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0妄想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香港马四不像图108期二四六天天好彩免费料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东陵子洛也不说话,只看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两人无声的对恃,谁也不让谁。

    “无知的女人,恃才傲物,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胆大包天,这是洛王殿下心善,不与她计较,不然她早就死了几百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教养,果然如传言所说的那般无知粗鄙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天高,婚前失贞还不知收敛,这样的女人难怪没人要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太医交头接耳,纷纷说凤轻尘不识好歹,恃才而骄,一个个恨不得把凤轻尘拖出去宰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忘了,如果不是凤轻尘,他们早就死在皇上与皇后的盛怒之下了。

    众太医见东陵子洛不说话,更是不避讳,声音越来越大,说出来的话也越来越难听。

    凤轻尘连个眼神都懒得给那群太医,只看着东陵子洛,好半晌,凤轻尘才抬头道:“好。不过我包扎伤口时,不希望有外人在,我不喜欢被人打扰。”

    和东陵子洛对着干不划算,再说,这伤口凤轻尘也不可能放着不管。

    剪线用的刀具,一看就没有消毒,万一发炎了、伤口腐烂了,东陵子洛这条腿十有**得废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好大的胆子,居然提如此无理的要求,你眼中还有洛王殿下吗?”东陵子洛还没有开口,那群太医就开始指责凤轻尘。

    他们拆开东陵子洛的伤口,是皇后和洛王不相信凤轻尘,怕凤轻尘在伤口里面动手脚,害东陵子洛。

    哪知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,凤轻尘完全没有害东陵子洛的心思,伤口处理的很好。

    他们拆开了,可却发现怎么也缝合不上去,伤口的肉本就是烂的,东陵子洛被他们扎来扎去的,火气真气往上飙。

    没办法,他们只好提议让凤轻尘来缝合,他们顺便学习一下。

    可听凤轻尘的意思,是不许他们看了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行……

    众太医连成一气,逼迫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转身,傲气十足的瞪回去,一字一字的道:

    “在这一点上,我凤轻尘绝不让步。绝不将缝合之术教给一群看不起我,还想算计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这女子实在无知,难道不知医术博大精神,本就应该互相学习,取各家长处,你将缝合之术传出来,只会造福更多人。”一白胡子太医气得脸色青,义志言词的指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是吗?不知这位太医如何称呼?”凤轻尘往前一步客气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姓胡。”胡太医以为凤轻尘怕了,更是傲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胡太医,失敬失敬,不知胡太医你擅长什么?”凤轻尘看似在笑,可眼中却是寒霜密布。

    胡太医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,一脸自得的说:“老夫擅长接骨,我胡家的接骨术称第二,无人敢称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家传家骨术,不知能否请胡太医试范一下,让我也好学习一二,日后也能成为一代接骨大师。”凤轻尘笑盈盈的上前,站在胡太医的面前,一副虚心求学的样子。

    试范,胡太医看凤轻尘,就像看白痴一样,正想开口时,凤轻尘又道:“胡太医,轻尘是真心想学,还请胡太医倾囊相授,不要藏私才好。”

    胡太医一听怒了,反讽道:“倾囊相授?凤轻尘你是个什么东西,我胡家的接骨术是什么人都可以学的吗?”

    语毕,才知自己说错话了,正想要辩解一二,却对上凤轻尘那双似洞悉一切的眼神,胡太医顿时语塞,只一张脸青白相交。

    “胡太医,你老悠着点,可别中风了,要中风了你可没有袁太医那么好的运气。”凤轻尘很“好心”的提醒,随即又冷眼扫向其他的太医,讽刺的道:

    “各位太医能进太医院,定是有所长,也有你们不传之秘技,劳烦各位太医在逼我这个弱女子时,想想你们自己是如何防止别人偷师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众太医被凤轻尘说得面红耳热,偏偏找不到话反驳,只干巴巴的丢下一句:“唯小人与小女子难养也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当作耳边风,朝东陵子洛道:“洛王殿下,如果你同意的话,还请殿下准许轻尘回凤府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能不同意吗?

