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37这事,真是一个误会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生肖鼠的运势大全2016马会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天破晓,蓝九卿才将凤轻尘送回凤府,离去从怀中拿出一枚令牌给凤轻尘:“凤轻尘,有事拿着它去苏文清,我会在第一时间出现。”

    这是蓝九卿的认可。

    令牌看上去有新旧,散发着古朴的气息,上面只刻了一个“九”字,而背面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只一眼,凤轻尘就明白这块令牌价值不凡,而她要不起。

    “谢谢,我用不上。”

    她根本不想和蓝九卿进一步接触,这个男人太危险了,像迷一样,而她只想平静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我送出去的东西,绝不收回,既然给了你,就是你的。不要,你就丢了。”蓝九卿将令牌轻轻一弹,又落到凤轻尘的手里。

    “蓝九卿,我已经替你救了一个人,我们互不相欠。这令牌太贵重了,我收不起。”凤轻尘见蓝九卿要走,连忙上前挡住他的去路,将令牌递到蓝九卿的面前。

    这东西,一看就代表蓝九卿,别说丢了,连给外人看,她都不敢呀!

    “互不相欠?那是你认为的。”蓝九卿看着倔强的凤轻尘,也不多言,直接格开她的手,翻墙而去。

    “蓝九卿……”凤轻尘想要追,可……

    算了……先收着吧,反正她不用就是了。

    打了一个哈欠,看了看天色,肯定是没法补眠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准备去洗把冷水脸,换身衣服,等伙卫将军还要带他夫人来呢,也不知是不是白内障。

    累死她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文清,九州令牌我给了凤轻尘,日后她拿令牌来找你,记得认。”蓝九卿踏入苏府密室,对苏文清道。

    “九州令牌?九卿,你疯了?”苏文清冲上前,看着蓝九卿,他怀疑面前站的这个男人,不是蓝九卿。

    蓝九卿耶,精明睿智、不近女色的蓝九卿,居然会将九州令牌给一个女人,最主要,蓝九卿居然把凤轻尘拖入他们的世界,太不明智了。

    “一块令牌罢了。”蓝九卿不以为意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九州帝国已亡,九州令牌早已没有意义了。

    “九卿,那不是普通的令牌,这世间能让你拿出九州令牌的,也只有和惊云,凤轻尘是第三个。而且凤轻尘这个人,她和以前很不一样,现在的她,我们都不了解,你这么做是不是太草率了。”苏文清有些后悔当初把凤轻尘,找来给蓝九卿治伤。

    这样,这两人不认识,就不会有现在的麻烦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的越多,越危险

    “文清,凤轻尘这个人,假以时日,定会有所作为,九州令牌在她手中,会有大用处。”凤轻尘绝对不是一个会甘于平凡的女人,这一点蓝九卿可以肯定。

    就算凤轻尘想甘于平凡,现在也不行,因为他不允许。

    “可是,她……是凤将军的女儿,九卿,你别忘了,凤这个姓氏可能代表什么吗?”苏文清一脸的挣扎。

    凤轻尘是个助力不错,但是…危险系数也高。

    “文清,凤离一族早已灭绝,姓凤并不表示与凤离一族有关,就算凤轻尘她是凤离一族的后人,那又如何?”他蓝九卿认定的是凤轻尘这个人。

    “九卿,你真的要用她?”苏文清知道蓝九卿决定的事,没有人可以更改。

    蓝九卿点了点头:“文清,我知道什么该做,什么不该做,凤轻尘那里我自有打算,不会让她知道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希望我们没有认错人。”苏文清点了点头,想到凤轻尘与宇文元化以及王家的关系,也不再多说。

    “九卿,宇文元化这个人,你怎么看?”苏文清提起另一个可用的人。

    “天生的将才。”蓝九卿给出了极高的评价,同时想到在凤府看到的那一幕,确实可以用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人?”在苏文清的眼中,宇文元化远比凤轻尘有价值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我会处理,天快亮了,我该回了,文清,夜城的事情交给你了,我不希望再出问题。另外,把你囤的粮食秘密运到城外,我有用。”蓝九卿转身就准备往外走,走之前看到瘫在椅子上步惊云,没好气的道:

    “步惊云,没事早点滚回惊云山庄,下次再出这样的事情,就没这么好的运气。”

    “就不滚,你个没人性的家伙。”步惊云不高兴的嚷着。

    把他一个伤患丢在城外就算了,他累死累活地走到苏府,居然让他滚,他才不要滚……

    苏文清摇了摇头,道:“惊云,你的确是太不小心了,昨天晚上要是没有凤轻尘,九卿就算把你救了下来,也无法全身而退。你知道他的身份,盯着他的人太多了,他受伤了会很麻烦,上一次要是没有凤轻尘,九卿连命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呀,可夜叶那家伙就盯上我了。”步惊云郁闷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却又扯动了伤口,痛的他直抽气,可怜巴巴的对苏文清道:“文清,你能不能找凤轻尘给我重新包扎伤口呀,我全身都痛。”

    “你滚……”苏文清没好气的道,也跟着走出密室。

    夜城……

    真是一个麻烦!

    好在,那批粮食终于派上了用场,宇文元化这个人,确实可用。

    苏文清一喜一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收拾干净了,可凤轻尘的脸上,依旧有掩不住的疲态,黑眼圈更是明显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一看到凤轻尘,就知她昨天晚上肯定一夜没睡。

    心中暗道:这凤轻尘果然与九皇叔关系不一般,自己昨天晚上和她说军响的问题,她立马就去找了九皇叔,只是不知结果如何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按奈住心中的急切,在用完早膳后,急忙把凤轻尘拉到书房,确定没有人偷听后,开口问道:“凤轻尘,昨天和你说的事情,有结果了吗?怎么说?”

    不怪宇文元化如此急切,实在是他拖不起了

    下个月,三十万人就没饭吃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不出手,他只能找别人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也不是没人找他,他看不上罢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凤轻尘莫名其妙的看着宇文元化,强忍着打哈欠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军响,军响的问题,我昨天不是让你帮我想办法吗?你想到了吗?”宇文元化更想问,九皇叔说了什么,可他不敢问得这么直白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喝醉了吗?喝醉的事情你也记得?”凤轻尘疑惑的看着宇文元化,她总感觉这事不简单,可偏偏……

    她想不明白,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军响?真的只是军响的问题吗?

    就算她能替宇文元化解决军响的问题,也解决不了皇上对他的猜忌呀?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