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7想拜师?行,先解剖尸体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原版正料特彩吧-百度富宝彩坛免费资料大全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“拜你为师?凤轻尘你想太多了,老夫怎么可能拜你为师。”孙正道的反应比凤轻尘更大,整一副你没傻的表情吧。

    堂堂太医院院首拜一个小姑娘为师,这事怎么看怎么离谱,亏得凤轻尘敢想。

    凤轻尘以为她是谁呀,就凭医好王锦凌的眼疾,就能让他拜其为师,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知道自己想左了,尴尬的一笑,连忙作揖道:“我也觉得自己想太多了,就轻尘这点本事,哪有可能收徒呀,轻尘实在不明,还请孙太医了言明。”

    收徒,她哪有收徒的本事呀,她可不是来古代宣传西医的,她还想学中医呢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孙正道不好意思的咳了起来,脸色涨红,硬着头皮道:“不必妄自菲薄,你的医术还是不错的,术业有专攻,你擅长外伤,那一手缝合之术以及对伤口的处理,非常人能及。是我儿子,孙思行,他要拜你为师,习那伤口处理之术和缝合之术。”

    丢脸呀,丢脸呀,堂堂太医院院首的儿子,居然拜别人为师,这叫他情何以堪呀,可偏偏他那倔儿子,怎么也不肯听劝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拦着,早就跪到凤府外,去求凤轻尘收他为徒了。

    “啊…令公子?他想学伤口处理和缝合之术,我教他便是,哪里需要拜我为师。”凤轻尘原本就没有藏私的打算,之前不教给太医院的人,实在是那些人太讨厌了。

    想学不明说就算了,还拐弯抹角的指责她,这让她怎么甘心,教了对方不得好就算了,还要被人呵斥,真当她凤轻尘是圣母呀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,没有师徒之名,怎么可以将你秘技学去。”这一点孙正道也不愿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秘技不秘技的,孙太医太严重了,不过是缝合伤口罢了,不算什么秘技,令郎在哪,我这就去教他,保他一刻钟就会。”缝合伤口并不是多难的事情,凤轻尘相信只要看她做一遍,孙太医与他儿子都能学会。

    可不想,孙正道见她这个样子了,又沉思了起来,心中暗道这凤轻尘能医好王锦凌的眼睛,处理洛王殿下那棘手的手,还有那一手中风急救术,也许她懂得不是这一点半点,让自己儿子拜她为师不一定会丢脸。

    他的医术放在东陵也是数一数二的,可他就没有医治王锦凌眼疾的本事,洛王那伤他也看了,换做他去处理,洛王殿下就算能保命,腿也废了。

    这凤轻尘比他想像中的更厉害,儿子的选择可能是正常的,心思一转,孙正道对凤轻尘道:“这个不急,凤姑娘如果有空,不知可否帮老夫一个忙?”

    孙正道的语气陡然客气了起来,凤轻尘虽事出反常必有妖,可此时也容不她退缩,她还奢望对方带她去见九皇叔呢,当下豪气了的道:“孙太医尽管开口,凡是轻尘能做的,定不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好,凤姑娘爽快。老夫也就直言,凤姑娘,我夫人身体有些不适,想请凤大夫为我夫诊治一下。”孙正道这也算是试一试凤轻尘。

    如果凤轻尘有几下子,他便许了儿子拜其为师,如果这凤轻尘只会那点,他便是打死儿子,也不许他拜凤轻尘为师,最多只准他跟凤轻尘学缝合之术。

    给孙夫人医病?

    让堂堂太医院院首都无法医治的病,那得多麻烦。

    凤轻尘有点担心了,但这个情况下只能硬着头发上了,只求别是什么癌症之类的。

    在孙正道的带领下,凤轻尘来到了内院,站在门口就听到屋内有妇人痛哼的声音,孙正道上前立马问道丫鬟:“夫人的疼痛还没有缓解?”

    “回老爷的放在,是。”丫鬟低头道。

    孙正道担忧的点了点头,但显然这不是第一次发病,孙正道并没有慌张,只道:“去,把大公子叫来,就说凤大夫来了。”

    总归,得让儿子看看凤轻尘有没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唉……看到这一幕,她要还是不明白,就白活两世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阵叹息,自古只有师父考徒弟,可哪有徒弟考师父的,想来她这个师父,就是当上了,估计也没有什么威严可讲。

    对于收徒一事,凤轻尘表示没有半点高兴,只感觉麻烦。

    踏入室内,只见一年约三十左右的妇人躺着床上,痛得脸色发白,妇人的身王有几分丰盈,不过此时却很是憔悴,看妇人捂着肚子,再加上孙太医也没有办法,凤轻尘估计是那几种病了,告罪了一声便上前查看。

