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番外:056老了,腰酸背痛什么的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六禾彩开奖结果网址香港大刀彩霸王ab彩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徐徐清风拂面而来,淡淡的青草味蹿入鼻间,让人忍不住深吸了口气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拉着九皇叔,四处转了一圈,最后挑了一块顺眼的坡地坐下,两人相依相偎,就好像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人一样。

    暗卫追随过来,远远看到那靠在一起的背影,忍不住放缓脚步,朝同伴“嘘”了一声:别打扰。

    是的,别打扰主子;别破坏这美好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去和周小少爷说,让他不必等主子。”暗卫甲关键时刻,最能领悟主子的心思。

    秀爷先一步站出来,应了一声便离开了,把其他人吓了一跳:“秀爷什么时候,这么积极了?”太不像秀爷了。

    “秀爷受刺激了。”某暗卫意味深长地一笑,却把旁人弄得更加不解了:“受啥刺激了?”

    “思娇呗,还能有啥。”暗卫甲最实成,说话也不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,众人哪还有不懂,主子太恩爱了,他们这群单身的属下,怎能不受刺激!

    真得是太讨厌了,主子这么一路腻味,也不知道收敛一下,害他们这群单身的属下,一个个坐不住……

    当然,这话也只能私下说说,当着九皇叔和凤轻尘的面,他们是半个字也不敢提……

    九皇叔和凤轻尘不知暗卫的小心思,两人相依坐在草地上,凤轻尘开始是枕在九皇叔的肩膀上,后来累了,索性趴在九皇叔的怀里,嘴里时而说着奶宝、时而说着萌宝……

    “一眨眼,我们的儿女都大了。”凤轻尘长长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当初,她在这个世界醒来时,哪曾想过会有今天,哪曾想过她能儿女双全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她,只想着能活下去就好了;那时候的她,哪里敢想嫁的人事,只想着以后有一个孩子可以陪着自己,余生不必孤寂就好。

    现在,当初一切不敢奢想的事,现在都变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“我从小一个人,别人都当我习惯了,其实我最讨厌一个人独处,面对满室的冷清,说不出来的孤寂。所以,不管什么时候了,请不要丢下我。”凤轻尘趴在九皇叔的腿上,声音有些闷,说得含糊不清,可九皇叔还是听到了。

    拍在凤轻尘背上的手一僵,随即若无其事的应下: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们都是一样的,打小就是一个人孤零零的长大,他们习惯了一个人,可当他们找到人生中,愿意与之携手一手的人,他们却不想再过那种日子。

    一个人,太难了!

    “那时候,你说如果你要死,必定会先杀了我,我一点也不害怕,一个人孤单的活着太苦了,如果死能有你相伴,似乎也不是多么可怕的事。”

    一个人,真得太寂寞了,尤其是在享受了那份幸福后,她更加无法接受一人独活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我会比你晚死。”不会留你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整夜,两人都坐在草地上说话,说着不着边际的事,过去,现在,未来,想到什么就说什么……

    不知何时,凤轻尘说着说着就睡着了,而九皇叔?

    看了一眼怀中的人,根本没有动的意思,紧紧地把人抱在怀里,将外衣盖在凤轻尘身上,就这么一阵坐到天亮,坐到凤轻尘咦来…

    “咦,我怎么睡在这里?”刚醒来的凤轻尘,还有一点小迷糊,好半天才记起昨晚的事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“我居然睡着了,你怎么不叫我。”凤轻尘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天暖,无碍。”九皇叔起身,活动了一下僵硬的四肢。

    一整个晚上,保持一个姿势,还真得很累,四肢酸得不行,尤其是腰……

    恩。不能说腰不好,他还年轻!

    “哪里暖了,这里早晚温差大,晚上很凉……”刚说完,凤轻尘就打了一个哈啾。

    “不会真着凉了吧?”凤轻尘摸了摸额头,发现真有点凉,拉着九皇叔就往回跑:“赶紧回去,喝点热汤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这么紧张。”九皇叔无奈,只好随着凤轻尘跑了。

    “不能不紧张,要是着凉了,会很麻烦。”凤轻尘拉着九皇叔就往帐篷里跑,让暗卫去煮一完姜汤来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可不比十几岁的小姑娘、小伙子,恢复力没有那么好,着凉了说不定得真病一场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好的不灵坏得灵,即使凤轻尘做了准备,最后两人还是双双着凉了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应该是凤轻尘先着凉,然后九皇叔照顾她,也不小也传染了,于是两人双双着凉,在帐篷里养病,甚至当地官府派人来,九皇叔都没有理会,而是把人丢给暗卫处理……

    “这才吹了一个晚上的风,怎么就着凉了呢?难道真得是,我们年纪太大了?”凤轻尘发现,她真得是不服老都不行。

    年轻那伙,陪九皇叔一整夜一整夜的往外跑都没事,这才在屋外呆了一个晚上,居然就伤风感冒,简直……

    太伤人了。

    “早晚温差大,和年纪无关。”九皇叔依旧不承认自己老,哪怕……

    那天回来后,他确实觉得在外坐一晚,四脚酸痛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不无可能。”凤轻尘接受这个解释,可同样认为:“这种浪漫的事,果然不适合我们做。”

    这怎么又和浪漫扯上关系了?

    九皇叔不解,不过女人的大脑一向如此,脑子想的,全是一些让人不理解的东西。

    九皇叔这伙脑子晕沉沉的,根本不想说话,索性闭目养神,期待早日康复,可是……

    病去如抽丝,病来如山倒。九皇叔和凤轻尘平时健康的紧,一年到头也不生一次病,连场小感冒也没有,这一次虽不至于说凶险,却一直反复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两人一病就病了七八天,生病期间在九皇叔的强烈要求下,严禁凤轻尘外出,更不准她去骑马……

    来了草原近十天,凤轻尘连马毛都没有摸着,要说不郁闷那绝对是骗人的,而在九皇叔和凤轻尘病好当天,当地的牧就传来消息,说周行和展颜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这下好了,凤轻尘又出不去,只能在帐篷等周行夫妻回来了!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今天去拔牙,到十一点多才拔完。回来有一点疼,写完这章,我去睡个午觉,下午再来。

    大家急的话,晚上八点前吧,我会争取在八点前搞定。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