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0教训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彩票app排行榜新曾人内部玄机报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医好了王锦凌眼疾一事,在王家的操作下,第一时间传遍皇城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名声有没有打响不知道,但是王家与凤轻尘都洗脱了骗子的名声。

    皇后知道结果后,紧闭宫门,称病不出,这一病就是半个月。

    安平公主又是愤怒又是高兴,整个人如同刺猬一般,谁靠上去都会被刺上两句。

    九皇叔听到后,只是点了点头,说一句:“长进了。”便不再多言,让宇文元化把抓到的人全部留下,并让他转告凤轻尘,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按凤轻尘的个性,她绝不会就此收手,要知道孙翌谨的事,或多或少都与此事有亲。

    可是九皇叔说了,凤轻尘却连半句话都没有说,点头表示会照做。

    九皇叔是不一样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与王家的喜气洋洋相反,作为这件事最出风头的人物凤轻尘,此时却一脸悲伤,一身素白,凤府也透着一股悲凉之意。

    交待了周行几句后,凤轻尘便朝孙府走去。

    三天了,她终于可以去祭拜孙翌谨了!

    凤轻尘不知道孙家在孙翌谨死的事情上是如何想,但她知道哪怕孙家说她是杀人凶手,她也无法辩驳。

    听到凤轻尘要去孙家,王七与宇文元化表示,要陪她一同前往。

    他们这是去给凤轻尘撑腰,免得凤轻尘在孙家被人欺负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明白这两人的心思,点了点头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她欠孙翌谨的,并不欠孙家。

    孙家虽没有王谢二家的底蕴,但也算是名门世家,七进七出的院子气派无比,可此时却透着一股萧条,下人、婆子面如菜色,来来回回一副很匆忙的样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虽然不知发生了什么,但知道有些事情不应该多问,只是颇为不解的看向宇文元化与王七,两人也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三天,他们都关在凤府,哪知外面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在下人的带领下三人来偏厅等侯,等了一刻钟,都没有等到孙家的出来。

    “孙家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王七沉不住气。

    如果说凤轻尘一个人来,孙家让她等还能理解,可是他和宇文元化一同前来,孙家居然敢让他们等,这也太诡异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吧,也许有事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的话刚落下,就听到外院砸东西与骂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脸色一沉,闪过一抹愠怒。

    什么人,居然在孙翌谨丧期吵闹,孙家不是世家名门嘛,怎么这一点规矩都没有。

    很快凤轻尘就明白,闹事的人是和孙家定过亲的赵家人。

    赵家人上门,退婚索要聘礼。

    “这赵家也太过份了。”王七一拍桌子,怒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是半分不计较孙家让他久等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确实过分,赵家也欺人太甚了,孙翌谨尸骨未寒,头七还没过,他们就上门闹事,太不把人看在眼里了,我出去看看。”凤轻尘朝宇文元化点头,匆忙往外走。

    对于孙翌谨和凤轻尘都有说不出来的愧疚,虽知她知道,就算她做再多都挽不回孙翌谨的命,但她想要尽力弥补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冲出去,就看到赵家的下人,挥着棒棍,朝孙家的人打下去,孙家几个仆人都被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住手?你是什么东西?敢管我赵家的事?”

    赵家的仆人不仅没有住手,反倒更加的嚣张上前,一棍子就朝凤轻尘的脑袋砸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早有准备,身子一矮,躲了过去,上前一步,一把手术刀扎进对手胸口,眼也不眨,血飙了出来,凤轻尘趁机抢过对方手中的棍子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杀人了,杀人了,孙家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人?好呀,我今天就坐实这个罪名。”凤轻尘拎起长棍,就朝赵家的打手砸去。

    赵家人打手原本想要还手,可为头的人却把棍子一丢,一副无赖的样子,底下的人有样学样,恐怕是想要借此讹诈诈孙家。

    这点小心思哪能瞒得过凤轻尘。

    敲诈勒索是吧?

    好,我让你鸡飞蛋打。

    既然对方让她打,她当然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打架医生也许不是好手,但胜在对人体有足够的了解,出三分力却有七分的效果。

    凤轻尘专挑最痛的地点方打,而且还是那种暗伤处,一棍打下去,别说靠望闻问切的中医了,就是拿设备也检查不出伤。

    赵家的打手原本只是装模作样的叫几句,凤轻尘一通打下去,那可真正是在惨叫了。

    “哎哟,我的娘呀,痛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臭婆娘是什么人呀,兄弟们了起来,抄家伙打死她。”

    赵家十几个打手,全部倒在地上,一个个嚎叫着,除了被手术刀扎伤的那个,其他人看不出受伤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想起来?好,我成全你。”凤轻尘走到那带头人的身边,朝他胸口就是一脚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,胸骨断了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带头的打手痛叫一声,脸色白如纸,大颗大颗的汗珠往下掉,捂着胸口原地打滚,却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动静,别说人了就是猪也闹醒了。

    王七与宇文元化早就跟了出来,两人还担心凤轻尘会吃亏,可看到这个样子,吃亏的恐怕是凤轻尘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听说,她大婚当天回城时,就拳打家杜踢府尹儿子的命根子,看样子传言不假。”王七擦了擦额头上汗珠。

    他一直听说凤轻尘很彪悍,以为那只是流言,可今天见了才明白,流言并非空穴来风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拍了拍王七的肩膀:“习惯就好了,我还看过凤轻尘更彪悍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“更彪悍的?凤轻尘?快,说来听听。”王七就是一个小八卦男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懒得搭理他,双眼一直盯着凤轻尘的棍子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凤轻尘不是随便打的,她随便打对方一棍子,看似用力小,却把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,打的倒地不起。

    对方是不是装得,宇文元化当然看得明白了。

    装?就算对方想装,凤轻尘也能让对方弄假成真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是一个会吃亏的主,估计这世间除了九皇叔外,再也没有一个人,能降服得了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,九皇叔的女人?

    宇文元化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,看凤轻尘的眼神也有些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皇位之争越演越烈,如果非要站队,宇文元化宁可站在九皇叔那边,而凤轻尘是最好的中间人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