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00无力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三色彩票有眼公司t135cc天空彩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死了?谁死了?”凤轻尘一怔,连忙问向宇文元化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摇了摇头,眼中隐有一抹怜悯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慌连忙上前追问:“宇文元化,告诉我?谁死了,是王锦凌?是不是他出事了?”

    凤轻尘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。

    王锦凌死了,她就无法证明自己可以医好王锦凌了,九皇叔和她的努力,全都白废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可能,凤轻尘就全身发寒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别担心,王锦凌没事。别忘了王锦凌是王家大公子,没有人敢对他做什么。王家也不是好惹。”

    又不是戏文,动不动就刺杀。

    越是往上,越是不会出现刺杀这种事。

    今天你刺杀我家的儿子,明天我刺杀你家的儿子,这么一来还不得乱套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吓死我了,我真害怕有人因为我出事。”一个孙翌谨,就让她很不安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拍了拍心口,一脸责怪的看着宇文元化。“不是王锦凌出事,你这么大声干嘛,想吓死我。”

    宇文元化不自在地扯了扯嘴角,却怎么也笑不出。

    想到凤轻尘当日为了那人跪在她的面前,她就知道……

    一旦她知晓了,定会悲伤,所以还是先别说吧。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嘛。走吧,我们还赶着去王家,王家人这几天也不好受,早点去让他们安心也好。”

    可是,凤轻尘哪是这么好糊弄的:“宇文元化,你告诉我是谁死了?居然让你如此震惊?”

    隐约,凤轻尘怀疑事情似乎与她有关。

    “和你没关系,先走吧,王锦凌还等着你。”宇文元化摆明了不想说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把事情说清楚,不然我心里装着事,会出事的。”凤轻尘一脸倔强的看着宇文元化,大有不说就不走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宇文元化,到底是谁死了?你说吧,我受得住。”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……”宇文元化略有一点犹豫,这个时候不说,去了王家,难保不会有人说出来。

    可,这对凤轻尘来说,终归是残忍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说吧,我没事的。”凤轻尘深深的吸了口气,一副做好准备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还记得救你的孙家大秀吗?”宇文元化一脸担心的看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孙翌谨?”凤轻尘愣愣点头,那神采飞扬的眸子,瞬间失了颜色,整个人好像魔怔了一下:“宇文元化,你说孙翌谨死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刚收到消息,死了。”宇文元化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死?”凤轻尘踉跄后退。

    好痛,心口好痛,似有人生生的掐着她的脖子一样,让她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凤轻尘睁大着眼睛,不停的捂着心口,拼命的喘气。

    孙翌谨,孙翌谨死了。

    那个纵马飞扬的少女死了,因为她?

    凤轻尘发现自己哭不出来,因为太痛了,痛到流不出泪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别这样。”宇文元化看凤轻尘一副悲伤到极致,却无法宣泄的样子,莫名觉得心疼。

    他就知道凤轻尘会这个样子,所以才犹豫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看似冷清,其实很善良。

    “无关,怎么可能与我无关,她是因为我才死的。她的伤我早看过了,我可以保证她不会有生命危险,就算有生命危险,在这个时候死也未免太巧合了。”凤轻尘咬着唇,红着双眼,泪水在眼眶打转。

    “是我,是我害死了她,是我。是我害死了她,如果不是我,她就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自责,愧疚,后悔。

    凤轻尘这一刻真是恨死自己了。

    没有实力,不仅保护不了自己,还连累别人。

    她好没用。

    凤轻尘双手环抱,蹲在地上,头埋在膝盖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站原地,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安慰。

    孙翌谨的死和凤轻尘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如果凤轻尘就此被打垮了,她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好在,凤轻尘没有让宇文元化失望,不过半柱香的时间,凤轻尘就重新站了起来,身上散发着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眨了眨眼睛,好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般,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什么也没有说。默默的守护。

    凤轻尘就是再伤心,也改变不了孙翌谨已死的事实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也不是伤心的时候。

    有大军相护,凤轻尘一路顺畅,只不过坐在马背上的她,再也没有之前的自信飞扬,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,而这股冰冷无形中,又衬得她更加的冷艳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,还真是铁打的,恢复得真快。”西陵天磊与西陵瑶华混在人群中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冷血无情才是,这样的女人真不知她哪里好。”瑶华不屑的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嫉妒,皇妹!”西陵天磊的语气中透着一股寒意,似乎有警告的意思。

    瑶华的身子不由得一僵,难道皇兄知道,自己把凤轻尘的那把刀,送给安平公主的事情?

    侧脸看向西陵天磊,懦弱的道:“皇兄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做了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,瑶华你虽是我妹妹,但别忘你是公主,我是太子,皇家的兄妹之情,没有你想像中的那般美好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么一句话,西陵天磊便转身离去,临走前不忘看一眼凤轻尘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真不简单。

    凤轻尘感觉有人在打量自己,转身寻找视线的源头,却只看到一个蓝色的背影。

    那个人是谁?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宇文元化看凤轻尘不对劲,上前寻问。

    凤轻尘摇了摇头:“没事,我们走吧。连累一个就够了,我不想再连累王锦凌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宇文元化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而来到王府,凤轻尘才明白,凤家那里的情况根本不够看,王家这里更夸张,里三层、外三层的全是人,一个个鬼哭狼嚎的,不停的嚷着王家是骗子,谋财害名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王家的家丁强悍,这些人怕是冲进王家大院了。

    “宇文将军,这事官府不管?”凤轻尘气得全身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皇后与安平公主实在是欺人太盛。

    “管,怎么管?有哪个敢管。”宇文元化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虽然他掌管着皇城兵防,可九门提督却是皇后的人。

    王府的风波,本就是那人一手布的局,又怎么可能会有人来管。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