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番外:105:少奇:无关风月(一)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3年全年欲钱料资料中福在线宣传标语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父亲是天下人敬仰的大英雄,母亲是温婉美丽,名动江湖的侠女……

    出生不凡,父母双全,幼年时享尽宠溺,本以为我这一生会一直如此美好,却不想我的母亲突然去逝了。

    那时我还年幼,不知去逝是什么意思,我到处找我娘,要父亲把我娘找来,我要娘亲!

    父亲哄着我,陪着我,告诉我什么叫去逝,告诉我娘亲在天上看着我;告诉我,娘亲再也不会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记忆里,父亲对我最好的时侯,后来……

    我遇到了沫姨,沫姨是怎么出现在玄霄宫的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沫姨像我娘,和沫姨在一起,就像和娘亲在一起,那时候我天天偷跑出来找沫姨。

    沫姨很漂亮,也很有耐心,她不知道我是谁,可一样哄着我、陪着我,在我最思念娘亲的那段日子,是沫姨陪我走过糟糕的,是沫姨帮我走出,失去母亲的悲痛中……

    我很喜欢沫姨,就像喜欢母亲一样,我问沫姨:“沫姨,你做我母亲好不好?我爹是大英雄,他会对你很好很好的,我也会对你很好很好,以后要有小弟弟和小妹妹,我也会照顾他们。”

    从下人口中,我得知父亲会娶继室,什么叫继室我不知道,但他们告诉我,继室就是新娘亲。

    既然是新娘亲,我就要我喜欢的,不然我才不要叫那个女人娘,而我认定的娘,除了我死去的母亲外,就只有沫姨。

    可惜,沫姨不同意,她说再大的英雄也不是她的良人。

    我不懂,我只知道父亲是最好的,沫姨也是除了母亲外,最好的女人。而我喜欢的,父亲肯定也会喜欢,沫姨喜欢我,肯定也会喜欢我父亲。

    沫姨不同意,我就去找父亲,告诉他我找到新娘亲了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父亲还是很疼我的,我毕竟是他第一个孩子,也是他心爱的女人,留下来的孩子,父亲听到我的话,并没有把这话当成小孩子的玩笑,而是认真问起沫姨的事。

    父亲说,只要我喜欢,哪怕出身再低,他也会娶。

    我希望父亲娶沫姨,我在父亲面前把沫姨说得很好很好,为了让父亲相信我,我带着父亲偷偷去找沫姨……

    那天,沫姨一身青衣,斜倚在桃花树下,明媚的笑容,晃花了我的眼……

    桃花纷纷落下,沫姨含笑仰望,任粉色的花瓣在她四周飘落……

    沫姨是美的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要不是沫姨太美,那怕这画面再美,也不至于让父亲对沫姨一见钟情。

    父亲当时应该是看呆了,他没有出来和沫姨见面,而是远远地看着沫姨,直到沫姨离开,都不知道父亲已经见过她。

    父亲回来后,整个人都处在亢奋中。他告诉我,他一定会娶沫姨,做我的新娘亲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我光顾着高兴,根本没有发现父亲的不同寻常,更不知,随后父亲就扮成普通人,去试探沫姨……

    在日渐相处中,父亲越发不可自拔,非沫姨不娶。

    父亲向沫姨坦白了自己的身份,并且向沫姨求亲,可是沫姨拒绝了,即使那个时候,她是被人送到玄霄宫的女奴,她依旧拒绝了父亲的求亲。

    沫姨说齐大非偶,她配不上玄霄宫宫主。

    直到后来我才知道,沫姨不是认为自己配不上父亲,而是她根本看不上我父亲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说,沫姨是有眼光的。我父亲这个人要不是命好,是玄霄宫的宫主,就凭他这儿女情长,为一个女人要死要活,被一个女人耍得团团转的窝囊样,怎么可能配得上我母亲,配得上沫姨。

    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,沫姨和父亲很有默契的向我隐瞒,我只知道,沫姨不肯嫁给我父亲,我虽然很失望,可在沫姨的劝解下,还是接受了沫姨不能成为我母亲的事实。

    既然沫姨不能成为我母亲,那沫姨以后生的小妹妹,就可以当我的妻子,可以陪我一生……

    沫姨这么好,她的女儿肯定也会很好。就像我娘亲那么好,所以我也会很好一样。

    那一天,沫姨告诉我,她要走了,以后不能陪我玩了。

    我一直都知道沫姨会离开,所以并不伤心,我解下娘亲留给我的玉佩,很郑重地像沫姨定下她的女儿,我未来的妻子。

    沫姨当时笑不可揭,一直说我是个小傻蛋,万一沫姨的女儿是个丑八怪怎么办?

    “沫姨的女儿,就是丑八怪我也喜欢,只要她和沫姨你一样温柔,我就会一辈子对她好。”有一个好岳母,就算未来媳妇姿色普通,也能被教养得才貌双全。

    沫姨走了,我定下了我未来的妻子,对生活我充满了期待,我开始主动要求学习,要做一个文武兼修的人,因为……

    我不希望,我配不上沫姨的女儿。

    我的生活被安排得非常充实,直到有一天,父亲一脸幸福的告诉我,他要娶沫姨为妻。

    我虽然很奇怪,沫姨怎么会答应嫁给父亲,可听到这个消息,我还是很高兴,哪怕我未来的妻子没了,我也很高兴,可是……

    父亲在跟我开玩笑吗?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谁?

    别以为长得像沫姨,又会装模作样就是沫姨了,这个女人才不是沫姨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人相信我,父亲象是着了魔一样,为那个女人什么事都做得出来,甚至连我都不要了……

    我不明白,那个长得像沫姨的女人,和沫姨一点都不同,父亲为什么不相信我的话,还为那个女人打我?

    那个女人,表面温柔背地里却心狠手辣,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是沫姨?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有了后娘就有了后爹,在那个女人的暗示下,父亲以为我对沫姨有非分之想,所以才会排斥父亲娶她,才会故意针对她。

    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我真得很想笑,可是我更想哭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往一个孩子身上套觊觎继母的罪名,我的父亲居然相信了,居然真得认为,我对沫姨有不伦的爱恋。

    那个男人真得很恶心,他把所有人,都想得和他一样无耻吗?

    我想……

    要不是我身上流着他的血,他肯定会杀了我,杀了这个觊觎他女人的儿子。

    不过他所做的一切,和杀了我也没有什么区别,他任我自生自灭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