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48行动,谁打谁的脸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管家婆一句赢大钱网站2018王中王送二句玄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在三公与宰相叫嚣着要废了凤轻尘这个无德的皇后时,一直在深宫没有半点动静的凤轻尘,开始频繁招见凤离族人,凤离族也一改之前的低调,高调的打入上流圈子,公开与三公宰相叫板。

    有皇后做后盾,除了三公与宰相外,其他人或多或少都要给凤离族一些面子。毕竟不到最后,谁也不知道事情会朝那个方向发展,。

    三公与宰相虽然门遍布,权利不小,凤轻尘有皇上的宠爱,还有大皇子,她的地位轻易不可以动摇。

    凤离族人一活跃,三公与宰相就更激动了:“皇后与凤离族是狗急跳墙了,他们还以为能靠这些手段就能拉拢人,殊不知那些个官员最是滑头,现在没事,他们自然人好好招待凤离族人,可一旦出事了,他们绝不会为凤离族说半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太保大人说得没错,我看皇后娘娘是没有办法,才会使出这个昏招,还真以为凭皇后的身份,就人收买人心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还年轻,就算身子受损,也能做十几年的皇帝,大皇子还是一个孩子,能不能长大成人还是一个问题,没有人会为了一个不确定的未来,赌上身家性命,皇后这一步棋走得实在不妙。”

    “皇后娘娘太急了,可惜凤离将军远在边关,凤离将军要是在京城,皇后娘娘定不会出此昏招。”

    三公与宰相,你一句我一句,四只第狐狸相视一眼,各自露出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……

    他们决定动手了!

    因南陵皇帝被押送到今的日子越来越近,那一**弹劾凤轻尘的折子,也渐渐的沉寂下来,甚至渐渐有收手的势态,可九皇叔、凤轻尘和王锦凌都明白,这是假象!

    “他们选择在南陵递投降国书的那一天动手,会有人在那一天,出来指证轻……”王锦凌在说到轻尘的名字是,突然打住,随即若无其事的继续道:“皇后娘娘与少奇有染,大皇子非皇室血脉。”

    奶宝本就是轻尘婚前所出,算算时间,轻尘怀奶宝的时候,九皇叔正好不在京城,三公和宰相拿这个说事,轻尘就算洗清罪名,也会沾一身腥。

    这一招可谓是狠毒至极!

    九皇叔眼中闪过一抹杀意,冷冷地应了一声,抬眸,看王锦凌眼中偶然滑过的落寞,九皇叔唇角溢出一丝笑意,好似全身毛孔都舒展开了,舒适无比。

    王锦凌明知九皇叔是故意的,却无法多说什么,九皇叔并没有说什么,一切是他自己想不开,走不出去罢了。

    轻轻叹了口气,王锦凌收拾好心情,脸上浅笑依旧,眉眼间温润不变,刚刚那一抹失落,就好像是错觉一般,王锦凌从容地叫着皇后娘娘,说着那一天会发生的事,和他拟定的应对对策。

    三公和宰相想打凤轻尘的脸,往凤轻尘和奶宝身上泼脏水,也要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耐,凤轻尘虽不显山不露水,可真正要动起来,她手上的势力就是皇帝也要忌惮三分。

    只要凤轻尘有准备,王锦凌就不担心轻尘会出事,拟定的对策时,以不动摇轻尘的根基为主,他很清楚这些是轻尘的保命底牌,能不动用最好就不动用。

    九皇叔固然喜欢看王锦凌黯然神伤,可也不乐意王锦凌天天想着他的妻子,王锦凌要能想明白,不再惦记轻尘的话,九皇叔会更高兴。

    王锦凌装作一切不曾发生,九皇叔自然不会多事的提起,两人又说了一些细节上的安排,便将那天的事安排好。

    只要此事一成,东陵内外大权都会掌握在九皇叔手中,十年内都掀不起风浪,哪怕江南王想反也没有那个能耐。

    想到即将到来的平静,王锦凌脸上的笑意,也灿烂了几分。

    有十年的时间,足够奶宝长大!

    事情谈得差不多,九皇叔看时辰不早,看了一眼王锦凌,什么话也没有说,直接往外走,看那脚步似乎很匆忙……

    王锦凌愣了一下,反应过来后立刻起身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君臣之别,除非他现在辞官不做,不然他就做不了清高孤洁,见帝王也敢怠慢的王锦凌。

    九皇叔走得太快,王锦凌出去时,已不见九皇叔的身影,王锦凌在门口顿了一下,正想出就,就有机灵的小太监上前,为王锦凌解惑:“王大人不必担心,皇上这个时辰定是赶回仪和殿陪娘娘用膳,并非对王大人不满。”

