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002正经,满意你看到的吗?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分分彩开奖号码香港2018开奖现场开奖结果直播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虽说父母在,不远游,可后面还有一句,游必有方。

    儿女长大了,要离开父母去外面求学,九皇叔和凤轻尘就是再不舍,也不会阻拦。

    萌宝是小了一点,九皇叔和凤轻尘很担心她,可萌宝已经有自己**的想法,为自己定下了目标,萌宝现在要为自己的目标努力,凤轻尘和九皇叔当然会支持。

    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,凤轻尘和九皇叔送走了哲哲、雪狼和萌宝。

    “哲哲,照顾好自己,看着萌宝,别让她调皮捣蛋。”儿行千里母担忧,九皇叔抱着萌宝上马车,凤轻尘则叮嘱同行的少年。

    哲哲已是少年模样,这几年身子像是抽条一般,长得飞快。

    经过这几年宫中师傅的教导,哲哲行事依旧果断,下手残忍,可他却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有明辨是非的能力。

    哲哲轻点头:“我会把小小安全送到玄医谷。”之后,他就会去做自己的事,这几年的积累足够了,他要在九皇叔对北陵发兵前,先把仇报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仇自己报,这是哲哲坚持的原则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哲哲心性坚韧,并大人还要强几分,她并不担心哲哲乱来,她只担心哲哲有什么事,都自己扛,不肯寻求帮助。

    凤轻尘想了想,还是再多说了一句:“哲哲,你自己也要多当心,奶宝和萌宝都不希望你有事,遇到麻烦就去找幽歌。北陵是凤离族的地盘,我已经给幽歌去过信,只要你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哲哲看了凤轻尘一眼,轻轻地应了一声,没有拒绝凤轻尘的好意。

    和哲哲说完,凤轻尘又拍了拍雪狼脑袋,一脸不舍……

    雪狼这次也要和哲哲去北陵。哲哲因身体的原因,无法习武,沿途需要人保护,哲哲又不肯用侍卫,便由雪狼跟着。

    雪狼自从跟着凤轻尘离开狼族后,就再也没有回去过,这次有机会回去,雪狼很高兴。它舍不得凤轻尘、奶宝、萌宝,可也想自己的族人。

    一别近十年,雪狼对北陵之行,充满期待。

    时间差不多,九皇叔不舍得松开手,紧抿的唇不曾开口了,可萌宝却知道,她父皇舍不得她,她也舍不得父皇母后,可是,可是……

    萌宝眼睛红红,小胖手搂着九皇叔,在九皇叔怀里撒娇:“父皇,萌宝会想你的,只想你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,在九皇叔脸上吧唧一声,咬牙推开了九皇叔,眼眸带泪的说道:“父皇,母后。萌宝走了,要记得想萌宝,萌宝会想你们的……”

    呜呜呜……她舍不得父皇,也舍不得母后,可是,可是……

    哥哥说,她要不跟谷主爷爷学医,小宝弟弟就永远不会来。为了小宝弟弟,她就是再不舍,也要去。

    父皇,母后还有小宝弟弟,萌宝很快就会回来了。

    萌宝挥了挥小拳头,小脸写满了坚定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萌宝和奶宝不一样,奶宝一出生就有自己的宫殿,满周岁就独自生活,跟在九皇叔和凤轻尘身边的时间不多。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很爱奶宝,却没有让奶宝太过依赖他们,奶宝是男孩子,他身上肩负责任太大,他们越是爱奶宝,越是不敢娇宠他。

    萌宝则是从一出生,就跟在九皇叔和凤轻尘身边,萌宝的寝室就在九皇叔和凤轻尘殿内,从小就没有离开过凤轻尘和九皇叔身边。

    不是九皇叔不爱奶宝,而是奶宝做为继承人,必须从小培养他**。萌宝是女儿,自然是要娇养的,带着身边无可厚非。

    整整五年,九皇叔和凤轻尘,看着萌宝从小小的一团,长到现在的会说话、会走路,知道自己要什么的小人儿。

    萌宝从小就在他们身边,这一次突然离开,九皇叔和凤轻尘都很不习惯,就感觉少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们把萌宝接回来吧,我想萌宝了。”萌宝刚走,凤轻尘就不舍得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明天把奶宝叫回来。”九皇叔虽然也想女儿,可也知萌宝虽小,但性子却像极了凤轻尘,决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。

