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19输血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输尽光资料大全2018年129期特肖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双眼通红似血,却平静如常,眼眸中闪着坚定的光芒,半跪在地上,一身是血的她没有半分的狼狈。

    低头看了一眼手中血管,凤轻尘下了决定:“天无绝人之路,我凤轻尘今天就不信这个邪了,不就是外翻缝合嘛,我一个人也可以做好。”

    想也不想,凤轻尘拉下口罩,低下头,不顾刺鼻的血腥味,张嘴将血管咬住,左脸侧靠在东陵子洛的腿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嘴里满是血腥味,凤轻尘却连牙关都不动一下,保持着不紧不松的力道。

    太紧了血管会破,太松了又固定不了,这个力度极难掌控,更难的是保持这个力度不变。

    不过五秒的时间,凤轻尘已感觉到嘴巴酸了,不是想要再用点力,就是想要再放手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用鼻腔呼了口气,生生的忍住了。

    快,她的动作必须要快。

    她坚持不了太久,东陵子洛也支撑不了太久。

    医生,就是和死神赛跑的人,这样的比赛的有输有赢,只不过这一次输的话,后果不是凤轻尘可以承受地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侧着头,左手将血管外翻,右手取过扎在东陵子洛腿上的针线,略微调整一个合适的姿势,凤轻尘就开始将缝合血管。

    侧着身子,歪着头,贴在东陵子洛的腿上,这个姿势别扭至极,手上的力道也不太好控制,再加上嘴巴咬着血管,又不能乱动,凤轻尘整个人难受死了。

    前后不过二十秒的时间,可凤轻尘却酸的不行……

    坚持,紧持,还剩下半圈了。

    右手飞快的移走,这个时候在战场上,紧急处理外伤的优势就显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速度,远不是一般的外科医生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线与针来回穿梭……

    吱!

    最后一针,收线。

    不到三十秒的时间,一个人成功缝合好动脉的血管。

    虽然过程,相当的不符合程序要求,但特事特办嘛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。”凤轻尘高兴的想要跳起来。

    做好这一步,就成功了一半。

    “超出了正常的水平。”

    果然,人的潜能是无限的,她之前一点也不敢,一个人可以完成动脉缝合手术,可在生死关头,她被逼的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做不到也要做到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眼睛一亮,斗志十足。

    这一下,她又多了一份把握。

    嘴巴和胳膊都酸到不行,可凤轻尘却没有空去理会,缝合好血管后,凤轻尘便将东陵子洛的腿架高,将伤口另一端移到她正面,一刀划开,将两条极细的血管给找出来。

    “太细了,刚刚的办法不行,看样子只能用显微镜了。”

    显微镜是专门用来缝合细小血管用的,上面有可以卡住细小血管的工具,也只适合用于缝合细小血管……

    可是,显微镜拿出来后,放哪呢?

    凤轻尘的眼睛嘀溜的转了一圈,却没找到一个能用的。

    没有的选择,凤轻尘坐上床,将腿伸平,上面再垫上一个铁盘,确定平稳和平衡后,凤轻尘便将显微镜放在腿上。

    试着移了移,确定显微镜不会晃动也不会移动,凤轻尘才开始动手,取出更细小的针线,低下头专注的看着显微镜,双手在血管上穿梭着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细致的活,容不得半点闪失。

    凤轻尘下半身是一动不敢动,她只要轻轻一动,显微镜就会移位,显微镜一动她肯定会失手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好似在梦中,恍惚间似乎看到有一个女子,极认真、极专注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那种认真与专注,让他觉得,在这个女子眼中,天地间似乎只有他一人,只有他一个,可以入她的眼。

    他很想看清楚那个女子的长相,可却怎么也看不清,那张脸在一片红色之中,模模糊糊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的专注,让她忽略了外界的一切。

    一银面黑衣的男子,在窗外一闪而过,将凤轻尘在显微镜下缝合血管一幕,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眼神大多落在凤轻尘的身上。染血的脸,因为那份不寻常的专注与认真,而显得特别的圣洁与美丽。

    蓝九卿看痴了,以至于忽略了凤轻尘腿上的显微镜。

    蓝九卿很想多看一眼,可他知道这是皇宫,不是他可以多呆的地方,不舍地收回眼,纵身离去……

    而在他转身的刹那,眼中的震惊被好奇取代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,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,你身上满是迷团。

