凶险,可这两个月越养越好,太医都说顺产没有问题。可被王锦凌和宇文元化这两个男人天天催问,谢太后也跟着紧张起来,更不用提,在凤轻尘生前前夕,快马加鞭不顾风霜敢来的暄少奇。

    暄少奇一到凤府,问得第一句就是:“轻尘生了没?”

    听到管家说没生,暄少奇立刻松了口气,将身上落满雪的披风取下来:“总算赶来赶到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把阵仗搞这么多,弄得谢太后都无语:“怎么这些人比正主还紧张。”

    不怪谢太后这么说,而是这几天,就是各家各府都派人来问,就怕凤轻尘孩子生下来,他们却不知晓。

    这个新年,京城各家各户的目光,都放在凤轻尘的肚子上,别说在江南的云潇、王七、江南王和清王,就连远在边境的凤离忧、孙思行、豆豆、司丞、翟东明都写信来问凤轻尘什么时候生,生了告诉他们一声,他们错过了孩子出生,可不能错过满月和百日。

    就连自认没脸见凤轻尘、乖乖龟缩在谷里的谷主,都代子洛和翟老爷子写了信过来,可偏偏宫里一点动静都没有,九皇叔似乎忘了这件事,再看凤轻尘也不怎么在意。

    谢太后发现,她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两个人了,横竖她也说不上话,索性便不再关注,一心一意等凤轻尘生产的日子到来。

    本以为凤轻尘生产,是年前头件大事,可不想在凤轻尘生产前,前方传来南陵投降,南陵皇子南陵锦行以死殉国的消息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一传进,整个京城都炸了锅,而这一天正好是年三十,皇城里面一片欢腾,哪怕是普通百姓也一个个兴高采烈,为自己生在一个强大的国家,有一个英明的君主而骄傲。

    就连凤府的人也分了神,这一天个个都在谈南陵投降的事,和身边人说着自己也不知,从哪听来的前线“英勇事迹”,把前线的战事说得极度夸张,好像自己亲眼所见一般,还一个个发誓赌咒说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京城上下都沉浸在喜悦中,大家都在为东陵战胜而高兴,就连凤轻尘也不例外,年三十晚上,大家都习惯守岁、趁着精神好,凤轻尘便多坐了一伙,可不想,在她起身准备回房休息时,肚子突然一痛,归着着就感觉双腿湿漉漉的……

    羊水破了!

    凤轻尘连忙站稳,不敢再动一把同,凤轻尘抱着肚子,站在原地,死死地握住佟珏的手,咬牙说道:“我、要、生、了!”

    肚子一阵阵的痛,羊水顺着腿间往下流,凤轻尘只觉得天旋地转,痛得她快没有理智了。

    “生?要生了?”佟珏听到这话,整个人就像懵了一下,脑子是清醒的,可偏偏双脚无法动,整个人也呆呆的,完全不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姑娘要生了,要扶姑娘进产房,要烧开水、要叫产婆、要叫太医。佟珏知道这些事要做,可双腿就像定住一般,完全动不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痛得不行,狠狠捏了佟珏一把:“还愣着干什么,我,我要生了,快叫扶人去产房,叫产婆、烧水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佟珏吃痛,立刻回过神,朝身后不远处的人大喊:“快,快来呀,姑娘要生了,姑娘要生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唰……凤府上下,包括暗卫和养伤的哲哲都被惊动了,一个个慌乱地起身,急得在原地团团转,心里急切的想要做什么,可偏偏不知怎么动,只能急切地问同伴:怎么办?怎么办?

    “快,扶你们家姑娘去产房,你去叫产婆,准备热水。”谢太后上前,一把扶住凤轻尘,利落的下命令。

    当过太后的人,这点小阵仗可难不住她。

    “是,是,奴婢这就去。”春绘、夏挽飞快地跑了起来,秋画、冬晴立刻抱住凤谨与小八,拍了拍两个小孩的背,安抚他们:“小王爷、小世子别害怕,你们马上就有小弟弟了。”

    “弟弟,要弟弟……”凤谨和小八双眼一亮,盯着凤轻尘的方向,眼中的渴望与热切,充分说明这两个小孩,对比他们更小的孩子,有多么好奇。

    雪狼围着小八与凤谨,时不时的嚎叫两声,以表示自己的存在感和担心。

    哲哲窝在一张矮塌上,看一屋子的人慌慌张张,再看凤谨和小八吐着泡泡,拍着巴掌,忍不住翻了个白眼:一群笨蛋,慌里慌张有什么用?至于弟弟?那是什么辈份,笨得可以……

    “轻尘要生了,还愣着做什么,还不快去找产婆。”暄少奇在外院,听到消息时晚了一步,不过他跳起来的速度,比所有人都快,在暗卫刚刚回神时,暄少奇就朝产房的方向冲去,只是在踏入院子前,被暗卫拦住了去路:“对不起,暄宫主你不可以进。”

    “凭你们也想挡我。”暄少奇脸上表情一僵,后退一步,摆出战斗的架势,暗卫叫苦,他们不想和暄少奇动手,抱拳解释了一句:“暄宫主别误会,属下也是听命办事,主子很快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家主子?哼……”暄少奇冷笑:“他心里要有轻尘,当初就不会放弃轻尘,现在来了又如何,轻尘不会见她。”

    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,天命崖上除了九皇叔的人,还有玄月宫与天穹堡的人,九皇叔的人不会出卖九皇叔,玄月宫和天穹堡的人却不会。

    天命崖发生的事,暄少奇知道的一清二楚!

    暗卫不明所以,自然开口为九皇叔辩解:“主子他…”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