    萌宝没有学成,是不会回来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,凤轻尘自然也知晓,她只是太想太想女儿了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虽然也疼爱萌宝,可在他心中,凤轻尘才是最重要的。为了不让凤轻尘,天天惦记着萌宝,九皇叔最近缠凤轻尘缠得更凶了。

    是夜,一场淋漓尽致的欢`爱过后,凤轻尘一动不动压在九皇叔身上。汗湿的长发,搭在九皇叔的祼露的胸膛,脑袋则枕在九皇叔的肚子,长发随着九皇叔呼吸而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九皇叔亦没有动,双手搂在凤轻尘的腰间,指腹摩挲着凤轻尘腰间的嫩`肉,清明眸子染上情玉,少了平日的冷硬,让了一分致命的诱惑……

    可惜,能看到九皇叔这一面的,只有凤轻尘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凤轻尘恢复了力气,一个翻身坐了起来:“我要去沐浴。”身上粘糊糊的,凤轻尘根本睡不着,至于九皇叔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想不明白,这个有洁癖的男人,怎么就能忍受,曾经还抱着累晕过去的她,就这么睡着了。

    “我抱你。”九皇叔声音嘶哑,带着情事后特有的温存,凤轻尘的心尖不由自主地轻颤了一下:这个男人,一大把年纪了,还诱惑她,真是讨厌!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九皇叔从身后抱住凤轻尘,下巴搁在凤轻尘的肩头,来回磨蹭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不留胡子,下额只有刚冒出头的胡茬。扎在光滑的肌肤,微微的刺痛,让凤轻尘忍不住想要避开……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,好痒,痒死了。”凤轻尘拼命闪躲,可九皇叔的双手,紧紧地禁锢在她的腰间,她能躲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很快,凤轻尘就全身无力的倒在九皇叔怀里,双手抵在两人中间,娇嗔的瞪了九皇叔:“别闹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闹。”他很正经的在调戏。

    凤轻尘白了九皇叔一眼……

    没闹?

    没闹抵在她身后的火热是什么?

    “年纪一大把了,纵玉过度对身体不好,节制点儿。”凤轻尘玩笑似的打闹,却不想引起九皇叔强烈不满:“你嫌我老?”

    九皇叔将凤轻尘抱起,让她与自己面对面,看看他到底老不老……

    “你想哪去了……我们都老夫老妻了,我也不年轻呀。”凤轻尘在九皇叔胸膛上拧了一把……

    手感不错,即使天天坐着,九皇叔的身材也没有走样,胸膛和小腹依旧光滑紧致,不是肌肉男的腹肌一块一块的,而是华夏男儿特有的俊逸与挺拔。

    还有腰!

    同样没有一丝赘肉,窄瘦有力,双`腿环在九皇叔的腰间,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力道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一边摸一边点头,对九皇叔身材,她还是相当满意的。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见变化,岁月似乎特别优待九皇叔,留在他身上的,只有经过岁月沉淀下来的睿智与成稳,而没有老态发福。

    顺着腰腹往下,便到了神秘的地带,凤轻尘低头,看到那物傲`然`挺`立,瞬间囧了……

    她现在假装没有看到,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凤轻尘双手撑在身后,慢慢往后挪,可是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伸手,一个眨眼就把人捞了回来,将凤轻尘按在身下:“满意你看到的吗?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呢?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我对你们总是异常的宠爱,你们对我是不是也要好一点儿呢?月末了……来点儿月票吧。哈哈哈……其实我不是为了求月票,月票已经第一了,我求月票,就是想看到,你们和我在一起。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