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31心结,奶宝的大名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老奇人必中三肖马报开奖结果2018.7.26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觉得,今天真是他的幸运日。南陵破国投降,他第一个子嗣诞生,最重要的是,凤轻尘终于打开心防,他们之间再也没有障碍。

    大年初一,按理皇上可以封笔,直到初八才会正式早朝,可九皇叔却等不了那么久。凤轻尘虽然说,等孩子满月才取名字,可九皇叔却在凤轻尘睡着后,就赶回宫,开始翻书查典故,为奶宝取大名。

    斟酌半天,九皇叔终于决定,给奶宝取名东陵融睿。取自消融、融合,睿智之意。奶宝的出生,消融了他和凤轻尘之间的误会。奶宝出生的时机,又正值南陵投降,四国九城初具一统的趋势。

    可以说,奶宝出生的正是时候,日后即使有无数个孩子,也无人可以取代,奶宝在九皇叔心中的地位。

    至于睿,则是九皇叔希望,他儿子日后能成为睿智、英明的帝王,同时这一个字,也决定了奶宝未来的路。

    不管奶宝日后有多少弟弟,都动摇不了他继承人的位置。对奶宝,九皇叔充满了期待,也非常重视,要不是凤轻尘正在坐月子,不好移动,九皇叔早就把人接进宫了。

    取好奶宝的名字后,九皇叔并没有立刻和凤轻尘,而是亲自拟好两封圣旨,当然圣旨也没有立刻宣读,而是被九皇叔封存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在等,等到奶宝满月那一日,他会给轻尘和奶宝,至高无上的荣耀。

    奶宝出生在除夕夜,是个再吉利不过的日子,初一那天收到消息的人,趁着拜年之际,一一涌向凤府,想要在凤轻尘面前卖个好,给未来主母、主子留个好印象。

    这些大臣命妇丝毫没有想过,凤轻尘这个时候还是孕妇,他们心中未来的主子,还是一个眉眼也没有睁开的小孩,他们就算再殷勤,小主子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涌来凤府的人越来越多,严重影响了凤轻尘和奶宝休息,九皇叔冷着脸,下令把所有人都丢出去。

    当然,九皇叔暴力过后,王锦凌就得出来收拾残局,王锦凌理了理被凤谨弄皱的衣服,一脸笑意的宣布,天气太冷,大皇子的洗三就不办了,一个月后会在宫里,给大皇子举办满月礼,三品以上官员家眷可入宫。

    京城大小官员多如牛毛,就是三品以上也不少。至于其他的小官员,对不起……即使想要拍马屁、送礼,你也没有资格。

    在宫里办满月,这也是告诉其他人,奶宝的身份是得到皇室认可的,而满月那天,凤轻尘这个母亲必然要出现,后位也就只差一个形式了。

    那些心存幻想、觊觎后位,见九皇叔迟迟没有娶凤轻尘进宫,认为九皇叔不要凤轻的人,必然要失望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九皇叔都不是扭捏、矫情的人,打开心结后,除了最初的两天,两人还有些许的别扭与小心外,之后就越发的自然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收起冷漠与疏离,认真地听九皇叔说秦宝儿的事,得知秦宝儿与九皇叔的婚姻,有敏夫人的手笔,凤轻尘不禁同情起九皇叔。

    她虽然父母早逝,可至少她的父母从来没有伤害过她,不像九皇叔的母亲,处处陷九皇叔于死地,明明知道九皇叔前途不可限量,还设计九皇叔定下一个病美人,专拖九皇叔的后腿。

    步惊云和秦宝儿如何搅在一起的事,九皇叔也说了,凤轻尘听得目瞪口呆,根本无法理解,聪明睿智的九皇叔,怎么会出这样的昏招。

    九皇叔耳根不自觉地红了,低落的道:“我不擅长处理这些,所以……才会害得文清出事。”他要擅长的话,事情也不会搅得一团糟。

    “都过去的事,我们都不要再提,文清在天有灵,也不希望我们一直痛苦下去,步惊云既然带着秦宝儿走了,过去的就一笔勾消。”她无法苛责九皇叔,要不是因为她,九皇叔也不会想,把步惊云和秦宝儿推到一块。

    步惊云没有对秦宝儿动心,就不会有后面的事,文清也不会有事,归根结底,她也有错。

    九皇叔摸了摸凤轻尘的脑袋,双眼看着远方:“你说得对,文清他不会喜欢看我们吵闹,更不希望我杀了步惊云与秦宝儿。”

    “放过他们吧,文清的死是我们的错,是我们无能,没有救下文清。”凤轻尘说着说着,就哭了出来……

    天命崖上的事,因为苏文清的死,她无法怪九皇叔,只能在心中慢慢地将那份怨恨与失望消化,等到自己能想明白,她才能面对九皇叔。

    至于秦宝儿,那是凤轻尘心中无法解开的结,得知秦宝儿是九皇叔的未婚妻时,凤轻尘就快疯了,她没有想到,自己会有这么一天。

    当年那个女人就是以第三者的身份生下她,她童年的苦难,和成年后受到的歧视与欺凌,都是那个女人一手造成的,她恨透了打着真爱的牌子,毁掉别人幸福、毁掉下一代幸福的女人。

    当得知,自己成为九皇叔和秦宝儿之间的第三者后,凤轻尘根本无法接受,自己居然重走那个女人的路。

    她怪九皇叔,可更恨自己,觉得自己恶心、卑鄙、无耻。所以,她根本听不进九皇叔的解释,用冷漠疏离也伤害九皇叔,然后独自疗伤。

    现在,听到九皇叔的解释,虽然依旧有疙瘩在,依旧觉得自己很卑劣,可心里却好受了许多。

    没有她,九皇叔和秦宝儿也不可能,她没有打着真爱的旗帜,无耻的插足九皇叔和秦宝儿之间,不是她毁了秦宝儿的人生和幸福。

    她们,都是被命运捉弄的女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越哭越凶,心里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悲伤,为自己、也为秦宝儿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不知凤轻尘在想什么,就算知道,也无法理解凤轻尘的想法。按这个世界的规则来定,别说他没有娶秦宝儿,就算取了也随时可以休掉,而这一切与凤轻尘无关,更不存在,因凤轻尘的插足,而毁了秦宝儿的生活。

    下决定的人是他,就算有什么错,也是他的错,与轻尘无关。

    不过,九皇叔虽然不解却没有说什么,只是抱着凤轻尘,不停地安慰她:“别哭了,一切都过去了,这些事你别再想,安心的养身子,其他的一切都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……”凤轻尘埋首在九皇叔的怀里,含泪点头。

    过了这个坎,她依旧是那个明媚张扬的女子,可以为自己、为凤离一族撑起一片天地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