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49皇家闲事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高手猛料三肖六码2018年第126期跑狗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谢夫人当然明白个中的道理,这罚的诗凤轻尘不仅要写,还得要写好,不然丢的就是王家大公子的脸,也丢了这诗会的脸。

    如果说九皇叔送凤轻尘来,是凤轻尘要出风头,那后面就是被逼的,被众人逼迫成为人群的焦点。

    在场的人,有九成以上,认为凤轻尘就是一个草包,想要看她的笑话,却不想这个草胞女子,却一次又一次刷新众人对她认知。

    之前那首诗,中规中矩,算不出采,但和众人一比,却是不差,一看就知是下了功夫,可现在吗?

    谢夫人也很好奇,凤轻尘是否有准备第二首诗,这第二首诗又是如何呢?

    “凤秀”

    汇文阁内,自有备好的纸笔,凤轻尘在众人的注视第一个踏了进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眼眸一扫,便看向王锦凌:“大公子,能否有幸,请你再次替轻尘执笔?”

    一次主动,一次相邀请,这也算是两清了。

    “固所愿也,不敢请耳。”王锦凌风度翩翩拾阶而上,优雅缓慢,仪态万方。

    “轻尘,请……”王锦凌提笔,沾墨,墨汁饱满,却不滴下来。

    整个汇文阁内就只有他们两个人,女子如牡丹一般华贵,男子则如同松竹一般俊秀挺拔,一时间满室芳华了,让人不敢逼视。

    温家秀有些后悔,自己这是不是弄巧成拙了,为凤轻尘的才名添了一把助力?

    几次想要开口,却怎么也插不进去,那天两人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根本容不得第三人。

    百草园,百草园,他们这群人今天全部沦落为草,可为大公子他们甘愿为绿叶,可要为凤轻尘,他们确是没有这么气度。

    在气势上压倒对方,凤轻尘满意的点了点头,在室内慢悠悠的走着,众人也不催促,只一双眼看着凤轻尘……的衣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们才发现,凤轻尘的衣摆处居然镶嵌了水晶,那水晶呈水滴状,凤轻尘每走一步,阳光照射下,那水珠就好像要从衣服上滑落一般。

    之前,众位女子看凤轻尘如此简洁的打扮,还可以自以为是的把这归结于凤轻尘穷,可现在吗?

    她们更加的嫉妒了。

    一个弃妇,凭什么可以这般肆意,凭什么踩在她们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有几个女子,已经悄悄的与温家秀走近,形成一个同盟。

    讨厌一个人,不需要理由!

    凤轻尘见气氛差不多,便朝王锦凌点了点头,表示可以了。

    王锦凌笑着点头,那双眼更加的明亮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心不想抢他的风头,却不知他喜欢看凤轻尘如此耀眼的画面。

    凤轻尘闭上眼,一字一字道:“九州生气恃风雷,万马齐喑究可哀。我劝天公重抖擞,不拘一格降人才。”

    和之前一样,凤轻尘念完,王锦凌也便收笔,全撑静,众人是不敢相信凤轻尘真能信口拈来,而王锦凌却是一脸深思地看着凤轻尘,在心中默道:

    “我劝天公重抖擞,不拘一格降人才。轻尘,你心中到底有多大的乾坤,你的眼界,别说是一般的女子,就是男儿亦不如。东陵王朝建国快百年,可把持朝政的依旧是当年从龙之臣,寒门子弟除非依附权贵,不然永无出头之日,很多人看到了这个弊端,可是……没有一个人敢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没有半分的局促,王锦凌回过神来狂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拿酒来。”

    王锦凌再次铺开纸,笔沾满墨,豪情万千,一壶酒一饮而尽,提笔挥毫:

    驿外断桥边,寂寞开无主;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。

    无意苦争春,一任群芳妒;零落成泥辗作尘,只有香如故。

    “一任群芳妒。轻尘,这才是你,这才是你。”王锦凌高声诵读,狂妄肆意。

    自古就不缺才女佳人的故事,多少名流才子,为博红颜一笑,为佳人赋诗,王锦凌不是第一个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,但像凤轻尘这样的女子,却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“好词,好词,可今天是诗会,只论诗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要罚,罚,罚,今天是诗会,只谈诗不赋词,大公子坏了规矩,当罚,当罚。”这世间像温家秀,那样给别人制造机会的傻妞有,当然聪明的人更不少。

    见此情况,大家齐齐涌入汇文阁,立马都去嚷着王锦凌,到于凤轻尘?

