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番外 :127:郎骑竹马来,青梅去煮酒(十五)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年正版综合资料2018年香港马会报码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左岸从来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人,更不是被人打了还不会还手的孬种,他不惹事,可有人总动犯到他头上,他也不怕事,豆豆好死不死犯了左岸的忌讳……

    没有半丝客气,左岸把豆豆揍得满头是包,在豆豆不停的哀嚎而惨叫中,左岸将毫无还手能力的豆豆丢到院子外……

    啪……豆豆摔倒在地,脸朝下,瞬间胡了一脸血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我人见人爱的脸。”豆豆双手捧着脸,惨叫……

    呜呜呜,混蛋,他一定要报仇,他一定要报仇,该死的臭小子,敢打他的脸,他死定了。

    左岸连个眼神都不奢侈给他,擦了擦嘴角的血,拖着全身酸痛的身子,左岸慢慢地挪回屋,然后就着屋内的冷水重新洗了个澡。

    算得上是贵公子的左岸,虽没有洁癖,可也接受不脏兮兮的睡觉。

    收拾好自己后,左岸拿出自己常用的伤药,给自己伤药……

    左岸在杀手联盟呆了半年,早已从最初的只会掉眼泪,到习惯了给自己上药。他最初给自己上药时,还会下不了重手,或者不停的抽痛,可现在?

    左岸看不到脸上的伤,索性把药往痛的地方随手一抹,至于这么碰伤口会不会痛左岸已经不去思考了,在他被无良师父骗来后,他就知道他除了认命,再也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。

    你说左岸没有想过离开?

    他当然想过了,尤其是刚来的那一个月,左岸无时无刻不再想着离开,他要知道习武、变成很厉害的人会这么痛,他肯定不会跟师父走,可现在?

    套他师父那句话,上了贼船除了变成贼,就只能被贼杀死。

    师父问他选哪条路?

    可这有他选的可能吗?他不想死就得与贼为伍,作这行最出色的杀手。

    没错,要么不做,要做就做到最好,既然他必须与杀手为伍,跳不出这个圈子,那他就一定要做最好的那一个,然后让所人都无法再约束他,他想去哪就能去哪……

    左岸把自己收拾好,倒在床上就睡……

    他必须养足精神,因为他明天还有严酷的训练,他不能倒下。可是,第二天等待左岸的并不是严酷的训练,而是严酷的惩罚,因为他打伤了少主!

    没错,那个又蠢又笨的傻缺屁小孩子就是他们的少主,可是想让他左岸,奉那个傻缺小屁孩为主,那简直是做梦。

    想要他奉为主,可以!打败他再说!

    师父问左岸知不知道错?要他保证以后绝不再犯,如果再与少主对上手,一定要让着少主……

    师父会这么问,纯粹是想保左岸,左岸虽然打了豆豆,可左岸毕竟是新人,下手并没有多狠,豆豆躺个十天半个月就好了。

    左岸天赋好,又勤快又省心,师父对左岸颇为看重,有心想要保左岸,可偏偏左岸不肯领情……

    左岸咬牙不认错:“我没有错,是他主动挑衅我,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犯错,所以我不许任何保证。不过有一点我可以保证,那就是有人打我,不管是谁我一定打回去!”

    这就是左岸,即使他的身份再尴尬,即使他的处境再难堪,可他的傲气却不改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认个错有那么重要吗?”和左岸一样的冷脸,很是无奈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情况,左岸师父就是想保左岸也不行,果然……

    几个老怪物一至决定,左岸不认错那就接受承罚。

    左岸对所谓的惩罚嗤之以鼻,他不认为自己有错,那些加诸在他身上的伤,根本不是什么惩罚,而是因为他太弱小,而被人欺辱的证据……

    左岸被打了,四十鞭……

    那么小的孩子,怎么受得住四十鞭?可左岸却眼也不眨的扛了下来,被人从刑台上放下来时,左岸一身是血,小小的身子一点力气也没有,直接倒在地上,如果不是睫毛轻颤,所有人都怀疑这个孩子死了。

    “倔强!”左岸师父气狠狠的骂了一句,甩袖离去,很快其他人也走了,偌大的执法堂瞬间空了,只有倒在血泊里的左岸……

    左岸不知自己晕迷了多久,反正他睁开眼时,他还倒在原来的地方,没有移动半分……

    呵呵……左岸苦笑一声,他想他应该会死在这里,用生命为他的倔强和骄傲买单,可他不毁!

    鞭子打在身上很疼,可如果重新选择一次,他依旧选择承受鞭行。

    左岸无助的闭上眼,他不奢望有人来救他,在杀手联盟那个小屁孩是所有人宝,没有人会为了他而得罪那个小屁孩和那几个老怪物,可是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左岸的师父出现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有关注左岸,左岸师父才刚偷偷出来,小心地将左岸抱回房,万分珍惜的把左岸放在床上。

    “倔小子。”左岸师父一边给左岸清洗伤口,一边摇头……

    “你很好,不管是武者还是杀手,都应该有这样的精神与态度。”左岸师父也不知左岸有没有听到,他说这话并不是教导左岸,只是告诉左岸,身为师父他欣赏左岸的做法,只是……

    豆豆是少主,他要护着少主,不能让任何人伤了少主,就是他的徒弟也不能例外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左岸师父叹了口气,给左岸清理好伤口后,又给左岸喂了几颗丹药,摸了摸左岸的额头,确定左岸没有发烧后,便盘腿坐在地上,好就近照顾左岸。

    只是,左岸师父再心疼左岸,也不敢表现得太过明显,天一亮他人就离去了,以免让人发现,可就这一点也足够左岸心暖了。

    他的师父虽然面冷,虽然杀人不眨眼,可他真得是一个好人,至少对他是真得好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左岸在他师父暗中照顾下,身上的伤慢慢养好了,三个月后左岸已经可以正常训练……

    可是,就在左岸伤好出现的第一天,就遇到一直在寻找他的欧阳豆豆!

    自从三个月前被左岸打改,豆豆就耿耿于怀,他不相信打遍杀手联盟的他,会败在一个酷小子身上……

    这些年一直是赢,豆豆已经习惯站在胜利的那一方,豆豆无法接受这次的惨败,这对杀手联盟“第一高手”来说,绝对是耻辱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洗涮这个耻辱!”豆豆花半个月养好伤,就开始拼命的练武,然后到处找左岸的下落。

    他一定要打败左岸!

    现在,豆豆遇到了左岸,又怎么会放过他……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