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094求你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6惠泽社群全年资料永久域名发布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血衣卫手段残忍,但办事效率也高。

    三两下就把钱进押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钱进,就如同一只死狗一般,趴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不需要东陵九多言,陆少霖就命人将钱进嘴里的茶壶盖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犯人钱进,是谁指使你刺杀公主的。”陆少霖再次问道,心中也暗暗担心,这钱进会不会榆木脑袋不开窍,把不该说得都说了,那样的话,他们在刑罚室的人,都要为之陪葬。

    好在,陆少霖的担心是多余的,钱进就算被大刑折磨的想要死,却知道咬出安平公主,他只会死得更惨,当下磕磕绊绊的道:

    “小人没有刺杀公主,小人是刺杀凤姑娘,失手后心怀怨恨,才拉凤姑娘下水,想借此害死凤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很好!

    东陵九点了点头,表示很满意。

    陆少霖大大的松了口气,案子终于结了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的虚弱也好了几分,没把她扯出来,是好事。

    钱进的话,让大家皆大欢喜,陆少霖立马让人将供词写好,双手承到东陵九的面前:“请九皇叔过目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事关安平公主的安危,给安平公主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低头,掩去眼中的笑意。

    九皇叔这是诚心要呕死安平公主,要安平公主亲自为她开罪。

    不过,她喜欢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气得全身都在颤抖,却不得不照办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,今天九皇叔都替她和母后保住了颜面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要是将母后和她扯出来,就算把这里的人全杀了,也隐瞒不了这个丑闻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将供词,从头到尾看了一遍,不得不说血衣卫真是人才济济呀。

    钱进不过几句话,血衣卫人却将其写成,钱进爱慕凤秀,自知配不上凤秀,就想拉凤秀共赴黄泉,所以刺杀凤秀失败后,自知难逃一死,便将凤秀也拉下水。

    很荒诞的供词,就如同钱进指证凤轻尘买凶刺杀安平公主的一样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这将会成为事实,成为结案的原因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深深地吸了口气,平息心中的怒火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尖锐。

    “幸亏九皇叔明察秋毫,不然安平真是要误会凤秀,陆大人,让犯人画押吧。”

    完全不假借侍卫之手,安平公主将手中供词重重的拍到了陆少霖的脸上。

    陆少霖有苦也不敢说,只能点头哈腰的退下,抓起钱进的手,在供词上按下手印。

    这案子就结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留活口。”东陵九开口,决定了钱进的命运。

    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,钱进不死,这案子就不算真正的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陆少霖二话不说,朝钱进心口就是一刀。

    噗嗤……刀拔出来时,血飙了起来,陆少霖经验十足的避开,尽是没有沾到一滴血。

    而钱进,眼中透着解脱。

    在血衣卫活着,比死更痛苦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不甘,可人死了,她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,这事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东陵九也不在这里讨人嫌了,站了起来:“安平,既然陆大人审完了案子,你就随本王一道回宫吧。”

    明显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“是,九皇叔。”安平表面乖巧的应着,心中的怒火却是翻江倒海一般。

    九皇叔还真是宝贝凤轻尘,防她防到这个地步了。

    东陵九一站起来,小太监就上前,将东陵九用得茶壶与杯子拿了起来,走到烧着烙铁的铁盆边,将杯子与茶壶全部朝里面重重一砸。

    哐当一声,是玉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接着,太监又将血衣卫放在一边,沾着血的茶壶盖拿了起来,同样砸入通红的铁盆中。

    这哐当两声,把在场的众人都惊了一跳,可偏偏那太监就像没事人一样,一副本就是这么办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东陵九移步。

    陆少霖与血衣卫正准备跪送东陵九与安平公主,凤轻尘却快众人一步,跪在东陵九的面前:“九皇叔,凤轻尘求您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时,凤轻尘的背后是湿的,汗水沾着伤口,那种刺痛感,让她更加地紧张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停了下来,居高临下地看着凤轻尘:“求本王?你有什资格求本王?凤轻尘你胆子未免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喜欢得寸进尺的人,凤轻尘这一求,惹恼了他。

    东陵九身边的太监,从进来到现在都没有说话,这个时候却上前,将凤轻尘扶了起来:“凤秀,好自为知。”

    是警告,亦是劝说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轻尘求你。”凤轻尘却没就此罢手。

    因为,九皇叔是她唯一可以求助的对象,明知会惹恼对方,她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她答应过小智的事情,一定要办到。

    小智不是别人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九皇叔,她就会和落得和小智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小智是她的历史,她要以史为鉴,以后再也不犯相同的错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胆子真大,说吧,什么事?”东陵九闭上眼,明摆着告诉凤轻尘,他就算听了,也不会帮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阵失落,颇为气馁的道:“九皇叔,轻尘想从血衣卫带一个犯人出去,求九皇叔开恩。”

    安国公丢来的犯人,也只有东陵九开口,血衣卫才会让她带走。

    东陵九真不想管,但想到……

    还是开口问道:“死人还是活人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不懂,东陵九这是在告诉她,要把人带出去可以,但对方必须是死人。

    他保一个凤轻尘就已经把手伸得太长了,他绝不可能再为凤轻尘一个请求,继续插手血衣卫的事情。

    要知道,血衣卫是皇上的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原本以为没有希望,听到东陵九这么一说,双眼一亮,语气尽是前所未有响亮:“回九皇叔的话,是死人。”

    东陵九点了点头:“陆大人。”

    说完便走了。

    啊?这是同意还是不同意?

    凤轻尘颇为不解,可看东陵九的样子,又不敢再上前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跟在东陵九的身后,走时特意放慢两步,路过陆少霖身边时,以只有两人才能听得到声音冷笑道:“九皇叔说得没有错,本宫也很怀疑,陆大人身为血衣卫总指挥史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说完,高傲的离去……

    当然,不忘朝凤轻尘抛一个警告的眼神。

    凤轻尘,别以为有九皇叔护着你,本宫就不能拿你怎样,你的命,本宫早晚会取走。

    凤轻尘站在原地苦笑,她实在不明白,她到底哪里得罪了安平公主,这安平公主为什么非要置她于死地不可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