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2067停战,儿子像谁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自看跑狗图每期自动更新今期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l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和西陵天宇之间的战争,持续了一年多,仍未分出胜负……

    长时间的战争,不仅仅是西陵长公主就是北陵也累了,除了之前的五万人马外,北陵陆陆续续又派了五万兵马来前线。

    北陵可不像东陵人多,也不像东陵那样,来一批换一批,士兵根本不会疲劳。北陵十万人马派到前线,就没有回过去,日以夜继的战争,让他们疲累不堪。

    “再这么打去,国库根本支持不了此此,还请陛下尽快了结此战或者停战。”西陵长公主的臣子,一律权说西陵长公主停战。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头痛的揉着额头,没有吭声,最近她做这个动作的时间越来越多,可见她有多头痛。

    本以为最多一年,就能一统西陵,却没有想到这一战打了一年多,却一点成效也没有看到,她甚至连江都过不了,依旧停在自己原来占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西陵还因为这一战,丧失大量年轻人与劳动力,田地都荒了,根本无人种植,再这么下去西陵就要步北陵的后尘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我们都着了东陵的道。”紧随西陵长公主的一位谋臣,思索半晌后缓缓开口:“东陵明明有能力,派大批兵马进驻西陵,帮天宇殿下尽快平定战事,可东陵却没有这么做,反倒是放任两国战线拉长。在我们两国战事胶着时,东陵大肆开荒垦田,他们去年的粮食收成总和,是以往的三倍还有余,而我们却连往年的三成都不到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对比,两国的差距立刻就出来了。东陵战后休养,越来越富足。而他们因这一战,本就国力上不如东陵,现在更是被东陵远远甩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东陵现在要吞闭我们,有十万人马足已,而我国的百姓恐怕更愿意做东陵的百姓。”谋臣一想到,最近兵营流传的,南陵国破后,百姓越来越富足的流言。

    这样的流言多了,百姓不免就会在想,如果西陵国破,被东陵吞闭,他们是不是也可以和原来南陵百姓一样,有田有地,能吃饱穿暖?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旦生成,便会在心底扎根,一旦东陵大兵攻打过来,西陵的百姓说不定还会大开城门,以示欢迎……

    西陵长公主不是没有想到这个问题,只是:“已经打了这么久,朕不甘心!”

    是的,不甘心!

    为了拿下整个西陵,长公主已经付出太多太多,而且北陵还有近七万人马在她的地盘上,这个时候叫停,北陵这些人肯走吗?

    不肯走的结果,就是反过来吞噬自己,到时候她真正是赔了夫人又折兵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绝不能就此罢手,这一战我一定要打,还必须赢。”长公主下定决心,谋士心里叹了口气,可也知他们现在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在答应与北陵结盟的那一刻起,他们就是骑虎难下。如果比北陵弱太多,就只有被北陵吞闭的份,现在他们不战也要战。

    “打了这么久,不管是长公主还是天宇都烦了,一场生死之战不可避免,在外人眼中天宇是东陵的盟友,东陵不出兵都不应该。”凤轻尘看向九皇叔,等九皇叔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十万。”九皇叔给凤轻尘报了一个肯定的数定,就在凤轻尘奇怪,九皇叔怎么会做赔本买卖时,九皇叔又补了一句:“驻军!”

    也就是,东陵这十万以兵马会常驻西陵,不会再撤回来。

    再别人的国家光明正大的驻军,这绝对是打脸的行为,不过现在的东陵确实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“不能让北陵扩大,也不能让北陵有外援。”凤轻尘理解九皇叔此举的深意。看似是强占西陵,实则是为了阻止北陵吞闭西陵。

    北陵的野心丝毫不比东陵小,东陵现在最大的敌人就是北陵,不防不行。

    “嗯。院校的事你可想好了?”西陵战事一结束,院校就可以开起来,先从京城开始。

    “思行前两天和我说,想去西陵行医,就让他负责。”想到孙思行凤轻尘就有些头痛了。

    这孩子,自从两年前去了南陵前线,看到前线百姓与士兵的疾苦后,便打定主意要做无国界医生,哪里有战事就往哪里跑,丝毫不管危不危险。

    要不是凤轻尘管得紧,孙思行早就跑到西陵前线去了,哪里会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不担心。”九皇叔上前,握住凤轻尘的手:“有凌默在,他不会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刀剑无眼,战场上的事谁能说得清,西陵毕竟不是我们的地盘。”凤轻尘靠在九皇叔怀里,轻轻叹了口气:“孩子大了,个个都不听管教了。一个两个都这样,想想都头痛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奶宝又淘气了?”九皇叔不用想也知是怎么一回事,当下就笑了。

    奶宝越大越淘气,这才两岁却成了宫中一霸,就连哲哲也要让他三分,免得被他给整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奶宝前两天把雪狼给迷晕了,然后把墨汁和朱砂抹在雪狼的毛上,说是要给它上色。”想到雪狼的惨样,凤轻尘生气之余又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“没事,让人给雪狼洗干净就好,男孩调皮是应该的。”九皇皮嘴角微抽,不过这个时候自然不能说自家儿子有错。

    “你就惯着他吧,哪天他离家出走了,你也纵着他。”凤轻尘在九皇叔怀里捶了一记:“都是你惯的,你看他现在成了什么样。因为雪狼告状,害他被罚,他昨天装可怜,在雪狼面前说他想要一条,和凤谨一样的狼牙项链,骗雪狼把牙齿敲下来后,又嫌重,说什么要等长大后再带,你说你儿子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。”

    “奶宝也是你儿子。”九皇叔握住凤轻尘的手,凤轻尘力道不轻,打在身上还是很疼的。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可不像他那么皮。”凤轻尘眼眸一挑,气呼呼地看着九皇叔:“奶宝肯定像你,小小年纪就芝麻包的性子,长大了怎么得了。”

    “芝麻包性子是什么性子?”九皇叔一头雾水,他发誓他小时候绝不像奶宝这么调皮,他打记事起就没有时间调皮。

    当然,他调皮也没有人会管他。

    不过,当凤轻尘说:“芝麻包就是外面软乎乎,肚子里全是黑的,看上去好欺负,实则腹黑的很。”时,九皇叔就不敢再吭声了。

    好吧,奶宝确实像他!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