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0夜叶,九皇叔的秘密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五马中特期期准红姐论坛今晚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苏绾站在原地,欲言又止,话到舌尖却想到九皇叔那冷默的性子,想想还是吞了回去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她再解释或者说明都没有意义了,现在只能祈祷,表哥只是想要恶整九皇叔,没有别的打算才好,不然的话倒霉的不仅仅是夜城。

    深深地吸了口气,再次抬头,苏绾眼中不见半丝的焦虑与不安,镇定自若的福身告退。

    东陵九没有挽留,事实上这地方也没有办法留客

    苏绾笑容满面的走了,走之前很亲切地对凤轻尘道:“凤姑娘,我们很快就会再见。”

    她苏绾要到东陵来。

    “我想也是。”凤轻尘隐约记起,东陵的皇上好像要过寿辰,如果苏家想要将女儿嫁入东陵,这是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至于嫁给谁,这就不是凤轻尘要考虑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后会有期。”苏绾无限眷恋的看了一眼东陵九。

    撇去苏家的利益不谈,苏绾是对东陵九有情的,奈何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,而落花也不止苏绾这一朵。

    苏绾如同来时一般,走得不急不缓、走得从容优雅,那满天的香气,也随着而逝。

    苏绾走了,东陵九与凤轻尘当然不会再多呆了。

    东陵九不是笨蛋,苏绾约在这里,不仅仅是为了想要送东西给他,肯定还有后着,先离开这里才是好的。

    “处理好。”东陵九指着那一地的尸体,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凤轻尘一愣,她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把这些烧了。”东陵九再次重声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脸怔仲的看着东陵九,九皇叔这是把她属下用了吗?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太纵容这个男人了,以至于这个男人,认为她是呼之则来,挥之则去的玩物。

    虽说先爱先输,可前提是她愿意,她愿意为这个男人做的事,哪怕赔上骄傲,她也高兴。

    可她不愿意的事,哪怕只要轻轻点个头,她也不做,凤轻尘正想拒绝,却被意外的声响打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九皇叔果然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,姑娘不如跟着我好了,我夜叶就是再不济,也不会让姑娘你手上染血,处理这些肮脏事。”

    夜叶,夜城少城主,苏绾的表哥,踏着月色而来,讥讽的看着东陵九。

    “夜叶,果然是你。”东陵九不着痕迹挡在凤轻尘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早猜到了吗,如果不是我,苏绾又怎么会约你在这,这狼群又怎么会出现,英明神武的九皇叔不会连这都想不到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夜叶的走近,空气中再次弥漫着一股浓香,这夜叶一个男子,身上的香味,居然比苏绾还要浓。

    “哈啾。”浓香刺鼻,凤轻尘实在受不了,同时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这夜叶看上去阳刚英武,不像是一个娘娘腔呀。

    “怎么,这香味不好闻吗?”夜叶挑衅的看着东陵九。“九皇叔,这香我可是特意为你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东陵九屏气,二话不说,拔出腰间的长软剑。

    原来,东陵九腰间那根精致的腰带就是他的武器。

    唰的一声,以暗劲使软剑变直,剑尖直指向夜叶:“夜叶,要战便战,不战便滚。”

    “战当然是要战的,我费了这么多心思,将你引到这里来怎么可能不战。啧啧啧……要是让人知道,尊贵不凡的九皇叔惯用的武器是长软剑,你说会怎么样。”剑出梢,夜叶的剑却指着那身后的尸体。

    东陵九将人引入树林深处才下手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“死人,是不会泄露秘密的。”东陵九提剑上前,夜叶拔剑相迎。

    当……软剑与夜叶手中的名剑相碰,崩发出刺眼的火光,两个男人靠近,又飞速分开。

    “东陵九,你不是我的对手,你这样的男人配不上绾绾。”夜叶狂妄道。

    “苏绾?原来夜少主费这么多心思,只为一个女人。”东陵九轻蔑的道,同时更加厌恶苏绾此人。

    果然,红颜患水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一个女人,那个人是绾绾,东陵九,绾绾是我的。”夜叶双眼通红,与东陵九交手,尽是没有占斗上风,心中不解。

    明明有消息证实,九皇叔对香味过敏,今天他与苏绾都熏了浓香,这九皇叔怎么会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“苏家,不会将嫡女嫁入夜城,夜叶,你死了那条心。”东陵九没有对夜叶下杀手,毕竟夜叶死在这里,对他来说并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夜城城主就这么一个儿子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娶不到,我也绝不让绾绾嫁你。”他宁可苏绾一生不嫁,或嫁一个她不爱的人。

    东陵九没好气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那样的女人,送给他暖床他都不屑,还娶,夜叶脑子进水了吧。

