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58周岁,在这里等着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会开奖直播123手机购买彩票是否安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离过年越近,京城越热闹,豆豆回来没几天,孙思行、赤炼水、郭保济也回京了,豆豆本想沾孙思行的光,和孙思行一起进宫,好在奶宝面前刷刷好感,奈何军营临时有事,他人都到了宫门口,还是被翟东明拎了回去。

    错过机会的豆豆,好不容易又可以进宫,自然要好好准备,上次实在是太失败,在小奶宝心中留下了一个坏人的印象,还来不及解释就被九皇叔打包踢出来了,豆豆发誓,他这一次一定会痛改前非,绝不犯二。

    为了在奶宝面前刷足好感动,豆豆特意换了一身,和奶宝一样的大红装,希望奶宝看在他们穿一样的衣服的份上,能多喜欢他一点。

    豆豆本就长得清秀,这大红衣衫一穿,衬得整个人唇红齿白,看上去就像……

    “新娘子?”凤谨歪着脑袋,认真地点评。

    “什么新娘子,小屁孩不会说话。”豆豆的脸立马黑了,明明佟珏都说好看,怎么就像新娘了,要像也是像新郎。

    “是挺像的。”左岸附和,力挺自己的弟弟。

    “傻货。”哲哲高傲的移开眼,懒得理会豆豆,他绝不会告诉豆豆,豆豆这身红衣,他现在都不会穿了。

    “哼……你们不懂。”豆豆自我感觉良好,一心等凤轻尘抱奶宝抱出来,半柱香时间过去,还没有见奶宝出来,豆豆就坐不住了:“奶宝呢?怎么还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轻尘带奶宝去接思行和王锦凌他们了。”左岸很好心地回答,结果换来豆豆气狠狠的一瞪:“什么?轻尘抱奶宝去接思行?为什么轻尘不抱奶宝去接我?差别待遇,这绝对是差别待遇,轻尘太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左岸已经无力回答了,两年不见,豆豆越来越二了,真不知道他手下的兵,怎么受得了他。

    当时,他老人家是来宫里述职的好不好,谁知道他什么时候述完职,轻尘怎么去接他。

    今天,明明是他自己来得太早,和轻尘奶宝错过了好不好。

    特么二傻!

    左岸懒得理会他,转身交待春绘和秋画,让人把东殿收拾好,抓周的东西再检查一遍,别让有害的东西混进去。

    虽说明天才是奶宝的生日,可明天是大年三十,轻尘和九皇叔要参加宫宴,给奶宝庆生也只能当作宫宴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像王锦凌、孙思行、赤炼水都不可能参加宫殿,凤轻尘不希望奶宝过周岁,过得这么官方,便决定提前一天,在奶宝殿里,邀请亲朋好友给奶宝庆生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会年年这么办,只是今年是奶宝周岁,而抓周礼也是一个重要的仪式,凤轻尘才想着私下庆祝,也是让奶宝见见大家。

    这一提议得到众人的支持,九皇叔虽然不乐意让王锦凌、暄少奇见轻尘,可轻尘开了,他只有同意的份。

    只要凤轻尘高兴,别说提前给奶宝庆生,就是把宫宴取消这种事,九皇叔也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某种情况下,九皇叔是有当昏君的潜质。

    凤轻尘和九皇叔很快就进来了,不过凤轻尘手里并没有抱着奶宝,奶宝在……

    王锦凌手上!

    “我眼睛花了?”豆豆揉了揉眼睛,确定自己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奶宝今天没有穿大红小棉服,而是穿了只有太子才能穿的杏黄宫服。按大人样式做的缩小版宫服,穿在奶宝身上完全没有维和感,如果奶宝不腻在王锦凌身上,奶宝简直就是缩小版的九皇叔。

    当然,不是指长相而是指气质。奶宝不说话、不笑,一本正经的样子,还是很有欺骗性的,小小年纪便看得出气度不凡。

    左岸眼神特别好,老远就看到九皇叔脸色不好,立刻把想要上前的凤谨拉了回来,哲哲的眼力也不差,不着痕迹的挡在凤谨前面,小脸绷得紧紧的……

    “都站在这里干嘛,快进去,外头风大,哲哲和凤谨可别着凉了。”凤轻尘完全不受影响,笑语嫣然的让左岸把哲哲和凤谨带进去,看到豆豆时,凤轻尘着实愣了一把:“你这打扮,可真喜庆。”

    这大红的小棉服,奶宝现在都不太乐意穿,没想到豆豆还会穿。

    “很精神。”暄少奇和孙思行比较善良,挑好的说;赤炼水嘴巴就毒了一点:“打扮小奶包样,小奶宝也不会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正是人比花娇,你这是要和奶宝抢风头?”符临同样不厚道,宇文元化表示不吭声,翟东明、司丞、谷主和王锦凌一样,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这是嫉妒。”豆豆完全无视众人,努力卖萌,讨好小奶宝:“小包子,来,来不,快给叔叔抱抱,你看看叔叔今天穿的是不是和你一样,有没有很可爱?”

    豆豆张开双臂,脑子里想着小奶宝朝他扑来的画面,结果……

    小奶宝五观都皱成了一团,嘴巴嘟起,一脸委屈:“哇……”的一声就哭了出来:“娘,娘,奶宝的衣衣,奶宝的衣衣。坏人,爹爹,打坏人,坏人抢奶宝的衣衣。”

    “娘,娘……”一向不怎么爱哭的奶宝,居然当众哭了出来,还哭得非常伤心,凤轻尘连忙上前将奶宝抱回来:“乖,乖娘的小宝贝不哭,豆豆哥哥和你闹着玩的,不哭,不哭,奶宝的衣服还在呢,没人偷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衣衣,奶宝的,奶宝的。”奶宝完全不听,指着豆豆身上的衣服就哭,豆豆也快哭了:“我错了,小祖宗你别哭了,我错了还不行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想讨好奶宝,结果人没有讨好到,还把人惹哭了,豆豆第一次发现,自己这个招太烂了

    偷偷看了一眼,一直没有高兴过的九皇叔,豆豆难得机灵一把,在九皇叔发火前,先一步溜了:“我去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豆豆这衣服一换,天黑前就再也没有回来,倒不是他不敢来,而是他又迷路了,在宫里绕了半天,发现他出不去……

    本来他想和上次一样,直接跳屋顶上,让人把他当刺客,可是他在屋顶上蹦来蹦去,蹦了大半天,也不见有人来找他。他跳到太监、宫女、禁卫军面前,那群人都当他不存在,不管他怎么威胁利诱,这群人也不肯带他去换衣服……

    “呜呜呜,皇上太狠了。”豆豆郁闷坏了,难怪之前一句话都不说他,原来在这里等着他……

    哇,一群坏人,就知道欺负他。

    他诅咒皇上在龙床上不行,哼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