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037奶宝表示,他真心很无辜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本期七星彩开奖结果天下好彩246玄机资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豆豆大战玄霄宫,最终以豆豆大败告终……

    豆豆带的八千兵马,无一例外,全带着一身屎尿后退,全军上下臭不可闻。

    “此仇不报,我就不叫欧阳豆豆。”豆豆气得再次跳脚,暄少奇掏了掏耳朵,只当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豆豆本来就不姓欧阳,所以豆豆的威胁完没有起到一点作用,暄少奇完全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有本事放狠话,不如实际一点,带人冲上来,试试他们玄霄宫的机关……

    豆豆大败,还败得如此狼狈没脸,豆豆自然是不干了,跳着要找暄少奇报仇,可暄少奇缩在玄霄宫里,又不下来,豆豆就是想要报仇,也找不到人呀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直接杀上去?”豆豆非常亲民,他开始征求幕僚的意见。

    幕僚也很给面子的打击豆豆:“将军,先别说我们八千人能不能打上玄霄宫,单说我们为什么打?”

    “这么打上去,您可以保证皇上不会责罚您?”

    “万一牺牲过大,你如何向底下的士兵交待?”

    “是重要的一点,将军,你确定我们打上去能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幕僚一连串的问题抛出来,把豆豆打击的不行:“我不打还不行嘛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英明。”幕僚不忘拍马屁,豆豆没好气地瞪了他们一眼,果断的把人赶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阻止他报仇的都是坏人。

    可是,要报仇,要怎么报呢?

    暄少奇躲在玄霄宫联出来,他根本打不到人。这个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打不暄少奇呀……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豆豆蹲在椅子上,抓耳挠腮,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一个好法子,最后决定写信给左岸求助,他相信左岸在知晓,他悲惨的遭遇后,会来帮他的。

    当然,之所以找左岸不找别人,是因为这么丢脸的事,他才不要告诉师父和轻尘,等他讨回面子再说……

    豆豆不甘心就此离去,便在玄霄宫山脚下扎营,因为之前吃过一次亏,豆豆也不敢主动出击,他现在坐等左岸来帮忙。

    半个月后,左岸终于赶到玄宵宫脚下,而他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把豆豆从军营拎出来,丢到附近的一片林子,然后……

    揍了豆豆这个没出息的货后,左岸转身回去,留下豆豆一个在林中……

    一天,两天……三天过去后,军中的将领实在坐不住,主动找到左岸寻问:“左公子,我们将军呢?”

    “前面的小树林。”左岸酷酷的一指,就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将领们顺势望过去,发现那片小林子,离他们扎营的地方不到百米,就算他们见识过豆豆迷路的本事,可这么一点路,真得能迷成这样吗?

    左岸不是在骗他们的吧?

    可是看左岸的样子,又不像在骗他们。

    将领们没办法,只得进林子里去寻找,这一找就是他们也傻眼了……

    豆豆是在这林子里迷的路不错,可是他走反了方向,越走越远了。

    幸亏豆豆知道自己不认路,沿途都留下了记号,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都在林子里兜了三圈了,将军到底往哪里走了?”来寻豆豆的人真得快要哭了,他就没有见过,迷路迷成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“继续找吧,找不到将军,你们都完蛋了。”一路跟着豆豆的老兵,深知豆豆的尿性,认命地处寻找。

    这一找,又是两天。

    别说军中其他人了,就是左岸也奇了,他记得他没把豆豆丢多远呀,也没有打得多重,至少还给他留了自保的本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进去看看。”左岸察觉事情不对,立刻带着豆豆的亲兵进林子找人……

    这一找左岸彻底脸黑了,原来……

    豆豆在林中走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出路,索性破罐子破摔,在林子里胡乱找了起来,结果居然让他看到一窝大蛇蛋。

    蛇蛋什么的虽然好吃,但这玩意儿绝对不好弄,尤其能下出这么大的蛇蛋,就表示那连蛇也不小,可是……

    豆豆这个吃货加二货,居然不怕死的去偷蛇蛋,偷蛇蛋就算了,偷到了你就快跑呀,可这二货偷到蛇蛋后,见没有蛇来追,居然就在蛇窝附近生起火堆烤蛇蛋了。

    你说大蛇回来,还能放过豆豆?

