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50反贼,玩就要玩大的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开奖结果记录完整版j六台宝典下载2017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关城门,快关城门,不能让犯人跑了。”

    代替凤离忧,押送南陵皇帝进京的副将,暗叫倒霉,本以为是最尊荣不过的事,没想到却变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副将翻身下马,立刻下令,城外的士兵反应迅速的将城门关上,黑衣人带着南陵皇帝晚了一步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城门被关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南陵皇上面露惊慌,双腿一软,差点摔倒在地,拉着他的黑衣人出言安抚:“皇上不用担心,属下就是死也会把您带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请皇上安心,属下誓死保护皇上。”南陵皇上被救出来后,黑衣人立刻收手,将南陵皇上护在中间,用自己的血肉之躯,为南陵皇上挡下一波又一波的进攻。

    南陵皇上没有看到手下浴血奋战,死在面前的惨境,他眼中只有对逃出去的渴望……

    一直拉着南陵皇帝的黑衣人,将南陵皇上护在身后,从身侧的袋子里,取出一个铁爪,用力往城墙上掷……

    只听见咔嚓一声,铁爪卡在城墙下,黑衣人试着拉了一下,确定铁爪可以承受他的重量后,立刻背起南陵皇上往上跳。

    “皇上,属下失礼。”黑衣人猛得一个跳跃,便与南陵皇上挂在半中央,黑衣人继续往上爬,眼见就能上城墙,可就在此时,一批同样身着黑衣的人,突然出现在城墙上。

    南陵皇帝还以为是援兵来接应,可不想这批黑衣人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斩断挂在城墙上的勾子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南陵皇帝与黑衣人同时坠下,在落下的瞬间,黑衣人一个翻转,自己垫在下面,给南陵皇上当肉垫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”城墙上的黑衣人,露出一抹冷笑,手腕一动,只听见嗖的一声,一道银光从城墙飞下,朝南陵皇帝飞去……

    营救南陵皇帝的黑衣人连忙出手,想要打掉飞镖,可他们自顾不暇,就算拿身体去挡,也扑不过去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飞镖没入南陵皇帝的喉咙……

    噗的一声,南陵皇帝睁着眼,不甘地咽气,掉下去的时候,还反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皇上死了,为皇上报仇。”不知谁说了一声,黑衣人疯了似的朝东陵将士砍去,摆明要鱼死网破。

    “小皇子,救小皇子。”营救南陵皇上的死士,看到被妃子护在怀中的小皇子,眼前一亮,一个个朝王姓妃子涌去,那妃子眼中一亮,燃起一抹希望,可很快她又陷入更深地绝望中……

    立在城墙上的黑衣人,突然跃了下来,须臾间便拦住了南陵死士的路,刀剑相交,一个个下手狠厉,招招致命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南陵死士越打越心惊,出手的人绝不普通,一招一式都是大杀招,比他们这群死士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杀人如麻的黑衣人,和左岸一样冷酷,别说回答了,他们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,在对方问话间,一刀将人结果了。

    有黑衣人帮忙,东陵士兵很快就稳定了局面,只是一群黑衣人扭打成一团,东陵的将士也不知对方是敌是友,只能全部拿下。

    “可以退了。”凤轻尘丢下杯子,转身往外走,左岸快步跟上……

    后来出现的黑衣人,来的突然走得更突然,没有任何预兆,他们在众目睽睽钻入人群,朝城内跑去。

    “快,追!”东陵将士立刻追了上去,只见黑衣人东躲**,最后居然太保府附近消失了……

    “这?”小兵不敢再追,只能默默地望向他们的长官。

    别说这长官只是一个小头目,就是禁卫军统领,轻易也不敢闯三公的府邸。他硬着头皮,让人将这条街给围起来,然后去请示自己的上司。

    事关南陵皇上的死,没有人敢怠慢,事情很快就捅到大殿前,请圣上裁夺。

    九皇叔包括满殿的官员,都在等大军献俘,等南陵皇上递降书,结果却等来南陵皇帝死的消息,而且凶手最后在太保府附近消失,这……

    “皇上,老臣冤枉。”太保颤抖的走出来,满是折子的脸上闪过一抹惶恐,沉浸官场多年的他,知晓此事定不寻常,这太巧了,要说不是针对他,他都不信。

    “朕相信你。”九皇叔应得干脆:“不过国有国法,家有家规,凶手在太保府附近不见,自然要搜查,以免凶手作乱,伤了府中的女眷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不等其他人开口,就下令封街搜查,务必要找到犯人,另个把活捉的黑衣人都送去血衣卫,他要知道幕后主便者是谁。

    九皇叔快刀斩乱麻,不给众臣开口的机会,就将事情定下来。至于大军献俘一事,南陵皇上已经死了,只能取消,至于降书就由小皇子代呈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……”宰相刚开口,就见九皇叔起身,丢下“退朝。”二字,人就不见……

    “皇……”

    这下不仅仅是太保,其他三人亦不安了起来,他们本想最后一博,准备当殿说出凤轻尘不守妇道,大皇子不是皇上亲生儿子的事,结果却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下怎么办?

    三公与宰相面面相觑,背后冷汗淋漓,风一吹,冷得直哆嗦,沉浸在权利中心的大脑,也清醒了过来,可是一切都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出手的不是九皇叔而是凤轻尘,凤轻尘并没有按九皇叔与王锦凌设定的那样,将下毒暗害奶宝的罪名,栽到三公与宰相身上,而是给了他们一个更重的罪名——勾结南陵,叛国,杀南陵皇上灭口!

    凤轻尘虽然猜到,奶娘给奶宝下包,不一定是敏夫人的命令,可凤轻尘仍旧没想过替敏夫人洗涮罪名,让别人来背黑锅。

    这件事不管是不是敏夫人做的,都只能是敏夫人做的,她要让九皇叔一辈子都记得,他的母亲要杀他儿子!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九皇叔一下朝,就来问凤轻尘。

    为什么事先不和他商量一下,他不会不同意。

    凤轻尘刚刚进宫,身上还穿着在宫外的便服,无视九皇叔的黑脸,一脸灿烂的道:“你不觉得这个罪名更好吗?三公和宰相下毒谋害奶宝实在太牵强。”

    “风险太大,容易露出破绽。”奶宝中毒是事实,查证起来相对容易,九皇叔和王锦凌选择用这个罪名,就是算准三公有口难辩,可以迅速定罪。

    如果是叛国,查起来会相当麻烦,短时间内根本无法给三公宰相定罪,甚至有可能让他们翻盘。

    “可我已经做了,怎么办?”凤轻尘双手一摊,一脸无辜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