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36大典,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管家婆心水主论坛至尊报2018年全年彩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立嫡立长,奶宝是嫡长子,被选定为继承人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只要奶宝不是太浑、太蠢,早早开始按帝王方式教养,就算成不了一代明君,必然也是合格的帝王。

    另外,九皇叔早早选定继承人,也可以避免皇子之间自杀残杀,有利于朝臣站队,上下团结一心。

    满朝大臣,经过几天的争论,最后还是向皇上妥协了。事实上,他们不妥协、不自己找理由说服自己都不行,因为九皇叔根本不让步。

    奶宝封王的事就此定下,接下来便是七天后的登基、立后大典。之前九皇叔虽然继承了皇位,但没有举行登基大典,九皇叔也就没有改年号,某些方面,九皇叔有着让人无法理解的完美情结。

    立后大典,也可以说是帝后的婚礼,按说婚礼前三天,两人不该见面,可九皇叔照样翻进凤轻尘的宫殿,即使什么也不做,就是抱着凤轻尘睡,他也满足。

    “你固执起来真可怕。”凤轻尘被九皇叔抱在怀里,根本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九皇叔爽快的承认,他要不固执,不坚定,就走不到今天,也不可能拥有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稍微松开一下,我喘不过气。”抱得太紧,凤轻尘感觉自己四肢都僵硬了,九皇叔皱了皱眉,看凤轻尘憋得一脸通红,稍稍放松了几许。

    呼……这空气可真清新。凤轻尘呼了两口气,转了个身面对九皇叔:“说正事,凤离族传来消息,凤离挚、敏夫人和凤离清歌已经进城了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不用打算。”人就在眼前,要是什么都不做,那就不是九皇叔了,九皇叔低头吻了吻凤轻尘的额头,见凤轻尘没有拒绝,又继续往下,一点一点吻到唇边。凤轻尘终于不再放任,伸手挡住九皇叔的唇:“咱们谈正事呢!”

    “是在谈正事。”九皇叔伸出舌头,在凤轻尘的手心轻轻舔了一下,凤轻尘只感觉心脏一颤,就好像有一股电流,从手心流向脚底,整个人忍不住颤栗起来。

    九皇叔满意一笑,趁凤轻尘失神之际,封住凤轻尘的唇,将她所有的话全部含住肚子里……

    在床上,哪有那么多废话,以后他们有得是说话的时间,不必急在这一时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凤轻尘双手抵在两人中间,想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,可她哪里是九皇叔的对手,三两下就被九皇叔攻城掠地,无力地瘫软在床上了,任九皇叔采撷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不能软呀!

    凤轻尘捏了自己一把,试图让自己逃离九皇叔的迷惑,奈何实力差距摆在面前,刚一动就发现一只大手,横在自己的双峰上。

    “大了。”九皇叔煞有介事的评价,凤轻尘这个时候还能淡定,可当九皇叔一口含住,用力一吸时,凤轻尘彻底没法淡定了,脸刷得一下就红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能不能别和儿子争宠。

    “腥的,难喝。”成功抢到儿子口粮的九皇叔,用力吸了几口,苦着脸点评。

    九皇叔嘴里说嫌弃,动作却不慢,在凤轻尘羞愧得无法言语时,按住凤轻尘的双手,继续和奶宝抢口粮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扭着身子挣扎一下,就换来九皇叔一阵轻啃,凤轻尘全身无力,只能苦苦求饶:“不,不要……现在,不行。”

    仅剩的理智,让凤轻尘没法和九皇叔一样疯。当然,九皇叔疯归疯,他还是有理智的,稍稍尝了一点甜头后,九皇叔便停下动作,趴在凤轻尘身上,借此平息心中的激动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这个时候根本不敢乱动,就怕引火烧身。

    “你越来越小气了。”半晌后,九皇叔侧躺在凤轻尘身边,不满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好意思说我。”凤轻尘伸手戳了戳九皇叔的脸:“看看你办的事,明天你儿子得饿肚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一天,饿不瘦,那小子太胖。”九皇叔握住凤轻尘的手,在手心来回摩挲。禁玉了近一年,凤轻尘随便一个动作,都能引得他心猿意马,可偏偏婚礼在即,他要守礼,至少这个礼要守。

    凤轻尘娇嗔地白了九皇叔一眼,将手指抽回:“有你这么说自己儿子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事实就是,他太胖了!”最后四个字,九皇叔特别加重语气:“他的胃口越来越大,你一个人的奶水根本不够,让奶娘喂他。”九皇叔依旧坚持不懈,不予余力地说服凤轻尘给奶宝断奶。

    他深深地嫉妒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皇家的孩子,有哪个是喝自己母亲奶水长大的,也只有奶宝才有这个殊荣。同样是皇子,奶宝的运气好到让九皇叔嫉妒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咱们说好的,没有必要再商量。我们说说两天后大典的事,你打算怎么做?”凤轻尘果断地转移话题,九皇叔虽不满,却没有再纠缠,而是回答凤轻尘的问题:“全部关起来,她不是深爱我父皇吗?建皇陵时,我顺便建了一个地下监牢,正好送她去守皇陵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一脸平静,好像在说不相关的人。

    对敏夫人的处置,凤轻尘不提任何意见,敏夫人的生死不是由她决定的。不过九皇叔不杀敏夫人,她就得多问一句:“凤离清歌和那个孩子呢?”

    那个孩子是敏夫人的动力,只要那个孩子还在,敏夫人就不会收手,她不希望苏文清事件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“让她养着,是龙是鼠由她说了算。”九皇叔眼中闪一抹狠厉:“你放心,他们这辈子都出不来。”

    依他对敏夫人的了解,敏夫人养废蓝景阳后,一定会好好教养那个孩子,养得精明能干下、野心勃勃。而对一个有野心,心志还撑不上坚定的少年来说,没有什么比失去自由,空有能力却无法施展更痛苦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是一个以直抱怨的人,敏夫人加诸在他身上的痛苦,他要加倍让敏夫人,和她最在乎的孩子一一体会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身上散发的阴冷之气,让凤轻尘吓了一跳,凤轻尘连忙侧过身,抱住九皇叔:“别为不在乎你的人伤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,我在乎的人只有你!”九皇叔将凤轻尘搂紧,视线越过凤轻尘,冷冷地看着窗外……

    他等,等那个女人自投罗网,等那个女人自以为胜券在握,却从天堂掉入地狱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