    大蛇虽然没有毒,可人家身子粗壮,不说活吞了豆豆,就是缠也能把豆豆活活缠死……

    豆豆在林中深处与大蛇大战,说来也是豆豆命好,眼见就要被大蛇缠上,找他的人寻着声音过来了,几个人同心协力,把大蛇给灭了……

    “左岸,看看我厉害不,这么大的蛇呀,好多年都没过了。”豆豆完全不知,自己离开这些天,其他人有多担心,一看到左岸就忍不住炫耀。

    左岸的手紧握成拳,关节嘎嘎作响,凭借强大的自制力,他才没有一拳把豆豆打死。

    这蠢货,真欠揍,看到豆豆,他就手痒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?”左岸真得不想打豆豆,可是豆豆这货真得不是一般欠扁……

    左岸问他话,他却一脸茫然地看着左岸:“什么身份?”他又做错了什么?

    不就是宰一条蛇吗?有严重到拿身份说事吗?

    这货没救了!

    嘭……左岸最终没有忍住,一拳打在豆豆的鼻子上,打得豆豆鼻血飞溅。

    “左岸,你他大爷的又打我,你真当我打不过你呀,我告诉你,我那是给你面子,不和你计较。”豆豆疼得蜷起身子,在手下的提醒下,才捂着鼻子望天。

    鼻子又酸又痛,豆豆气得大骂:“左岸,你给老子记住,老子跟你没完,你居然打我,不是……你居然又打我。”

    豆豆这次真委屈了,瞪了一眼站在身后一动不动,看着他被人打的属下,豆豆气不打出一处来:“你们是死人呀,没看到我被人打了嘛,还不快去手把人拿下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将领齐齐望天,表示自己没有看到。

    “老子?你是谁的老子?”左岸摩拳擦掌逼近豆豆,豆豆吓得连连后退……

    “左岸,左岸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,我错了,我错了还不行嘛……”左岸越来越暴力了,难道是凤谨最近和他闹别扭了?

    “知错不改,你这人就是欠教训,暄少奇给你的教训还不够,就应该把你打疼。”原本来帮豆豆的左岸,在弄清事情的始末后,果断放弃了豆豆。

    这事摆明错在豆豆,豆豆挑衅人家在先,又打不过人家在后,这么窝囊的事也只有豆豆会告诉别人……

    豆豆一听立马不干了,不顾鼻子还在流血,拽住左岸就道:“左岸,你到底是帮谁的?”怎么感觉像是来帮暄少奇的?

    明明吃亏受委屈的那人是他呀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帮你,你到是给我一个,让我帮你的理由。”左岸冷笑,可豆豆只听到了前半句:“你帮我就对了,这事我思前想后,觉得除了你之外,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可在帮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有这么重要?”

    豆豆重重点头,这一动鼻血又飞了出来,豆豆“哎哟、哎哟”的叫着,偷偷地瞥了左岸发现一眼,发现左岸仍旧面无表情,豆豆捂住鼻血,飞快地提出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“左岸,我跟你说,你不知道暄少奇那人多可恶,这事也只有你能帮我出气了。”豆豆一手堵鼻血,一手拉住左岸,就怕左岸跑了。

    左岸瞥了一眼,被豆豆弄脏的衣袖,冷冷地问道:“你想让我怎么帮你?”

    “这还要怎么帮,当然是用你的老本行了。玄霄宫也只有你能潜进去,我要求不高,你让暄少奇缺条胳膊、少条腿就行了,看在轻尘的面子上,我不要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豆豆说得相当大度,左岸止不住的冷笑:“你知不知道我出手的价码?”

    “什么?还要收银子?”豆豆立刻松开左岸,往后跳两步,随即一脸痛心指责左岸:“左岸,咱们什么关系,你帮我一个小忙,你也好意思收银子?你对得起我吗?”

