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59礼物,让人无法不喜欢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最准特马网站天空彩票彩友网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豆豆本想借相同的衣服,来换奶宝的好感,结果弄巧成拙把奶宝弄哭,惹得众人心疼不已,可也不是没有好处,至少九皇叔的脸色好看了许多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从王锦凌怀中抱回奶宝哄好后,直接把奶宝塞到九皇叔手里:“抱着。”

    奶宝已不像刚出生时那般软绵,九皇叔虽然不太会抱孩子,可也不会伤着孩子,奶宝刚刚哭了一场,也没有力气折腾,乖乖地窝在九皇叔的怀里,谁上前逗他都笑,看得符临、翟东明和宇文元化几人心痒痒已,恨不得上前捏他两把,同时深深地羡慕,一进来就得到奶宝喜欢的王锦凌。

    同样是人,差距咱就那么大呢?

    小孩子就是这般,喜怒都表现在脸上,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,赤练水与郭保济见奶宝完全忘了刚刚的事,把奶宝抱到怀里,将他们二人联手制作的平安符挂在奶宝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寺庙求的平安福,只能保心安,我送你的平安福,却真正能保你平安。”赤炼水和郭保济给奶宝的平安符,是用特殊药水浸过的,可以防百毒。这还是最贵重的,最贵重的是平安符里面的那颗药丸。

    药丸是赤炼水和郭保济师祖留下来的,全天下只有这一颗,不管伤得多重,只要还有一口气,服下这颗药丸,就能保住小命一条。

    很贵重的礼物,但凤轻尘和九皇叔没有拒绝,他们把这份情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送,害我都拿不出手了。”谷主恶狠狠地瞪了赤炼水和郭保济一眼,随即拿出一个精致的小手链,故作不在意的道:“传说中的避毒珠,不仅可以避百毒,还能避开各种毒物,带上以后什么毒虫、蛊虫都近不了身。”比什么平安符强大多了,谷主一脸得意,暗自庆幸自己大方了一回,不然这回就丢脸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谷主,让你破费了。”凤轻尘代奶宝接下,当着谷主的面,给奶宝带上。

    那手链也不知是什么做的,明明很大,可一带在手上,正好贴在奶宝的小手臂上,不紧不松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一点小心意,奶宝用得上就好。”谷主有点不自在,凤轻尘都不理他好久了,他想道歉也找不到机会,这次凤轻尘主动和他说话,是不是原谅他了?

    “当然用得上,有谷主送手链,我就不用担心百鬼宫的鬼医了,谷主等伙可要多喝两杯,这段时间辛苦你了。”她连九皇叔都能原谅,哪能真怪谷主,谷主做人属下也是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等伙一定多喝两杯。”如果说之前只是怀疑,现在谷主就能肯定,凤轻尘是真原谅他了,谷主这下是真高兴了,乐呵呵的傻笑,顾不得心疼避毒珠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那珠子他可是连九皇叔也舍不得给,要不是看在凤轻尘的面子上,又怕奶宝和九皇叔一样,被人用毒坏了身子,打死他也舍不得拿出来。

    谷主和赤炼水的礼物都是药,孙思行就没有再拿这些东西,他就算找得到灵丹妙药,也比不上谷主与赤炼水的收藏,孙思行送给奶宝的,是他亲手雕刻的匹小木马。

    小木马没有什么特别,只是用料很讲究,这木头散发着淡淡的药香,光闻着就让人心旷神怡。

    见众人面露不解,孙思行腼腆的解释:“这块木头是我父亲唯一留下来的东西,父亲说这是一块药木,有滋养人的功效。我之前听师父说奶宝中了毒,身子有些虚,奶宝年纪小也不好用补药,用这药木温养对奶宝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药木?一整块?你把它雕成木马?”凤轻尘嘴角微抽,她听说过药木这东西,一般人都是拿人做珠子,带在手上,像思行这样雕成木马,真正是浪费。

    “嗯。多余的料我做了两串珠子,打算送给哲哲和凌默,他们两个带这个好。”孙思行歉意地看着众人,材料有限,他只能做这么多,把东西送给最需要的人。

    孙思行将两个小木盒分别递给哲哲和凌默,哲哲和凌默完全没有想到,孙思行会惦记着他们,还给他们准备这么贵重的礼物,两人同时愣在当场……

    不约而同,这一对表兄弟同时红了眼眶,面前小小的盒子如同有千斤重,让他们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。

    凤轻尘见哲哲和凌默如同雕像一般一动不动,出声提醒:“还不快带上试试,看看合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哲哲的声音带着哭腔,颤抖地接过孙思行手中的木盒,一脸珍重地打开,小心翼翼地取了出来,然后带在手上。

    “谢谢思行哥哥。”哲哲郑重的道谢。

    在父亲死时他没有哭,在被亲信背叛时,他没有哭。但这一刻,他却觉得眼晴酸酸的,很想哭……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”孙思行有点不好意思,他并不擅长木雕,做得有点粗糙,要不是材质真得好,他还真拿不出手。

    “很喜欢。”凌默稍好一点,吐出三个字时,便隐在人群后,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思行把礼物送出去后,一瞬间殿内安静了下来,有那么一瞬间怪怪的,赤炼水愣了一下,精致的凤眼一挑,主动开口道:“你这徒弟真招人疼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我徒弟不招人疼,谁招人疼。”凤轻尘拍了拍哲哲的手:“好好养身体,别辜负你思行哥哥的美意,让他担心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哲哲握了握手腕上的珠子,小脸坚定。

    他以后一定会乖乖的,不让思行哥哥担心……

    孙思行的礼物送出来后,暄少奇、左岸和王锦凌都一一送上了他们为奶宝准备的生辰贺礼,不在贵重而在他们的心意。

    暄少奇把师门的武功秘籍给了奶宝:“我师父死之前留给我的,上面的武功心法,是武林顶级秘法,我过了能学的时间,给奶宝正好。”

    左岸则亲手为奶宝做了一件小衣衫,轻薄如纱却刀枪不入,穿在身上,正好可以护住心脉。

    最最贴心的还是,左岸做这件衣服时,特意做大了许多,多余的部分被他收了起来,奶宝长大一点,衣服就放出一点,这件衣衫直到奶宝成年都可以穿。

    至于王锦凌,他给奶宝的礼物是最特别,也是最贵重的,他把王锦凌的印鉴给了奶宝:“有这枚印鉴,只要王家还在,随时调动王家一半的财产和人手。”

    换言之,王锦凌把半个王家送给了奶宝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