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23求娶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天天棋牌游戏大厅白姐先锋诗2018输尽光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醒来时,人已经再凤府了,身上的衣服也换了。

    听说是太子派人送她回来的,太子的人走之前,还特意和周行交待了一句,凤轻尘今天进宫陪贤妃聊天,却不小心落水。

    周行是个通透的,听到这话连连点头,不着痕迹的告诉来人,凤府就他们姐弟二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,这是皇上不希望,把她救东陵子洛的事情透露出去,同样的她也不希望世人知道这事,她最近的名声够大了。

    至于太子!

    凤轻尘只能说,这个男人很不一般,在亲娘早死,自己身体不好,后娘算计,亲爹不疼的情况下,还能坐稳太子之位,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。

    可惜她进宫时一直低着头,又被皇上的气势压着,一直将注意力放在皇上身上,根本没有闲功夫去打量太子。

    听说太子有心疾,也不知情况如何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个普通人,也许她会找机会看看,可偏偏对方是太子。

    今天给东陵子洛治伤,让她明白了皇家的无情与蛮横,没有必要她绝不与皇室人打交道,更不轻易的给皇室中人看病。

    凤轻尘靠在床头,闭着眼睛,一边养神一边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幸运的捡回一条命,也让她明白,对于九皇叔来说,她并不是什么特别的。

    唇角扬起一抹苦笑,她算是报了九皇叔的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有前车之鉴,凤轻尘起床时,不敢太快。

    刚一落地,周行就端着一碗鸡汤走了进来:“姐姐,你怎么起来,你身子很虚。”

    不需要大夫,只看凤轻尘惨白的张脸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周行,给我冲一杯红糖水。”凤轻尘揉了揉自己的手腕。

    虽然,今天握刀的时间不长,但因为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,手有点酸。

    “红糖水?你……”周行指了指凤轻尘,双脸红的发烫。

    好像,女子来了月事,才会喝红糖水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,这周行想哪去了,不过凤轻尘也懒得解释,只笑着说:“周行,我也是女子。”

    所以,喝红糖水什么的,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对了,周行,这几天熬汤时,记得放几颗红枣。”索性让周行误会到底好了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周行别开脸,尾音拖得老长,隐含宠爱的味道,可惜凤轻尘喝鸡汤去了,根本没有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周行,你煮的鸡汤好油,太难喝了。”可即便如此,凤轻尘还是喝完了。

    她虽没有接受大家闺秀,食盘内不能留食物的教育,但却有不浪费粮食的好习惯。

    “给你喝了,还嫌弃。”周行嘀咕着,但看到空空的碗,心情却是极好。

    这世间,能让他亲手做饭菜的,也只有凤轻尘一人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因为凤轻尘救了他。

    呃……给面子归给面子,可周行做的饭菜真心的不好吃。

    “周行,我们上次不是狠赚了一笔嘛,看着买几个下人吧,你一个大男人做这些总是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可没有人人平等的想法,更没有用丫鬟有罪恶感,把丫鬟当成朋友看待的想法。

    无论哪个时代,人都会分三六九等,古代有明确的规定,权贵是权贵,平民是平民,贱民是贱民;现代虽没有明确的规则,但却有着隐形的规则在,不然也不会有什么红二代、官二代、富二代的说法了。

    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律法面前人人平等,这都是神话。

    提到钱,周行就借这个机会,把凤府的全部家当给说了一下:“姐,我们现在总共有两千九百两黄金,你看这些钱,怎么用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凤轻尘眼睛睁得老大。

    她穷惯,一听到这么多钱,还真是吓了一跳,她当初还差点饿死,差点把嫁妆全部给当了。

    “你运气好,医好了王锦凌的眼疾,借着赌局大赚了一笔,不过依你和王七的约定,赚到的银子分了他一半。一千九百两是赌局赚的,另外一千两则是王家给的诊金,你说这些钱怎么处理吧。”

    全是黄金,凤轻尘这也算是大富之家了。

    医生这个行业,虽说不会成为千万、亿万富豪什么的,但收入绝对是中产阶级水平,所以很多人,都会选择当医生,医生的薪水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怎么处理?