    最近没仗打,他穷得要死,他哪来的银子呀。

    “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左岸冷漠的撇清关系,可豆豆那有那么好对付……

    “左岸,你这么可这么无情,这么冷血……我们怎么说也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呀,你怎么可以翻脸不认人?天啊……我的心好痛。”

    豆豆唱作俱佳,身后抬蛇尸的将领直接笑岔气,蛇尸咚的一声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豆豆立刻变脸。

    将领强忍笑意道:“将军您继续,别管我们。”

    将军和左岸公子实在是太有爱了,青梅竹马什么的真得好登对,可是……

    这两人谁是青梅,谁是竹马?

    将领的眼神在左岸与豆豆身上来来回回,想要从这两人脸上看出一点什么,可惜左岸面无表情,豆豆则是一脸血,完全看不出样子……

    太可惜了!

    豆豆瞪了将领一眼,继续去缠左岸,在豆豆死磨硬泡下,左岸只得答应他,帮他找暄少奇报仇,不过左岸有一个条件:“明天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大军随便跑,豆豆眼中还有没有军纪?

    “我是奉命出来的。”豆豆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“奉谁的命?”哪个二货,会让豆豆出来,豆豆这种人,放出来就是祸害。

    要知道,豆豆除了在战场上正常外,其他时候都不能拿他当正常人看待,不然一定会气得自己吐血。

    “军事机密,绝不外露。”豆豆这个时候,充分展视了军人的风骨。左岸也懒得多问,只要豆豆不是因私带兵出来,不会挨罚,他管豆豆干嘛。

    一行人从林中出去,大蛇成了豆豆英勇的勋章,今晚大家的加餐,就是烤蛇肉,至于蛇蛋?

    早就被豆豆私藏了。

    “左岸,你看这蛇蛋大吧?”豆豆双手托着一个大蛇蛋,得意的显摆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有?”不都被豆豆吃了吗?

    “我特意留下来的。”豆豆老脸一红,左岸一脸欣慰:这货总算还有良心,支使他做事不错,可到底记得给他留吃的,可是……

    就在左岸伸手去接蛇蛋时,就听到豆豆一脸期待的道:“左岸,你说轻尘会喜欢吗?”

    嘭……左岸的心碎了一地,豆豆这货果真是没有良心的,他千里迢迢的跑一趟,居然比不上远在江南的轻尘。

    “左岸,你说我是现在命人,把它送给轻尘,还是等我忙完后,亲自送给轻尘?”他个人更希望是后者,可他现在好忙,好忙呀,根本没有时间脱身。

    呼……吸气,呼气。

    左岸告诉自己不要生气,和豆豆这么一个二货生气,实在不值得。

    左岸冷艳高贵的扫了豆豆一眼,一句话都不说,转身就外走……

    他怕他一时失手,把豆豆给宰了,到时候群龙无首,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豆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盯着门帘看了半天,最后把左岸这种行为,归为神经病呀!

    豆豆此次出门,确实是私事和正事都有,不过他的正事忙得差不多了,而且还特意在凤离忧那里讨了个活,以保护奶宝为名,跟着奶宝去闯皇陵,结果……

    豆豆人来了,可奶宝却走了,这让豆豆非常郁闷。郁闷之余,豆豆便再给凤离忧请战,他要去剿灭三国余孽。

    因凤轻尘和九皇叔离京,各国余孽蠢蠢欲动,豆豆之前就灭了一批,本想假公济私去陪奶宝,结果被暄少奇摆了一道。

    豆豆气得不行,可又打不过人家,只能再找三国余孽发泄了。

    至于被豆豆心心念念的奶宝?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已经登船出发了,奶宝这个时候,就窝在自己的房间里,把航线图看完后,奶宝将地图贴身放好,顺便从怀中掏出豆豆写给暄少奇的信。

    没错,豆豆写给暄少奇的那封信,被奶宝截住了,信中的内容,奶宝自然是看了。

    趁无人之迹,奶宝果断的将信件毁尸灭迹了。

    “豆豆叔叔,你千万别怨我,我也是没有办法,要带上你,我怕我们都会在皇陵迷路。”奶宝表示,他真心不是嫌弃豆豆叔叔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豆豆迷路的本事太强了,他实在不想在皇陵到处找豆豆,所以他只好委屈少奇叔叔背黑锅了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