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56自恋,你是为我而来的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今日开马奖结果查询马会传真在哪个网站更新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丛林深处,危险重重,又被人追杀。

    一想到九皇叔可能面临的危险,凤轻尘就感觉心一阵一阵的抽痛,恨不得插上翅膀,就这么的飞过去。

    可……不行!

    叹了口气,凤轻尘压下心中的忧虑,认命地拿出双氧水、生理盐水、止血钳、缝合用的针线、绷带、和药。

    “轻尘,这些是什么?”东陵子淳自来熟的叫着凤轻尘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包扎伤口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带这些东西?轻尘,你是不是知道我受伤了,所以特意带来的?”东陵子淳不仅自来熟,还很自恋。

    “殿下,轻尘是大夫,这都是随时携带的药物。”凤轻尘带上手套,拿起医用剪刀,将东陵子洛的衣袖剪掉。

    天有点暗,在森林里更是没有光,凤轻尘不得不靠近,东陵子淳却因为凤轻尘的靠近,而全身绷紧,身上隐隐发烫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袖子剪掉后,便对两个侍卫道:“能不能麻烦两位大哥,捡一些柴来生火,我看不清。”

    两个侍卫当然不敢有异,立马就去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手拿着双氧水,别一只手拉着东陵子淳有左臂。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东陵子淳倒抽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郡王殿下,清理伤口时,会有一些痛,你忍着一点,千万不要动。”凤轻尘很严肃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定不乱动。”小霸王东陵子淳,乖的像只小狗一般,很用力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痛的话,你就和我说一声。”凤轻尘点头,眉头却皱成一个川字。

    身上这么烫,发烧了,还真是麻烦。

    凤轻尘看了一眼,在不远处捡柴的侍卫,犹豫了一下,将双氧水放了回去,决定先替这个郡王打退烧针、消炎针。

    手臂上的温度骤然失去,东陵子淳有些失落,可随即发现凤轻尘握住了他的右手,他又高兴了起来,甚至连凤轻尘在他身上打针,他都没有发现,只看着凤轻尘,感觉心里甜的直冒泡。

    东陵子淳也不知道为什么,只感觉凤轻尘靠近他,他就高兴,凤轻尘看着他,他就心喜。

    两侍卫的动作很快,不多时就将火生了起来,凤轻尘开始替东陵子淳清洗伤口。

    没有麻醉,东陵子淳痛得直咬牙,可因为答应了凤轻尘不动,就生生的忍住,一动不动,只牙关紧张,青筋冒出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东陵子淳,凤轻尘便想到蓝九卿。

    同样是在没打麻醉的情况下,清理伤口、缝合,蓝九卿比这个郡王强出不止百倍,蓝九卿云淡凤轻尘,好似受伤的不是他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呢?

    空长着一副武将的样子,却受不得半点疼,这个什么郡王的一看就是个被宠坏的孩子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懒得说话,只要这个郡王不动就行了。

    借着火光,清洗完伤口后,凤轻尘就开始穿针缝合。

    “轻,轻尘,你这是要做什么?”东陵子淳说话时,牙关直打颤,收此可见,他痛成什么样子,长这么大,他就没有受过这种痛。

    “缝合,殿下的伤口太大,需要缝起来。”凤轻尘很干脆的回答。

    缝合并不是很精细的活,在现在的医疗条件下,也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“缝,像缝衣服一样?”东陵子淳已经痛得说不清话,只是他想要和凤轻尘说话,强忍着痛罢了。

    “嗯”凤轻尘应了一声,对两个侍卫道:“我要给殿下缝合伤口,请两位大哥帮忙按住郡王,别让他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,不会,不会动。”东陵子淳咬牙强撑。

    男子汉大丈夫最怕被人看不起了。

    死要面子活受罪。

    凤轻尘不想因此而耽误自己的时间,压下心中的不耐烦了,好声的劝道:“郡王当然不会动,轻尘怕自己手颤,影响了缝合,还请郡王允许让两位侍卫大哥帮忙。”

    透着火光,东陵子淳只感觉凤轻尘那张泌着汗珠的脸,透着一层朦胧的美,怎么看怎么吸引人,轻柔的劝慰声,更是让东陵子淳失了理智,只呆呆的点头。

    两护卫得令,按照凤轻尘的要求,一个按住东陵子淳,一个将他的左臂固定好,凤轻尘用钳子将皮拉紧,一针扎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东陵子淳惨叫了一声,全身颤抖,两侍卫听得心惊,凤轻尘却是个冷血的:“按住他。”

    连看都没有看东陵子淳,只专注的将伤口处的皮肉拉紧,一针一针缝合。

    东陵子淳痛得全身痉挛,不停的挣扎着,幸亏两个侍卫力气大,再加上他们也明白事情的严重性,硬是将东陵子淳按得死死的,不让他动半分。

    东陵子淳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,待到凤轻尘将伤口缝合好时,东陵子淳痛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两个侍卫感觉特别丢脸……

    他们主子之前还信誓旦旦的说不动,结果呢?

    凤轻尘却是不以为意,这早在她的意料之中,将伤口包扎好后,凤轻尘便拿出消炎药,给东陵子淳强喂了两粒,也让两个侍卫各吃两粒。

    因为,她没空给两个侍卫处理伤口,不是她没有医生的责任,而是东陵九在她心中更重要。

    收拾好东西,凤轻尘翻身上马:“两位大哥,天黑了,你们还是尽快护送郡王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,凤姑娘不出去?”

    “我来这是找九皇叔的。”言下之意,救你们不过是看在九皇叔的面子上。

    也不管两个侍卫怎么想,凤轻尘丢下这话,就朝树林深处走去……

    “这还真是一个不要命的。”两侍卫摇了摇头,没法,只能轮流背着东陵子淳往外走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路往树林深处走去,估摸着身后两个侍卫不会发现,便将太阳能的照明灯打开,寻找马蹄印。

    一群人冲入树林,树枝与草多少都会被踩踏,凤轻尘只要顺着这个方向走就行了,有灯光,再加上前人踏平了路,凤轻尘这一路追过去并没有多费力。

    树林中偶有小动物跑过,却没虎、狼、豹等大野兽,看样子这猎场被皇家中的人清理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路顺着痕迹往林中跑,她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抬头只见皎洁的月光,已在头顶上。

    骑马太久,身子被马颠的又酸又痛,大腿内侧也因为长间的骑马,而磨得生痛,凤轻尘只咬牙忍着。

    心中有一股信念在支撑着她,那就是说不定,下一秒她就看到了九皇叔,看到没有受伤的九皇叔……

    很快凤轻尘就闻到了血腥味,并且越来越浓,凤轻尘的担忧也越来越甚,她怕这血是九皇叔的。

    驾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顾不得坐下的马,疲惫无力,直抽着它往前,直到……

    给读者的话:九皇叔呀,九皇叔,你再不来,凤轻尘就要被人抢了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