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006父皇,你继续努力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免费资资料网澳门三合开奖现场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三军联动,在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打下北陵,九皇叔和凤轻尘又花了近一年的时间善后,战后带来的损伤,才慢慢恢复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当然,一年的时间远远不够,只是九皇叔没有耐心。他把战后带来的暴动压下去后,就强制推动新政,在新政刚上轨道,九皇叔就宣布退位,传位于大殿下东陵融睿。

    百官自是不允,一个个老泪纵横的说,小主子年幼,陛下正值壮年,实在不必退位。

    为了让皇上收回成命,文武百官在武门外跪了三天三夜,奈何九皇叔心意已决,强制要求礼部准备继位大典。

    百官早就见识过皇上的强硬,只得含泪筹备……

    奶宝已经十岁,已不是小时候胖嘟嘟的样子,渐渐展露出少年该有的风姿。

    和群臣一起,再三请辞后,奶宝私下也反抗了无数次,次次都被九皇叔**,奶宝无奈,只得含泪让宫女给他试新的龙袍。

    “殿下,登基是喜事,你怎么不高兴?”冬晴进来,看奶宝神情萎靡,一副打不起精神的样子,忍不住打趣了一句。

    春绘在冬晴脑袋上轻点一下:“没大没小,还不快给殿下请罪。”

    冬晴立刻蔫了,乖乖上前请罪,却被奶宝打断了:“春绘姐姐别怪冬晴姐姐,我本来就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大殿下,这话可不能说,要让言官听到了,又该参你了。”春绘笑着劝说,奶宝却更生气了,咬牙切齿的道:“那群没用的言官,不要他们的时候,天天我耳边嘀咕。现在要他们去劝说父皇,却一个个不吭声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决定的事,无人能更改。”秋画半跪在奶宝脚边,替他整理龙袍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,母后要父皇改,父皇一定会改。”别以为他不知道,家里的事是谁做主。

    “那是小事,大事还是要皇上决定。”秋画低头闷笑,努力给自家男主子树立威信。

    奶宝却不给自家老爹面子,吐槽道:“大事?天下大事在父皇和母后眼中都是小事,家里还有什么大事,要父皇拿主意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秋画哑然无语,夏挽正在收拾东西,听到这话忍不住说了一句:“殿下,让您十岁继位就是大事。”换言之,这是皇上决定的事,和皇后无关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……”奶宝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句:“娘也不帮我,太讨厌了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想去玄医谷,皇上不肯放人。”秋画离奶宝最近,她放低音量的话,就只有奶宝能听到。

    奶宝这个时候彻底不想说话了……

    秋画、春绘几个也不敢再提,秋画认真地检查龙袍是否合身,然后看哪里需要修改,好尽快让绣女去改,以免耽误大典……

    奶宝的继位大典,全程由九皇叔亲自跟进,一切进行的有条不紊,安防守卫毫无破绽,奶宝想要临阵脱逃,光凭他一个绝对做不到,必须要有帮手。

    为防万一,九皇叔早就把王锦凌丢到江南去了,同时借奶宝继位大典,把清王和江南王召回京城述职,连敲带打外加提醒他们,好好辆辅助奶宝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续,只等吉日到,九皇叔就可以功成身退,可事情能如九皇叔所想的那般顺利吗?

    肯定不会!

    奶宝要这么轻易就认命了,就不是东陵九与凤轻尘的儿子,更不是王锦凌亲手教出来的义子。

    继位大典当天,九皇叔还盯着奶宝换上了龙袍,可到了大典上,却发现……

    万事俱备,只欠新皇!

    “派人去看看。”九皇叔久久等不到奶宝出现,心中闪过一抹不安,立刻让人去查看,很快太监就回来报:“皇上,殿下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满朝大臣发出一声惊呼,似惊讶又好似在情理之中,但不可否认,得知新皇跑了,他们是高兴的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面色如常,听到太监的话并没有半丝怒火,就好像事情本该如此。

    确实,奶宝最近表现得太好了,没有放弃逃跑,可又恰到好处的露出破绽,一次也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凤轻尘曾说过,奶宝不会轻易放弃,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奶宝会在大典前一刻,丢下满朝大臣跑掉,这样的行为……

    太不负责任了。

    “大典取消。”九皇叔丢下这话,便匆匆赶到奶宝的宫殿。

    满朝大臣相视苦笑,怎么看怎么觉得这是一场闹剧,不过闹剧总比大殿下现在就继位的好。虽说天下已一统,可现在的九州大陆,并不是幼主可以治理好的,皇上再坐两年皇位,于国于民都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散了吧。”符临认命地接下善后工作,待到文武大臣都走空,符临不着痕迹地走到崔浩亭身旁。

    “你帮了忙?”王锦凌人不在,可并不表示王锦凌不会留后手,符临猜测王锦凌的后手,就是崔浩亭。

    谁让王锦凌嫡亲的妹妹,嫁给了崔浩亭。

    “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”崔浩亭并没有给出正面的答复,但这两句足够了。

    崔家未来的荣辱,系在新帝身上,新帝的命令他自然是要从的……

    符临笑了笑,与崔浩亭一同往殿外走。

    九皇叔回殿时,凤轻尘已先一步赶到,正在救治被奶宝放倒的侍卫、宫女和暗卫。

    “萌宝下得手?”九皇叔一看,就猜到奶宝的帮手是谁。

    凤轻尘苦笑一声:“是的,她学得很不错。”就是她也不得不承认,萌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尤其是用毒方面,郭保济都说萌宝有天赋。

    “歪门邪术。”九皇叔嘴里说着批评的话,可面上却是隐隐自得。

    她的女儿,自然是好的。

    九皇叔在殿内扫一眼,不仅没有看到奶宝与萌宝,就连春绘和秋画也不在,九皇叔皱眉问道:“都走了?”

    连凤轻尘身边的四大侍女都能拐走,他这儿子越来越出息了。

    “是呀,都走了。”凤轻尘给最后一名暗卫服下药,便让人把他们抬下去。

    萌宝下手虽然有分寸,可这分寸大了一点,暗卫不躺个两天根本恢复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暗卫全都甩下了?”奶宝和萌宝的暗卫,全是九皇叔亲自挑的,只要看一眼,九皇叔就知道这些暗卫是保护谁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轻尘低头,不敢与九皇叔对视,这心虚的表现,让九皇叔气得咬牙:“连你也有份?”他这是要众叛亲离?

    “我……这不是心疼奶宝嘛。”凤轻尘小步挪到九皇叔面前,主动顺毛:“你还年轻,不急着现在就退位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九皇叔绝不承认,凤轻尘夸他年轻取悦到他了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