    东陵九懒得夜叶多说,只加快攻势,凤轻尘犹豫着要不要帮忙,想想还是算了,听到夜叶的话,她知道九皇叔要处理那些尸体,是为了毁掉长软剑的秘密。

    地上那一堆尸体,伤口细长而薄,有点眼色的人都会明白,这些人死在什么人手中,九皇叔不想让人东陵皇室知道他的武器是可以理解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心里稍稍舒服了一点,只道这九皇叔也太闷葫芦了,有什么事他就不能说明白一点吗,说一半留一半的,她怎么懂呀。

    要毁掉伤口很容易,凤轻尘趁东陵九与夜叶打得正欢时,拿出浓硫酸就往尸体的剑伤处一淋。

    恶臭味传来,压下空气中的浓香,让东陵九与夜叶一阵恶心。

    “东陵九你的女人真恶心。”面对东陵九越发凌厉的攻势,夜叶有些招架不住,好不容易感觉到东陵九受香气影响了,这恶臭味传来,又破坏了他的计划。

    可东陵九哪会给他机会,长软剑缠在夜叶的剑上,往上一挑,就将夜叶的剑给挑飞了,夜叶连连后退,东陵九强势追过去。

    噗哧……

    长软剑刺中夜叶,夜叶痛闷了一声,不退反近。

    “噗哧……”剑直接刺穿夜叶的背,两人的距离拉近,夜叶身上那浓的让人作呕的香气,也扑鼻而至,东陵九只感觉手中的力道渐失。

    “嘭……”夜叶一掌将东陵九打飞,东陵九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虽然受了伤,但总算知道九皇叔你的弱点了,九皇叔,我不客气了。”夜叶不怪伤势,大步上前,朝东陵九下杀手。

    凤轻尘回头就看到这一幕,想也不想拔枪开。“嘭……”

    可惜没打中,夜叶避开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夜叶这才正眼打量凤轻尘,可惜凤轻尘站在暗处,他站在火光处,根本看不清。

    只觉得这个女人可恶,可恶至极。

    “要你命的东西。”凤轻尘又开了一枪,夜叶再次后退避开,却看到那子弹直接射入树杆中,将腰粗的树给打开花了,空气中散发着火药味。

    虽不明白是什么东西,但这东西的杀伤力夜叶却是看到了,他要没有受伤,也许可以一博,现在吗?

    咬牙……

    “九皇叔,算你命大。”夜叶不甘心,却又不得不离去,离去前不忘再次表明自己的目的:“九皇叔,绾绾是我的,你敢碰她,我就带着夜城的铁参骑,将九王爷踏平。”

    “夜叶,你这一辈子都娶不到苏绾,你等着看苏绾嫁给别人。”东陵九躺在地上,嘴角溢出一丝血迹,却丝毫不显弱。

    夜叶气得想要杀个回马枪,却忌惮凤轻尘手中那杀伤力强的暗器,不甘的退去,心中暗自后悔,早知道就应该再多一些人手。

    机会,错过了,便是错过了!

    夜叶一走,凤轻尘便上前了,启动智能医疗包,她担心九皇叔有事,可检查的结果出来,凤轻尘彻底的囧了。

    果然……

    人无完人,她之前把九皇叔当成神了,这一刻才明白,原来九皇叔也是人,一个普通的人。

    九皇叔,他对香味过敏。

    哈哈哈……

    如果不是东陵九看她的眼神太过冰冷,她真想要大笑,可即便如此,凤轻尘闷笑的打颤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想笑便笑。”东陵九黑着一张脸,耳根微红。

    “我,我,我不笑,咳咳,对香味过敏很正常,真的很正常。”凤轻尘拼命的压着笑,努力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    东陵九懒得说话,他知道这伙要这个女人面前摆出威严的样子了,似乎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“扶本王起来。”这个地方,他一刻也不想呆,尸臭味与恶俗的香味混在一起,这味道还真是说不出来的怪。

    同样,凤轻尘也不想呆在这个地方,原本想替东陵九打一针,缓解一下他此时无力和难受的症状,不过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很邪恶的想着,九皇叔这“柔弱”的样子,比像有人味。

    今天九皇叔几乎把她当下人用,索性她就让九皇叔多痛苦一下好了,反正过敏体质什么的,死不了人,好叫他明白,千万不要得罪医生,尤其是女医生……

    很久以后,凤轻尘与东陵九说起这个事时,东陵九一阵狂汗,直说凤轻尘心眼小,他明里暗里替凤轻尘扫平多少麻烦呀,这凤轻尘不知恩图报就算了,居然眼睁睁地看着他受苦。

    女人,果然可怕,远离女人很有必要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