    我对你,越来越好奇了。

    蓝九卿不知,当一个男人对女人好奇时,那便意味着他即有可以动心了。

    动心从好奇开始,再因了解而确定。

    蓝九卿更不知,如果他再晚一秒走,他就可以看到凤轻尘,将显微镜凭空放入手臂中的画面。

    幸亏他没有看到,不然的话他肯定会把凤轻尘当成妖女,就算不离她远远的,也会防备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眼中的光芒越发的炽热。

    这一个手术,让她受益颇多,她感觉自己的双手更加的灵活了。

    将东西收好,凤轻尘翻身下床。血管处理好后,东陵子洛的伤口终于不再往外冒血了,可这并不表示凤轻尘可以松一口气,也不表示东陵子洛脱离的危险期望。

    她只是缝合好血管罢了,别的不说,她还要清理伤口,将伤口上的烂肉除去,再消毒、上药、缝合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不过一分多钟,却将她的精力耗去三分之二。

    凤轻尘很累,身心俱疲,一身是血,再加上汗水,让她整个人,看上去就如同从血水里的捞出来的一般。

    她的双手像是灌了铅一般,重的抬不起,双腿也泛着酸,嘴里的血腥味直入咽喉,让她想吐。

    她习惯血腥味,并不表示她喜欢血腥味,能生饮人血,要知道她只是大夫,可不是血族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想要倒一杯水,先清一清口中的异味,却发现……

    除了一大盆一大盆的血水外,这里根本没有清水。

    好,我忍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没空去智能包中,找可以清理嘴里血腥味的东西,再说了,习惯这种东西很可怕……

    当她拖着疲累的身体,将东陵子洛的伤口包扎好后,她已经习惯了嘴里的血腥味,并且将其忽视的彻底。

    伤口处理好了,并不表示东陵子洛脱离了危险,失血过多,身体各项机能又开始下降,凤轻尘先是替他输液,补充身体所需要的营养,还有水份。

    又翻出几瓶特效药,撬开东陵子洛的嘴巴,将药丸给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用担心东陵子洛吞不下去,医生喂药都是好手,别说昏死了,就是死人凤轻尘也能让他把药丸给“咽”下去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凤轻尘可以做到的,最最难办的是东陵子洛失血过多,急需补血,而最快的补血办法是输血,可她哪里有血给他用呀。

    没有库存的血,就只能从活人身上抽了,可这里的活人只有她一个。

    凤轻尘无奈的伸出自己的左手。

    “拼死拼活,担惊受怕的做到了这一步,就此放弃我实在不甘心,索性再多做一点吧,总不能因为这最后一步,而前功尽弃吧,别说你不同意,就是我也不同意。

    o型血是吧?东陵子洛你命真大,看样子老天爷也不收你,我好死不死就是o型血,便宜你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没好气爬上床,坐到东陵子洛的左侧,她没闲情,将血抽到血袋里,索性直接抽给东陵子洛。

    两人的左手并排放在,一根透明的管子将两人的手连了起来,血红色的液体从凤轻尘的体内流出,缓缓流入东陵子洛的体内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凤轻尘才发现自己真的很累,精神极度绷紧,造成身体加倍的疲劳,这个时候稍稍放松,凤轻尘就累得不想动了。

    呼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掐了掐自己的脸,提醒自己打起精神,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。

    不过,不能睡,她却是可以闭目养神,同时估算抽了多少血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把东陵子洛给救回来了,自己却倒下了。

    按理她的身体,抽400cc的血不会受什么影响,可东陵子洛这个情况,400cc的血远远不够,再来一个400cc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不过,凤轻尘是不会一次从自己的体内抽800cc血的,她好不容易捡回来的小命,可不能因为东陵子洛给丢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默算了一下,600cc的血,她的身体应该可以承受,就是虚弱了一点,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这个情况,容不得她为自己考虑太多。

    凤轻尘闭上眼睛,开始掐算时间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刚刚闭上眼,东陵子洛就睁开了双眼,抬头看着床顶,东陵子洛的眼间,有一刻的空洞。

    身体本能的警觉,让他还没有搞明白自己的情况与处境时,就先发现他身侧有人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一惊,立马回神,想要起身,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不受控制,根本动不了。

    出事了!

    东陵子洛侧脸望去,眼珠定住了,嘴巴张开,想要说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?

    她怎么会在我的床上?

    生米煮成熟饭!

    逼婚?

    东陵子洛的脑中,飞快的闪过这个念头,杀气一闪而逝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