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7惊心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期恃马四不像新老跑狗图项目股权价值分析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让凤轻尘没有想到的是,皇上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问向东陵九。

    “九弟,你如何看?”

    “皇上英明,皇上的决策定是对洛王最好的。”东陵九并不意外,软软的打了回去。

    现在,急的人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九弟,洛王是为救你而受伤,凤轻尘也是你推荐的,朕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想要撇清关系,没门。

    皇上的眼中闪过一抹寒光。

    牺牲了一个儿子,他总得讨回一些好处。

    “巨弟愚钝,皇兄要是认为凤轻尘医不好洛王,杀了她就是,左右不过是一个女子。”平静的样子,就好像在讨论今天吃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早就知道,会是这样,可凤轻尘的心还是忍不住一痛。

    凤轻尘苦笑一声,继续趴在地上,等待着皇上的决策。

    原来,她只是一颗棋子。

    皇上在意的不是她能不能救好东陵子洛,而是可不可以拉下东陵九。

    “好,朕就……”皇上像是故意吊着人一般,说到这里硬是停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等了半天,没有等到九皇叔出言,皇上很失望,看了一眼东陵子洛道:“朕就给凤轻尘一次机会,九弟,朕信你,信你推荐的人。”

    屡次出手帮助凤轻尘,却不在意她的生死。

    九弟,你到底有什么打算?

    皇上发现,他越来越看不懂东陵九。

    而东陵九从来就没想,有人能懂他。

    “皇兄言重了,凤轻尘不是臣弟推荐的人,臣弟只是觉得此女也许有办法,听说她在凤府外救了中风的袁太医,想必此女的心性和医术都不会差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是在提醒凤轻尘,别把她和东陵子洛的恩怨和这件事情扯到一起来。

    “九弟说的不错,此女心性不差,凤轻尘动手吧,别让朕失望。”让皇上失望的代价,一般人付不起。

    “谢皇上,皇后娘娘,九皇叔,轻尘定尽全力。”凤轻尘说不出一定不让他们失望的话,因为……

    她自己都没有把握。

    “如此,就撤了,把内室留给凤大夫。”皇上转身,率先离去。

    东陵九与太子紧随其后,皇后特意慢了一步,以施恩的口吻道:“凤轻尘,只要你医好洛王殿下,前尘往事一笔勾消,本宫许诺他日洛王娶正妃时,你为侧妃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后娘娘,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。”凤轻尘行了个大礼。“皇后娘娘,恕轻尘不能远送,洛王殿下的伤要紧。”

    侧妃?她凤轻尘不稀罕。

    语毕,也不管皇后的脸色有多么难看,转身就朝室内走去。

    将屏风拉了过来,挡住窗口与门,又将蜡烛点燃。

    皇后娘娘气得真想吐血。

    东陵王朝还没有哪个人,敢这么不给她面子。

    “娘娘息怒,殿下的伤要紧,凤姑娘也是担心洛王的伤。”宫女连忙安抚着皇后娘娘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皇后娘娘一甩衣袖,宫女小心的将门关好。

    人走了,偌大的内室只余凤轻尘一人,凤轻尘终于可以放下紧绷的弦,启动智能医疗包,替东陵子洛检查起来。

    诊断结果比凤轻尘预计的还要差,身体各项指数,都低于平均值太多,心跳弱的几乎测不到,血压值更是低的可怕。

    输血是必须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,o型血。

    这个血型不用担心缺血,可是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看着血库中仅剩的一袋o型血,有泪无处流。

    “200cc的血,这还不够塞牙缝呀。”凤轻尘捧着血袋,放在东陵子洛的左侧。

    “下次一定要多存一点血,血到用时方恨少呀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看着200cc的血袋很快就瘪了,心中那叫一个郁闷呀。

    这里是皇宫,虽然不缺血,但是她却不给轻易地去采血,就算采到了足够的血,皇室也不会允许她用。

    皇室血脉,皇家会允许他们的体内那高贵的血液被污染了?

    淡笑一声,凤轻尘将头发盘好,带好手套,一脸严肃。

    凤轻尘先是给东陵子洛注射抗生素,提高抗体,紧接又给他注射刺激心脏供血的药剂。

    没血,就自己造血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全身冰冷,供血不足,再这么下去,就算救活了也没用,她必须先让东陵子洛的身体机能恢复,才能去拔腿上的箭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的身体太虚弱了,这么虚弱的身体,很难承受接下来的手术,她必须先把东陵子洛身体的生机给激发出来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凤轻尘才给东陵子洛注射了麻醉剂,凤轻尘不敢给他做全身麻醉,只能做局部麻醉了,心中暗暗祈祷,这厮不要半途醒来。

    麻醉夜没有起效果,200cc的血就先没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血袋拆了下来,又挂上输液瓶。

    凤轻尘很忙,可却有没有半丝慌乱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的床头柜上,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药瓶、针剂,最为醒目的,还是那把黑漆漆。

    把摆在桌上,也只有凤轻尘才会想得出来,虽然顺手,但终归是招摇了一些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东陵子洛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点,凤轻尘摸了摸他的额头,却发现隔着手套,无法确定,脱手套又麻烦,直接额头轻碰。

    “还没发烧,真是幸运了,不过很快就会高烧了。”相碰只有刹那,对凤轻尘来说,没有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深度昏迷的东陵子洛,好死不死这个时候恢复了一点神智。

    迷糊中,感觉有一张很漂亮的脸靠近,可是他抓不到,只感觉那张脸靠近他的刹那,他全身都暖和了起来,可惜的是时间太短了,让他抓不住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不满的呢喃了一句,凤轻尘看了一眼,却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病糊涂了。

    再三确定,东陵子洛的身体终于可以承受拔箭带来的伤害时,凤轻尘拿来剪刀,将东陵子洛的裤子全部剪掉,露在外面的箭也剪断了。

    这样的伤口,根本没有办法细细清洗,凤轻尘也没有那好的心,打开一瓶消毒酒精,凤轻尘直接往东陵子洛的腿上淋。

    伤口上的药,被酒精全部冲掉了,酒精渗入到伤口里,发现“嗤嗤”的声音,不过东陵子洛却是感觉不到痛,右腿任凤轻尘摆布。

    凤轻尘从来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,左手继续往东陵子洛的伤口上倒酒精,右手已经拿着镊子,夹着棉花,将伤口附近的脏东西擦去,同时止血。

    一瓶酒精用完,凤轻尘便开始仔细清理东陵子洛的伤口,以免有什么残余物,伤口清醒干净后,凤轻尘用镊子撑开伤口,才看清钳在肉内的箭镞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的脸色一变,握着镊子的手一抖,镊子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