    东陵子洛的眼神落在自己的伤腿上,闭眼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洛王,我们这里有针与线,不需要凤姑娘再跑一套。”众位太医是存心和凤轻尘作对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别人用过的东西,我不稀罕用。”凤轻尘丢下这么一句话,在众太医的目送下,潇洒的离去。

    不尊师重道,不敬老尊贤。众位太医气的直颤抖:“洛王……”

    正想借机告状,东陵子洛却不耐烦地朝太医挥了挥手:“出去,本王不想看到你们。”

    闭上眼,靠在床头,忍着腿上的痛,嘴角溢出一抹笑。

    和凤轻尘数次交锋,他占尽优势却没有赢过一局,这个凤轻尘总有本事,把人得罪光。

    他母后、他皇妹,现在又是太医们。

    真是一个麻烦的女人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打算纳这个麻烦的女人,东陵子洛又是一阵头痛。

    以前的凤轻尘,懦弱的让人提不起兴趣,现在的凤轻尘倒是强势,可太强了,这绝对不是一个会安于室的女人。

    真正是各种头痛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有智能医疗包在,完全不需要回凤府,回凤府不过是一个掩饰罢了,毕竟她无法解释,如何凭空拿出一堆器具。

    在回凤府的路上,路过铱,顺手买了一个药箱和一些中医要用的东西,放在里面撑场面。

    到了凤府,和周行打了声招呼,回房后,才从智能医疗包中取出急救用药,提着药箱又往洛王赶。

    这一次没有人拦着,也没有麻烦的太医在,东陵子洛把人全部都支走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不奇怪,这本就是她的条件。

    凤轻尘简单的行礼后,就将衣袖扎了起来,同时将头发盘了起来,接着净手,带上医用手套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一直看着,一句话都没有说,眼中闪着一抹惊奇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好像变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干练、精明。

    和他见过的人女人都不同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回头就看到,却装作不知,只在心中盘算着,如何给东陵子洛打麻醉针,让他昏过去,可又担心他这身体,能受得住全身麻醉吗?她又要如何解释?

    凤轻尘磨磨蹭蹭的打开药箱,东陵子洛了然一笑:“凤轻尘,别想想着瞒本王,昨天本王是清醒的,你所做的一切,本王都看在眼中,不过,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将你的秘密说出去。”

    无论怎么说,你也舍命救了我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想到这里,决定将凤轻尘的无理忽视掉。

    啪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重重盖上药箱,惊恐的看着东陵子洛:“什么?你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嘭嘭嘭……凤轻尘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的,这是紧张地。

    “你很在意?”

    当然在意了,这可悠关她的生死。

    凤轻尘张嘴正想再寻问,却突然发现不对劲……

    东陵子洛要真全部看到了,根本不可能放过她。

    冷静,冷静,凤轻尘你一定要冷静,东陵子洛的昨天的情况你是明白的,他不可能是清醒的,就算偶尔醒来也不可能看到全部,他这是在诈你的。

    对,一定是这样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上当。

    凤轻尘暗自吸了口气,强压下心中担心,嫣然一笑:“要是被太医看们到了,我会在意,可洛王殿下吗?轻尘真不在意,洛王你可不会轻尘抢饭碗,也不会去学医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担心的是别人抢你饭碗。”东陵子洛眼中的失望很明显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肯将她的秘密告诉他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轻尘还要靠这个养家。”凤轻尘心情慢慢的平复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基本上可以肯定,东陵子洛是在诈她。

    不过,发生这件事情,她倒是不能让东陵子洛全身麻醉,这会有欲盖弥彰的嫌疑。

    凤轻尘想了想,缝合伤口貌似不会泄露什么,那针与线早被皇上给收着了,她当着洛王的面缝合也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他不是看到了嘛,今天就让他看个够。

    有些秘密能藏一辈子,有一些则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既然这洛王好奇,她也就不藏私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再理会东陵子洛,再次打开药箱,犹豫了一下,还是取出麻醉针。

    她是大夫,她不能公报私仇,东陵子洛这伤要不局部麻醉的话,他会痛死。

    将针握在手中,凤轻尘准备找个机会,朝东陵子洛的腿上注射下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,总有一天我会知道你全部的秘密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不再追问,闭上眼睛,想着凤轻尘用血救他的画面,开口道:“凤轻尘,本王纳你为妃,有本王养着你,你不用担心养家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拿起医用棉签擦了擦,就东陵子洛的腿上注射下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东陵子洛猛得睁眼,凤轻尘将衣袖上的带子着抽开,宽大的衣袖挡住小小的注射器。

    “洛王你说什么?凤轻尘一边将麻醉剂注射下去,一边转移东陵子洛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本王纳你为妃。”东陵子洛再次重复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早就痛的麻木了,针扎下去后并不痛,虽然他想看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奈何凤轻尘挡住了。

    纳?

    凤轻尘将针抽了出来,东陵子洛的眼神落在凤轻尘的手上,想要看个究境,凤轻尘很个性的转了个身,背对着东陵子洛。

    “洛王,娶为妻,纳为妾。洛王殿下你这是要纳轻尘为侧妃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难不成,凤轻尘要当洛王正妃?

    简直是痴心妄想。

    以前不可能了,现在更不可能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