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1拒绝,我没长小三的脸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十二生肖猜动物彩票香港王中王特网站187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妾?

    难不成我凤轻尘就长了一副小三的脸?

    凤轻尘站在床边,居高临下的看着东陵子洛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眼中并没有半丝的爱意,纳她为妾不过是一种恩赐,或者说一种拉拢的手段。

    一站一躺,强弱立分,凤轻尘隐有压下东陵子洛的趋势,见情况不对,凤轻尘连忙收敛气息,很平静的拒绝道:“洛王,轻尘不为妾?”

    “不为妾?你还想当洛王妃不成?”东陵子洛没好气的道。

    不识抬举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轻尘不敢妄想。”凤轻尘转过身,将针管放好,拿出一把小镊子,准备替东陵子洛将伤口上的断线清理出来。

    “知道自己是妄想就好了,凤轻尘,依你的身份连侧妃都不够资格。”侧妃也是登记在册的,有名额限制的,地位仅次于正妃,日后他要是登基,凤轻尘再不济,也能封妃成为一宫之主。

    “轻尘知道,所以不敢高攀。殿下,轻尘要替你清理伤口,不得份心。”说完就闭嘴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碰了一颗软钉子,气得不行,可偏偏又不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难不成,继续逼凤轻尘点头?

    这也太丢他洛王的面子了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气呼呼地不说话,凤轻尘却没有把这个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不过是心血来潮一提,就算她答应了,皇后那关也过不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趴在床边,光线很暗,挑了几极断线出来后,发现特别伤眼,只好侧坐到东陵子洛的床边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正想呵斥凤轻尘失礼,可到嘴的话,在看到凤轻尘专注的眼神时,和一丝不苟、严谨的神情后,给噎了回来,就这么看着……

    不知是麻醉的效果,还是美人的效果,凤轻尘将东陵子洛的伤口清理干净了,他都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好像失了神一般,眼中除了凤轻尘似乎再也看不到别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原本还想着防备东陵子洛,可真正清理起伤口,根本没有精力去想这些,更没有公报私仇的想法,只想着尽快减轻伤患的痛苦。

    清先伤口,缝合,上药,完全没有避讳东陵子洛,可惜,东陵子洛一样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二刻钟后,凤轻尘已经替东陵子洛重新包扎好,看着伤口的情况,犹豫着是不是给东陵子洛留下一些消炎的药,想想还是算了,中医在这方面更拿手,她就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伤口包扎好了,这几天要多注意一下,别再把伤口弄裂了,少吃腥辣、油腻的东西,伤口不要碰到水,每隔三天我会来给你换一次药,这几天可能会有一薪便,还请殿下将就……”

    医生的习惯就是碎碎念,也不管东陵子洛听没听到,凤轻尘把注意事项一一细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如果是以往,东陵子洛绝对会不耐烦的打断,可今天不知为何,听到凤轻尘这些关心的叮嘱,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从来,没有一个人会为他想这些,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关心他这些。

    他的母后只会说:“皇儿,你要努力,让你父皇喜欢,这样才能争至那个位置。”

    “皇儿,你要办好差事,把太子比下去,你才是适合那个位置的。”

    “皇儿,只要坐上那个位置,你就是天下最尊贵的人,到时候你要什么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而他也一直将那个位置当成目标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自己不需要这些,可直到今天他才明白,原来有人单纯的关心与念叨的感觉是这么的好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忘了那个叫西陵瑶华的女子,忘了那个高贵风华的女子,也忘了他见到西陵瑶华那一刻的心动。

    只记得,这个让他感觉到温馨与小幸福的凤轻尘。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东陵子洛那么多心思,交待完,收拾东西就走人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想要开口留人,却不知用什么理由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凤轻尘离去,自我安慰道。

    没关系,三天后凤轻尘还会再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凤轻尘不适合他,但他贪恋这一刻的柔情,贪恋这种普通人才拥有的温馨。

    看着凤轻尘离去的身影,东陵子洛握着左手腕,拇指在那细小的伤口上,来回的摩挲着,心中盘算着,纳凤轻尘为侧妃的可能。

    他有一个正妃,三个侧妃之位,拿出一个侧妃的位置,用来满足自己心中的那份期待,似乎并不是太难的。

    东陵子洛闭上眼,想着娶凤轻尘为侧妃可能遇到的障碍,还有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至于凤轻尘的拒绝,东陵子洛是不放在心上的。

    他要纳,凤轻尘就得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完好无损的回到凤府,宇文元化与周行都没有去问凤轻尘洛王府遇到了什么,只高高兴兴说要大吃一顿,好好庆祝,凤轻尘也就依着他们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不知从哪弄来一坛酒,硬拉着凤轻尘陪他喝。

    凤轻尘拗不过他,只好陪着了。

    好在,这身体的酒量不错,结果宇文元化喝高了,凤轻尘依旧清醒的很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做医生的通病了,哪怕是喝酒也不喝高了,怕遇到急诊什么的,要是喝高了,可是会出事的。

    喝酒了的宇文元化像是一个孩子,拉着凤轻尘不停的说着,带兵在外有多么的辛苦,他一个扛着宇文家有多么的累。

    皇城那些只会握笔的文官,如何苛刻军响,他的兵如何地吃不饱、穿不暖,大冬天也就一件单衣,一碗稀粥。

    战场上受了伤士兵,得不到及时的救治,伤残的士兵得不到足够的抚恤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说这都是什么事,他们在厩风花雪月,我们在外拼死拼活的保家卫国,可结果呢?我们抛头颅、洒热泪,换来东陵安定,却得不到应有的荣誉,甚至连生活都没有保障。”说到这里,宇文元化直接哭了出来:

    “凤轻尘,这一次回来我可以封爵的,我原本也想要封爵,想着封爵了,我肯定可以将士们多争取一些钱财,让他们的付出能得到应有的回报,可结果呢?

    皇上他猜忌我,他把我困在厩,他不准我再外带兵打仗,他怕我功高震主,他怕我把天下抢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凤轻尘,你说这都是一些什么事,皇上他们不关心在战场上伤残的士兵,却防着我一个武将会反他。”

    “宇文元化,这话别乱说。”凤轻尘吓了一跳,连忙朝周行使了个眼,让他赶紧上前帮忙,把宇文元化的嘴给堵上。

    这里可不讲究言论自由,这邪足已让宇文元化死一百次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