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8拼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台湾选举日期玉观音王中王论坛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箭镞上带着倒钩,这种倒钩凤轻尘见过,当初蓝九卿的伤也是这样的,那倒钩特别折磨人,往外拔一定会扯下一大块肉,甚至扯破血管,然后血流不止而死。

    这种带着倒钩的箭镞,取的时候要份外的小心,有时候不得不将伤口切开,只为让这倒钩不伤及血管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伤及动脉,本就不好处理,一个弄不好,就会血流尽而死,可将伤口撑开,凤轻尘才明白,这不仅仅是难而已。

    箭镞的倒勾刚好卡在两条极细的血管之间,别说取出断箭了,哪怕是轻轻地一动,也会将血管钩破。

    供血不足,大腿以下都会坏死,这样的情况下,医生会劝病人家属选择截肢,这是唯一可以保证病人安全的办法。

    轻尘看着东陵子洛,第一次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截肢是好办法,却不能用,三她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。

    九皇叔,你可真是给我找了一个大麻烦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凤轻尘低头将地上的镊子捡了起来,放在一边。

    尽人事,听天命吧,这个时候她能做的就是尽力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一个助手就好了,至少还有人能帮自己一下,全靠自己一个人,也不知道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收起了懊恼与低落,从器具盘里,拿出三号的手术刀,这一次直接用蹲的。

    半蹲在东陵九的身边,一手将东陵子洛的伤口撑开,握刀的手,则尽力将伤口切开,想试着可不可以,将手指伸进去,将血管移开。

    在野外,大腿处中了弹,打断了血管时,在设备不齐全的情况下,直接将手指探入伤口,把往里缩的血管生生的抽出来,然后缝合。

    血管有细有粗,粗的如同主动脉、上下腔静脉,一般有两到三个指头粗了,这种肉眼看得见,直接就可以缝合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细小的血管,都需要在显微镜下,利用高端的设备缝合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伤及动脉血管,现在这两条细小的血管,十有**也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而不管血管的粗细,都必须外翻缝合,因为血管内膜如果欠光滑的话会引起血栓,这样血管就会阻塞,在缝血管时,一般动脉和静脉的比例时1:2,这样才能保证有效的血液循环。

    同时,血管缝合的针也很特别,一般是针线合一的,一条线,两头是针。

    言而总之,总而言之,这就是一个很精细的活,不仅考验大夫的技术,更考验大夫的心理素质。

    只要手一抖,就全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而东陵子洛的伤,不仅考验上述两点,还要考验一个大夫的动作是不是够快。

    一条动脉血管,两条细小的血管,这种情况下,她就是神仙也处理不过来,放在现代,这样的伤口至少要有三个以上的主刀医生来负责。

    现在凤轻尘根本没有这个条件,别说主刀医生了,就是手术助理,她也没有。

    动脉血管再上,那两条细小的血管在下,按理她应该先缝合细小的血管,再缝合动脉血管,可是……

    等她缝合好小血管后,东陵子洛早就因为血流成河而死了。

    可要是将动脉血管缝合好,再缝合细小的血管,动脉血管又挡住了两条小血管。

    鱼和熊掌不能兼得。

    原本拔出断箭,缝合这条这动脉血管,她就不是很有把握,再加上这两条细小的血管,她真想放弃,可偏偏她没有拒绝的权利。

    医生,从来就不是一个自由的行业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,她根本不能出去和皇上、皇后说:“对不起,我尽力了,手术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伸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凤轻尘不再犹豫,各种型号的手术刀与镊子在她手上转来转去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将伤口切到最大,将手指伸进去,想要将倒钩处的血管给移开,或者勾出来,先缝合。

    凤轻尘相信,凭借自己的技术,没有显微镜也可以做到,只不过速度不会太快,毕竟这是精细的活儿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,子弹擦破血管是正常的事,她去哪搬显微镜来缝合,就算搬来了显微镜,在战场上也没有条件放这种精密的仪器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熟能生巧,缝多了自然而然技术就好了,再说了智能医疗包中也有显微镜,如果条件允许,她把显微镜拿出来,也不是不可以。s

    可是,凤轻尘才伸进去一根手指,东陵子洛的伤口,就开始噗哧噗哧的往外冒血,吓得凤轻尘连忙收手。

    “这样不行。”凤轻尘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,就开始替东陵子洛止血。

    血止住了,可伤口,却依旧没有办法处理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手术刀放回铁盘中,站了起来,看着东陵子洛那面露痛孔的俊脸,凤轻尘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拼了!

    “东陵子洛,你一定要坚持住,给我一次机会,也给自己一次机会,不然我们两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凤轻尘就好像换了一个人一般,身上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气息,整个人就好像机器一般。

    一举一动,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。

    凤轻尘再次拿起手术刀,蹲了下去,刀往伤口处一划。

    “噗哧……”

    受压力所制,血飙出来,溅了凤轻尘一脸,凤轻尘却像没有看到了般,眼不眨,手不停,手术刀如同会旋转一般,看似离开了东陵子洛的伤口,又好像是在里面一般,动作快到根本看不清。

    凤轻尘大气都不敢喘一下,额头上的汗珠越聚越多,混着脸上的血,往下流,百忙之中凤轻尘抬起胳膊,也顾不得衣服上是不是有细菌,就这么往脸上一抹,把挡住眼睛的血给擦去。

    “是死,是活,就是这一刻了,东陵子洛你可得给我挺住,这可悠关两条人命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手腕一动,只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血管破了,如同泉眼一般,从东陵子洛的伤口处,喷出一股小血柱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手中手术刀,往角落一抛,将断箭取了出来,丢在一边,左手按住伤口,右手则去拿缝合用的针钱。

    “没有手术助理,真不是一般的麻烦,这么大的手术,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。该死的,别再给我添乱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将针往东陵子洛的身上一扎,右手按住伤口,左手两根手指伸到伤口里,将往里缩的血管给勾了出来,再次将右手伸进去,把另一段血管也勾出来。

    这一切,只发生在瞬间,在外人还没有看明白的情况下,凤轻尘已经将血管给固定好了。

    可是,她只有一双手,她再强也只有一个人,又要固定血管,又要缝合,一个人根本做不到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很血腥、很野蛮,有木有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