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008逍遥,诗酒趁年华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第128期四不像特图彩8彩票大乐透17071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江南,一座私人林苑里,两个风华绝代的男子,悠闲的捻着棋子,在棋盘上撕杀……

    很快,黑子落下,同时开口:“你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输得人不见懊恼,赢得人也不见得意。不过是一盘棋罢了,这一生他赢了无数局,却输了最重要的一局。

    连多看一眼都没有,王锦凌捧起手边还有余温的茶,轻啜了一口:“还是江南好。”悠闲自在。

    “你的弟子快到了。”很快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不认为,皇上会放过王锦凌,这个罪魁祸首之一。

    “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王锦凌睁眼说瞎话,元希先生也不拆穿,横竖和他没有关系,他和云起不过是正好在这里,顺便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打算去哪?”元希先生不着痕迹的赶客。

    戏虽好看,可要把自己牵扯进去,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“塞外风光如画,以前眼睛看不见的时候,做梦都想看看塞外的风光。”后来眼睛能看见,可却忙得没有时间。

    一恍如十年过去了,再不去他就真得老了,说不定哪天就走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漂泊,你不累吗?”元希先生看到了王锦凌身上的落寞,更懂得这份落寞背后的孤寂,他不希望王锦凌和他一样,看似洒脱实则放不下,一身被情羁绊。

    “你累吗?”王锦凌不答反问,元希先生一怔,点了点头:“累,心累。”

    “即使累,也不愿意结,不是吗?”王锦凌的眸子,好似洞悉一切,让元希先生无活可说。

    可他真得不舍,这个他最欣赏的后辈,步上他的后尘,元希先生叹了口气,再一次劝说:“锦凌,找个女人成婚吧。”

    父母之命,与情爱无关,成了家,有了责任一切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先生现在娶妻,也是可以的。”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。

    “娶妻?我倒是认真想过,只是……长相不如我,才华不如我,家世不如我,琴棋书画亦不如我,你说我娶一个样样不如我的女人回来做什么?”元希先生自嘲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生的要求太苛刻了。”王锦凌含笑摇头,元希先生的傲气,他是见识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要求虽苛刻,可真要去找也不是找不到,反倒是你……你能找到你想要的那个人吗?”元希先生调侃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?能的……我王锦凌无关责任与义务,唯心而已,遇到那个人,我必会娶。”王锦凌不要元希先生赶,就自动起身:“我这就去找,能让我愿意娶的女子。”至于能不能找到,那就不是他能控制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等你弟子?”元希先生起身挽留,他以为王锦凌在江南,是为了等奶宝。

    “带上他……我怕皇上气得吐血。”当今皇上的小气,他是见识到了的:“融睿来了,告诉他,只有我不在,他才有自由。”

    皇上敢让奶宝十岁继位,就是算到他不会放任奶宝遇到麻烦不管,可皇上忘了,他和皇上不一样,他不需要背负江山社稷的重任,他可以说走就走,去谁也找不到他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王锦凌离开的消息,除了元希先生外谁也不知。当奶宝带着萌宝浩浩荡荡的杀到江南时,才发现他师父兼义父跑了……

    “义父太阴险了,居然把我一个人留下。”奶宝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跑来找公子义父,就是想拉个人和他一起,面对父皇的怒火。有公子义父在,父皇的炮火肯定是对准公子义父,他顶多受点小罚,可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呜呜呜,义父太坏了,要走也不带上我,留下我一个在这里,我要被父皇打残了,以后谁给他养老送终呀。”奶宝在元希先生的私苑,哭得毫无形象。

    元希先生忍不住掏了掏耳朵:哭得这么假,他想要上前安慰一下,都找不到话说。

    奶宝也郁闷了,他都哭得这么辛苦了,元希先生怎么还不主动上前,把公子义父的下落告诉他。

    唯有萌宝,很淡定地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,然后果断做出决定……

    萌宝走到春绘身边,拉了拉春绘的衣摆,示意春绘出来,她有话要和春绘说。

    “春绘姐姐,我想父皇和母后了,你让人送我回去好吗?”萌宝努力睁大眼睛,无耻地卖萌,好让春绘相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萌宝的表情非常真挚,春绘也非常想相信,可是……现实却容不得她相信。

    小公主明明知道,皇上正在气头上,这个时候会回去才有鬼呢。

    “公主,你真得要回宫吗?奴婢这就写信给娘娘,娘娘很快就会派人来接公主了。”春绘承认,她也变得坏心了,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真得没有办法呀,这两个小主子越大越难缠,要不多一个心眼,被他们卖了都不知。

    “春绘姐姐,你不要告诉爹娘好不好?小小想给他们一个惊喜。”萌宝拉着春绘的手撒娇:“春绘姐姐,你就答应我嘛,你答应我,我就告诉你,你喜欢的那个暗卫哥哥,喜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轰……”春绘一张脸瞬间涨红,无力的叫了一句:“公主……”天啊,地呀,公主才七岁,她从知道这些的。

    萌宝继续摆出无辜的样子,眼中却闪着狡黠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春绘姐姐,你答不答应吗?你要不答应,我就去找夏挽姐姐。”她就不信,她一个也攻不破。

    公子叔叔都跑了,她才不要傻傻地陪着哥哥一起挨罚。

    “我,我……答应。”春绘含泪吐血做帮凶,连夜安排人送萌宝离开。

    明面上说是回京,可实际萌宝去哪里,大家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萌宝特意趁奶宝磨元希先生的时候离开,等到奶宝发现时,已经来不及了……

    “没良心的小坏蛋,亏我特意绕路去给你买毒草,你居然丢下我一个人跑。要不是为了给你买那株草,我怎么可有追不上义父。”奶宝泪流满面,想到父皇的怒火,小身板忍不住一颤……

    一群没有义气的家伙,一有事就把他一个丢下,他这小身板哪扛得住父皇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我要不要去玄霄宫躲一段时间呢?”奶宝认真思考,去玄霄宫的可能性和利弊,果断决定去……

    “这天下除了公子义父,也只有少奇叔叔能帮我分担父皇的怒火了,就这么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奶宝很欢快的上路,而远在玄霄宫的少奇,突然打了个寒颤,抬头看到屋外阳光灿烂,暄少奇颇为不解。

    难不成,着凉了?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