    温家秀不懂,可这些少年公子们却是明白,最大的羞辱,不是打压,而是漠视。

    无论凤轻尘今天多么的出采,你别把她当一回事就好了。

    就如同家中的美妾一般,再娇美动人又如何,不过是一个玩物,真把她当回事,就落了下成了。

    众人涌了进来,三两下就把凤轻尘挤到外围。

    凤轻尘笑而不语,翩然移步,给众人让路。

    “轻尘,你别往心里去。”王七拍了拍凤轻尘的肩膀,安慰道。

    这些人是挺过分的,前一秒把凤轻尘捧起来,后一秒又无视到底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凤轻尘,一般人根本受不了这种落差。

    “你想太多了,他们不盯着我,我就很高兴了,走……陪我逛百草园。”凤轻尘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这些人要真是捧着她,她可是会心虚的。

    她不求出采,只求能脱身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告诉你,这百草园还真有不少值得逛得地方,在这里不仅可以赏花、听琴、下棋、书画、还配有礼、乐、射、御、书、数的场地。凤轻尘,你骑马不错,要不我们去赛到一场?”

    王七摩拳擦掌,恨不得现在就去纵马一游。

    “赛马?还是算了吧,对了,孙家的情况怎么样了?”凤轻尘与王七很快就走到了外面。

    汇文阁热闹非凡,两人却没打算去凑这份热闹。

    毕竟,凤轻尘不受欢迎是有目共睹的,去了也平添人厌。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,有宇文将军在,国公府也不敢乱来,只不过,我听说宇文将军似乎遇到麻烦了,最近很忙。”王七善意的提醒道。

    凤轻尘现在最大的靠山就是宇文元化,如果宇文元化倒了,凤轻尘就得赶紧的另找一个,不为她自己,也得为孙家。

    “相信他,不会有事的,宇文元化可不是什么只懂打仗的粗人,他聪明的很。”有些事情凤轻尘看不全,但也不会至于什么都不明白,就算当时想不明白,事后也能想出一二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对她好的过分,绝不仅仅是因为她凤轻尘这个人,这点自知之名,她还是有的……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了,我怕你到时候没准备,或一头扎进他的事里,他的事情你少碰,上面那人不会拿他怎么样,但你不同。

    宇文家虽说只有他一个,但他不是没有根基的人,他要出了事,军中的人七成以上会卖他面子,三成以上的人会倾全家之力保他。可你却是不同,你真正是无根无在基的人,真要出了什么事,谁也不会倾全家之力去保你。”

    哪怕,王家由王锦凌做主,也不会倾力去保凤轻尘,世家大族根深枝多,要顾虑的东西太多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有些事情,她早在不知情前,就已经掺和了,现在要脱身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不过,王七的话,她却是听到心里去了。

    出了事,没有人会保她。

    王七看凤轻尘不悦,连忙转移话题:“走走走,不说这些了,我带你去逛百草园,听说今天淳于郡王在另一个山头打猎。”

    亲王以一字为尊,郡王以两字为尊,一字封王,二字卑之,说的就是这个礼。

    “淳于郡王,哪个?”凤轻尘努力从脑袋中,想出这个人物,却无功而返,反到是想到了九皇叔在这里出现,莫非就是应淳于郡王之约?

    “淳于郡王是皇上的侄子,他父亲很早就逝了,一直养在宫中,前不久才分府而出,一直荣宠不衰,很得皇上欢心。”王七说到淳于郡王时,脸色明显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皇上好像就这一个侄子?”凤轻尘很早就听说,皇上登上帝王,把他兄弟都杀了,连襁褓中的十皇子也不放过,九皇叔是另类,没想到还有一个淳于郡王。

    王七将凤轻尘拉到一边,尴尬的道:“传言,这淳于郡王是是皇上的儿子,是皇上和廉亲王妃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凤轻尘点了点头,在皇家强嫂子的事,也不算什么稀罕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别去外面乱说呀,这也只是传言,毕竟皇上独独留下这么一个侄子,实在让人起疑,当年,廉亲王妃与皇上也确实有些不清不楚。”

    “咦,七公子,你怎么在这,我们可找了你半天了,走走走……”一紫衫少年看到王七,大嗓门的叫了一声,死活要拉着王七和他们一起走。

    光天化日说今上的闲话,总是提心吊胆的,王七与凤轻尘两人都吓了一跳,王七一时没有回过神,便被人的拉走了,回头望向凤轻尘,凤轻尘却朝他摆了摆手,让他自己玩去,这诗会一直陪着她一个女子,也不是一个事儿。

    王七看凤轻尘这泼辣样子,心想她定不会吃亏,也就笑着走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站了一伙,便觉有几分内急,便寻思着找每,前脚刚走了,以温家秀为首的七、八位千金,就相互使了个眼色,找了个借口溜了出来,一路尾随,将凤轻尘堵在每一死角处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看着面前脸色不善的从位秀,脸上闪过一抹笑。

    在厕所堵人,这都是什么时候的事呀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