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45锋芒,无人能挡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天空彩票tk115cc解铃还须系铃人打一肖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九皇叔?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他们到是不是震惊九皇叔的身份,而是……

    世家的诗会,向来不请权贵皇族,不是因为请不到,而是世家看不起东陵王朝这些新贵们。

    东陵的新贵不过百年,传承不到三代,世家根本不承认他们,这样的诗会,不是凭身份就能进的,四大国公府的公子与秀,没有这份才学,都进不了这百草园,这帖子精贵的程度,比安平公主的桃花宴更甚。

    九皇叔,这个身份世家虽说不至于得罪不起,但却是不会招惹。九皇叔这个人世家也是仰慕的,在注重样貌的东陵,九皇叔的长相,足已傲视雄群。

    往年的诗会,也有给九皇叔下过帖子,却是从来没有出现过,后来也就没有想过邀请九皇叔了。

    在世家的诗会中,九皇叔是第一个拿到帖子,而不参加的人。

    这一次,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难道这一次的诗会,真真不同吗?

    众人的眼睛晶亮,尤其是贵女们,眼中春情荡漾,恨不得立马出去,看一看九皇叔,哪怕只一眼也好。

    可一出来,众人就愣住了,九皇叔居然站在马车边上,扶一个女子下车?

    那个被九皇叔扶下马车的女人是谁?

    那装扮,那气质……

    “凤轻尘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她?”

    不知是谁叫了一句,众人尽是忘了给九皇叔行礼。

    “她这身打扮,真……”后面的话,没有说出来,因为一个“美”字,不足已形容凤轻尘此时的姿态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美,不是外表,而是那份气质,让她即使站在九皇叔身边,也不失色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似时下的女子,衣着繁琐,凤轻尘以紫衣为衬,外罩一件红色纱裙。

    裙摆宽大,却不拖地,身上没有半丝装饰了,只腰间系上一根极宽的黑色腰带,纤腰立现,简洁大方。

    衣袖宽大,一动那衣袖就如同水波一般,层层叠叠,看上去潇洒无比。

    凤轻尘长发也没有盘起,也未披散,而是用一根黑色的发带束起,额前也没有梳刘海,饱满光洁的额头露在外面,一缕青丝垂于左胸,风吹来,发丝飞舞,风流肆意让人忍不住伸手,替她将这缕青束好。

    肆意风流,名士风范,这样的气度,东陵世家有多久没有见到了。

    显然,凤轻尘这身打扮,是为这诗会量身定制的,无论出席任何场合,她凤轻尘都不会失礼。

    九皇叔满意的点了点头,似乎也没有发现,扫了众人一眼,和与往一样,目中无人,神色冷漠。

    上车前,在凤轻尘耳边说了一句:“别丢本王的脸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原本还有几分尴尬,听到这话点了点头,将眼中情素收了起来,一派大方。

    “轻尘明白。”

    她不会丢九皇叔的脸。

    “走……”

    目送九皇叔离去,凤轻尘才看向众人,人群中最为耀眼的便是王锦凌,淡淡一笑,算是打了扮呼。

    再看向众时,眼中的光芒刺得真不开眼,众人一阵眩目。

    “这是凤轻尘?”一女子惊呼,尽是比听到九皇叔来还要震惊。

    凤轻尘,怎么可以这么美?

    世家女的风骨,怎么会在她身上展现。

    “轻尘来晚了,请各位见谅。”凤轻尘一派潇洒的行了个礼,无视众人的震惊,往百草园中走着,众位公子纷纷让开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怎么会和九皇叔一块?”谢三第一个回过神,指了指渐行渐远的亲王仪仗队,那叫一个震惊呀。

    前行的路,被众位秀堵住了,凤轻尘停了下为来,不甚在意道:“马车坏了,遇上九皇叔,便送了我一程。”

    “马车坏了,遇上九皇叔送你?”谢三脚步一个踉跄,险些跌倒。

    九皇叔什么时候这么热心了,他不是有人死在他面前,他都懒得伸手的吗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可以?”杏眸微眯,少了一分的锋芒,多了一傲气。

    “可,可,当然可以。”谢三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用什么手段,让九皇叔送你的?”司马烟站了出来,咬牙切齿的看着凤轻尘。

    早知道,早知道,她就好心,把这人带来,也不会让她有此时的风头。

    “手段?我需要吗?”凤轻尘笑了一声,看到站在人前的谢夫人,笑着上前:“谢夫人,不好意思,轻尘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眼波流转,带着一丝冷意。

    今天,九皇叔送她,她便代表九皇叔呢,不能失了将门之女风度,更不能失了九皇叔尊贵。

    这桃花宴,诗会的最是无聊,她要一次让这些人明白,别轻易的去惹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无妨,只不过,凤秀来晚了,可是要受罚。”谢夫人含笑的看了一眼,还欲再说的司马烟,才对凤轻尘道,眼中带着一丝的善意。

    “轻尘从命。”凤轻尘从善如流的道。

    各府的公子也跟着叫嚷了起来:“对对对,要罚,要罚,罚什么好呢?对,晚到罚三杯,今天又是诗会,得罚凤姑娘多做一首诗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罚酒还行吧,这诗恐怕是不行了,东陵谁不知凤秀目不识丁,哪里会做什么诗呀,一首还行,人家可以早早做准备,这两首不是难为人家嘛。”一水蓝色宫装少女娇笑道,看似给凤轻尘解围,却是将她踩在脚底。

    “温秀说的是,让这凤轻尘做诗,呵呵……也不知能不能见人,你们真是太坏了。”

    嫉妒,众女子回过神后,看凤轻尘的眼神充满了嫉妒。

    凭什么,凤轻尘马车坏了,还能得九皇叔亲自护送。

    凭什么,凤轻尘一件单衣,不带任何首饰,还能将她们精心的将扮比了下去了。

    在运气与外表上,压不下凤轻尘,那么就在才识上压下她,让凤轻尘明白,这诗会不是她这种人可以来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轻笑了一声,半是责备半是了然的道:“背后论人,小人也;当面论人,贵女也,东陵的贵女,轻尘今日算是见识到了,人比花娇,嘴比刀锋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根本不怕得罪人。

    世家自诩清贵,虽然权势大,但和皇家、公候府不同,这些要对她下黑手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你尽敢辱骂我们。”司马烟不顾谢夫人眼神,站了出来,一脸指责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