    她又不会经商,也没有兴趣去经商,所以……

    有钱了,就改善生活吧。

    “周行,把凤府修整一下吧,我总感觉一场辩雨来,这房子就会倒。”

    木制的房子,年久失修,处处都透着一股颓败之气,院子里的花草不是死的,就是凋零的,整座院子就没有一处可以赏景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记得,王家大院可漂亮了,处处都透着精致与大气。

    当然,她不需要和王家那样,也不需要像江南富豪那般,在家里弄一座花园,亭台楼阁,小桥流水的,但她要住的舒服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要求嘛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不过房子不要太大,就算买下人,我也不希望太多,一个做饭,一个打扫的就行了,人多了容易出乱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我就重点修整主院,偏院就不花那个精力了。”周行在心中盘算着,如何动手。

    “偏院?不用了,周行,把偏院都拆了,建成一间一间的小木屋,就像王家建的那两间一样,一前一后两间屋子。”凤轻尘想着,如果她走上行医这条路了,病房肯定是要的。

    虽说建在家里,弄得家里一股药味,可她没有更好的选择呀,再说主院和偏院隔得远,把门关上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啊?那得花很多钱,而且你要那么小木屋有什么用?”周行不赞同。

    “这个你别问了,我有用,你按我的意思办吧,钱花光了再赚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病房是一定要建的,只有王锦凌一个病人还好,可要是病人多了起来,她去哪找那么多客房给人住呀。

    有些病人是没有办法移走的,只能在室内静养。

    类似手术室那种的屋子最好了,里间住病人,外间可以住照顾病人的丫鬟,病人多了,就里外两间都用上,前后都各开一个门就是了。

    周行想要劝说,可看凤轻尘心意已决,也不好再多说什么,只道:“这钱足够了,还会有余。”

    他们手上的黄金,不是银子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多,就再买几个铺子吧,咱们租出去,收租。”受前世超高房价的影响,凤轻尘这个不善于投资的人,对房产非常的有信心。

    手上有房、有铺,哪怕她不行医了,也不会饿死。

    周行点了点头:“这个好,再买几亩良田,这样的话就不会坐山吃空了。”

    厩权贵,家中的收益大多是靠铺子和田产。

    像镇国公这样的人家,铺子少说上百间,而田地至少是万亩。

    没有这些,光靠俸禄如何养得活一大家子,如何能保证奢侈的生活。

    你说贪?

    贪是当然是会贪一些,但那应该算是官场上往来,今天收了这家,明天也要送给那家。

    别说他们不缺钱,就算缺钱,官做到他们这个阶层,就算贪也是极为漂亮,不会做的太难看了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们还真不会为了钱去贪,大权在握,他们随便做一个营生都赚钱,何必要贪,白白让人抓自己的把柄。

    朝中有人好办事。

    “这些你做主吧,我相信你。”凤轻尘大手一挥,为自己的懒找了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我去看王锦凌,他的眼睛还没完全恢复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体没事吧?”周行知道凤轻尘有分寸,只关心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笑道,找了个理由把周行赶了出去后,才从智能医疗包中,拿出王锦凌眼疾所需要的药,朝王锦凌住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慢悠悠的走着,像个老太婆一般。

    刚走近,就听到悦耳的琴声,琴声空灵悠扬,婉若仙乐,让人心情愉悦,凤轻尘的脚步也轻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踏入院子,就看到王锦凌坐会在树下抚琴,整一个梦幻般的感觉,让原本破落的院子,生生多了几分华贵之气。

    凤轻尘入,琴音止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颇为不好意思:“锦凌好雅兴,我来的似乎不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来的刚刚好。”王锦凌站了起来,睁开眼睛,眼带笑意,专注地看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不知是什么原因,王锦凌的眼睛复明后,似乎比一般人要亮上几分,当他看你时,那眼中的专注与温柔,叫人不敢逼视。

    凤轻尘垂眼,避开王锦凌的眼神,神色自若朝王锦凌走来:“没打扰你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主人,我是客人,何来打扰之说,要说打扰也是我打扰你了。”王锦凌收回眼神,示意凤轻尘坐下。

    刚落坐,就有美婢奉上茶水。

    当然,这美婢是王家带来的,与凤轻尘无关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这样的客人,我可是求都求不来,请大公子住在家里,委屈大公子了。”和王家相比,这住宿环境就是一个天一个地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知道的,我从不讲究这些。”哪怕眼睛复明了,他依旧是那个陋屋一间的王锦凌。

    “是我俗了。”凤轻尘不好意思的道。

    “锦凌,很抱歉,我上午有事,只得拖到这个时候,才来给你复查眼睛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倾身上前……

    带着药水的清香味袭来,王锦凌闭上双眼,心中一动……

    “轻尘,我娶你可好?”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