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52议和,王锦凌潇洒辞官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抓码王彩图628833看图解特一句话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安抚南陵百姓,处理三公和宰相,安排新官员接任,都不是三两天可以办完的,等到这些事告一段落时,奶宝已经半岁,而和东陵打了近一年,也没有攻破东陵防守的北陵,终于撑不住,在冬季来临前,宣布退兵,与东陵议和!

    九皇叔正想磨凤轻尘给奶宝断奶,就收到北陵要议和的消息,心里那叫一个郁闷,要不是还有理智,他肯定发兵攻打北陵了!

    北陵要议和,是和还是战?

    九皇叔心中已有定论,不过他并没有将自己的决定告诉其他人,而是把北陵议和的事,放在大朝会上讨论。

    三公和宰相这一批人倒下后,朝廷上大多是年轻面孔,这些人好驾驭,但缺少经验,行事冲动,九皇叔有意磨他们一磨。

    果然,有不少热血年轻人,丝毫不管东陵的现状,见北陵退兵,一个个叫嚣着打回去。

    打回去?

    真要那么容易打回去,东陵和北陵就不会在边境僵持近一年,虽然这里面,有东陵战略问题,可凤离忧制定以防守为主的保守战略,也是为东陵好。

    与南陵一战,东陵元气大伤,需要时间休养生息,实在不宜朝北陵发起猛烈攻击。另一方面,东陵现在也吃不下北陵,就下拿下北陵也无法好好治理。

    一个大国四分五裂,各自为政,可以迅速建立政权,**成国。但要让原本各自为政的国家一统,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虽然四国原本就是一体,可这些年下来,各国百姓已习惯以北陵、南陵人自居,一待被东陵吞闭,他们本能就会排斥,要是在这个时候处理不当,定会引起混乱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他说的秦统一六国的故事,就是血淋淋的例子,他不想自己的建立的王朝,只能传二世。

    打天下难,治天下更难,如果他只有自己,他会毫不犹豫,用铁骑征服各国各城,可他有儿子,他要给儿子一个强大而富饶的国家。

    饭要一口口气,北陵、西陵是他的囊中之物,他不着急。

    有人主战,自然有人主张和。主战派与主和派在大殿上吵了起来,九皇叔也不制止,放任他们当殿吵闹。王锦凌头痛的捏了捏鼻梁,不管过多久,他都不习惯这种吵闹的环境,也许他该辞官了。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生,便再也拔不掉,在两派官员吵着战还是和的时候,王锦凌就在想自己辞官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的性子实在不宜为官,他手上的权利也着实过大。现在朝野上下都掌握在九皇叔手上,百官对九皇叔服服贴贴,而三公与宰相的事发生后,也没有人敢对凤轻尘出手,他们都清楚地看得,凤离族有多么护短,凤离族反击起来有多么可怕。

    三公与宰相,九族上万人,一个不剩!

    惨烈的下场震惊朝野,也震惊了所有人,三公和宰相的下场,让满朝大臣明白,凤轻尘这个皇后,绝不是好惹的,只要凤离族还在,凤轻尘就是凤离族尊贵无双的嫡女,哪怕是天家也不能欺!

    凤离族这群疯子太可怕了,当年可以为一个嫡女,与前朝皇室叫板,现在自然可以为了凤离嫡女,与所有人为敌。

    有凤离族做后盾,凤轻尘根本不需要他。

    越想王锦凌越发觉得他该辞官了,官场上没有什么值得他留恋的事。要说不舍,恐怕就是辞官后,他无法自由进宫,会离轻尘越来越远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早晚有一天要斩断,当断不断反受其乱。”王锦凌清楚地明白,他必须断了对凤轻尘的念头,不然最后他一定会魔障,只是他一直放不下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做决定了。”王锦凌对自己说,而他也确实做到了,在大朝会一结束,王锦凌便上书辞官。

    “辞官?王大人要辞官?”

    王锦凌此举,真正的朝野震荡,对文武百官来说,王锦凌此举带来的震撼,不比三公宰相倒塌小。

    王锦凌耶,天子宠臣,真正的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皇上对王锦凌的信任,从来没有减少一分,即使王锦凌大权在握,皇上也没有表现出半分不信,这样的情况下,王锦凌居然要辞官……

    “你疯了吧?”王父看着越来越成熟稳重的儿子,半句重话不敢说,就是这句质问,也说得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王家现在可是如日冲天,谢家没了,崔家龟缩在西陵不敢动,什么温、梁、陈家,通通没有把握住机会,没有得到新帝的青睐,只有王家借机一飞冲天,成为顶级世家,可在这个当口,王锦凌这个王家的顶梁柱要辞官,王家人怎么也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可王锦凌下的决定,任何人都无法说动,王锦凌不仅要辞官,还要卸下王家家主一职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家主并不重要,只要我王锦凌活着一天,天下人都不敢看轻王家,可是以后呢?你们该学会自己走,我不可能一直护着王家。”

    王锦凌绝对是名士,他说辞官便辞的干干净净,再不过问朝廷中事;他说不再做王家家主,就把手中所有权利,全部交出去,包括这几年他私下培养的人,也全部交给新任家主。

    “除非王家灭族,不然别来找我。”这是王锦凌对王家人说的话,留下这句话,他便收拾自己的东西,搬去了城外的草屋。

    这草屋是他当年眼瞎时,最长住的地方,也是他为自己选择的家。不管去多远,最终还是会回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片花海,一间草屋,一室阳光,一杯清茶,一本古书,一位名士,这就是王锦凌为自己选择的余生。

    “何苦呢?”王锦凌入住的第一天,凤轻尘就来了,站在草屋外,与王锦凌四目相对,双眼氤氲一层雾气。

    “不苦。”一个恬淡的微笑,一盘刚刚洗好的葡萄,王锦凌亲手捧到凤轻尘面前:“尝尝。”

    他忘不了,凤府小院里,那个怡然自得吃着葡萄的女子;他根本忘不了……

    他一直告诉自己,要放过自己,可感情要能收放自如,那就不是感情了。王锦凌知道自己放不下,索性成全在自己,来到与凤轻尘初见的草屋,度过自己的余生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