    “谢、谢。”王锦凌脸上的笑,有那么一刻僵住了,不过面前的小太监并没有发现,他依旧觉得大公子是仙人,对谁都客客气气,完全没有看不起人的张狂样。

    大公子是不染尘世污垢的君子,自然不会做出什么,给小太监打赏的事,朝小太监点头一笑,便往宫外走去……

    宫外才是他的家,虽然没有人等他用膳,他也不用陪谁用膳,可那依旧是他的家。

    王锦凌每一步都走得很稳,没有一丝迟疑,直到走出宫门,他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站在城门口,王锦凌没有再压抑自己,他转身看着仪和殿的方向,幽深的眸子满是黯然……

    那里有他向往却注定得不到的一切,日后,别说和以前那般随意,如同好友一般的相处,他甚至连叫她名字的权利都没有,只能生疏而恭敬的叫一句: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……这四个字在别人眼中是一种尊荣,可在王锦凌眼中,却是一个冷漠的符号,能称为皇后的女人不止轻尘一个。

    皇后不一定是轻尘,可轻尘只是轻尘!

    王锦凌脸上表情不变,只是隐藏在身后手,握了又松开,松开又握紧……

    王锦凌站在宫门前,如同一道风景,不仅守门的小兵,就是路过的宫女、太监和侍卫,也忍不住停下脚步,躲在一旁悄悄打量王锦凌,瞻仰大公子的风采。

    王锦凌完全不知外界的事,他就这么站着,直到天黑得彻底看不见,他才默默转身,带着一身孤寂坐上马车,独自一人回到王府。

    在暗中保护王锦凌的护卫,忍不住红了双眼,如果不是还有理智,他真想冲进宫,把凤轻尘偷走……

    他们家大公子,是天底下最好的男人,他就不明白,凤轻尘怎么就看不到他们家公子的好。

    仪和殿内,九皇叔并没有像王锦凌想得那样幸福,因为和凤轻尘一起用晚膳的人,并不只有他一个,还有哲哲、凤谨和雪狼。

    哲哲和雪狼还好,雪狼怕九皇叔踹它,九皇叔一个冷眼过来,雪狼就乖乖地缩在角落,默默地啃着自己的小羊排。

    哲哲虽是小孩,可极少有撒娇的动作,平是也不会粘着凤轻尘,而且哲哲也怕九皇叔,他自然不会顶着九皇叔杀人眼光,腻在凤轻尘身边。

    可凤谨不一样,凤谨不怕九皇叔,还爱粘凤轻尘,凤轻尘好不容易放下奶宝,却又被凤谨缠上了,九皇叔没法和一个小孩计较,只能坐在一旁干瞪眼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什么,最让九皇叔不满的是,凤谨这个吃里扒外的小子,抱着他娘子、吃着他让人送上来的食物,却在他娘子耳边,说别的男人的好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,公子哥哥什么时候来看我,我想公子哥哥了。公子哥哥答应我,要带我和哲哲哥哥去放风筝。”凤谨吃完饭,就拉着凤轻尘的衣摆撒娇。

    凤谨牌小包子,和小八呆得越久,就越来越会撒娇了,谢太后直说,这两人凑在一起,她完全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“公子哥哥很忙,让左岸哥哥带你们去好不好?”凤轻尘把左岸拖下水,九皇叔正暗爽,就听到凤谨说:“可是人家想公子哥哥,更喜欢公子哥哥。”

    说完,还不忘怯生生地看了九皇叔一眼,对上九皇叔寒星般的眸子,凤谨像是吓不了一般,飞快地躲到凤轻尘身后,不安地低头咬手指……

    “在家能不能别这么严肃,会吓坏孩子。”凤轻尘抱起凤谨,娇嗔的对九皇叔的说道,九皇叔无辜中枪,心里那叫一个郁卒……

    他要笑得出来,那可真是见鬼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默默地移头,不去看凤谨,他惹不起,他躲还不行吗?

    哲哲默默抬头,看了一眼凤谨,又看了一眼九皇叔,淡定地点了点头,继续低头陪雪狼玩,傻凤谨不会被揍就好。

    九皇叔虽然别过脸,却竖着耳朵听凤轻尘和凤谨说话,听到凤轻尘最后还是受不住凤谨的撒娇,答应帮他问王锦凌什么时候有空,然后带他和哲哲一起去放风筝时,九皇叔差点吐血……

    他还能再惨一点吗?

    小屁孩什么的,果然让人讨厌,他的新婚夜还没补上,这小屁孩就帮他把情敌弄到身边了,幸亏他子嗣不丰,他有奶宝一个就足够了!

    刚说到奶宝,就听到奶宝哇哇的哭声,凤谨连忙从凤轻尘身上滚下来,焦急的找自己的鞋子:“弟弟哭了,姐姐去看……”

    凤谨的话刚落下,就看到秋画把奶宝抱了进来,略有不安地道:“娘娘,殿下饿了。”

    她真不是故意的,皇上饶命呀!

    九皇叔默默地望天:看样子,新婚夜遥遥无期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