    行医习惯,先是检查临床反应,由医生判断病症,所以凤轻尘没有智能医疗包,只是上前寻问了几句,随即又手按了按孙夫人右上腹:“哎哟……”

    正按到病处,孙夫人疼痛加剧。

    “抽痛,还是剧烈绞痛。”凤轻尘面色沉静,脸上不见半丝笑意,看上去严肃异常。

    “剧痛,好痛。”孙夫人痛得没什么力气。

    孙正道站在一边,看凤轻尘的神情与表情,不由自主的放缓呼吸,同时亦不敢上前,生怕打扰了凤轻尘。

    “这里痛吗?”凤轻尘又在胃部轻按。

    “不痛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呢?”

    “痛。”肥胖夫人痛的全身都哆嗦。

    凤轻尘收回手,翻看孙夫人的眼皮,恩,眼白,脸上有轻发黄,继续问道:“有没有恶心、呕吐的病状,之前发病时,时不时偶尔会发热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,是的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点头,继续道:“这次发病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昨天,昨天晚上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吃了油腻之物,随即就感觉腹中一阵绞痛。”凤轻尘基本上可以判断病状,只不过要再次确定。

    “是,是,吃过晚饭后,半夜就痛。”孙夫人痛的真哆嗦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凤轻尘点了点头,并没有急着下结论。

    孙夫人的这症状基本上可以确诊为急性胆囊炎,不过确诊为确诊,该做的检查还是不能少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虽有丰富的行医经验,但同要需要借助各种仪器,再证明她的判断。就算她相信自己的判断,也必须提借足够的科学依据,这是对病人负责任的态度。

    在现代,就算她可以确诊是急性胆囊炎,也定会让病人去做肝胆扫描和超声波检查,不能拿病患的身体开玩笑。

    哪怕是拥有丰富临床经验的老医生,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,所以ct检查什么的,一般都不会少。

    而这也就是在现代,为什么西医比中医更受欢迎的原因,西医的各种检查手法,再加上直观的治疗,更容易让人信服,同时只要不遇到复杂的病症,哪怕是实习小医生也不会开错药。

    什么病就用什么药呗,胃痛治胃,脚痛治脚,从不管其他。

    中医却是不同,中医讲究一人一方,在中医看来,哪怕是同一个病症,发生在不同的病人身上,所用药与药量也是不一样的,毕竟每个人的身体状况不一样。

    而这就需要更加丰富的经验,还有准确的判断,所以中医这个行业,只有老了才值钱,因为那个时候,才有人相信你,凭借经验不会误诊。

    借着衣袖阻挡,凤轻尘启动智能医疗包,在孙夫人哼哼叫中,智能医疗包的“滴滴”声,完全被掩盖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握着孙夫人的手,一边对孙夫人进行检查,一边查看智能医疗包的诊断结果。

    孙正道一直盯着凤轻尘,可就在此时门“嘭”的一声打开,孙正道不得不移开眼,而凤轻尘也顺利查看到诊断结果。

    和她判断的一样,是急性胆囊,并伴有胆囊有坏死,需要手术治疗,将坏死的胆囊切除。

    凤轻尘放下衣袖,已然胸有成竹……

    “凤大夫。”冲进门的是一个二十岁左的少年,少年面目白皙,不是病弱的白皙,是久不见阳光造成的,看凤轻尘的眼神是狂热与崇拜。

    一进来,就朝凤轻尘行了个大礼:“师父在上,请受小徒一拜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连忙避开,不肯受他这一礼。

    “孙公子客气了。”她还没有同意收徒呢,再说了……

    这想当徒弟的考验了师父,那身为师父的她,当然也可以考验徒弟。

    想当她徒弟?可以……

    先把胆子给我练出来再说,想当初她第一堂课就是解剖尸体,握着刀根本不敢下手,当导师一刀下去后,她直接脸色发白,将导师将器官一样一样取出时,她吓得眼一翻、当场晕倒,整整一个星期,吃什么吐什么,吃一碗肥肥肠面,直接将胃吐空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事习惯就好了,到后来,她可以一边看学妹解剖尸体,一边吃肥肠面,而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想当她徒弟,那就必须过这一关。

    这文文弱弱的孙思行,也不知有没有那个本事。

    要有,那就好了,她找到一个好助理了,可以使劲儿的蹂躏;要是没有,对不起,她凤轻尘绝不收。

    凤轻尘眼眸半眯,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,孙正道与孙思行同时一寒,两人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抬头看向凤轻尘,她已将情绪收敛好,将孙夫人的诊断结果告诉了孙正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没有错,不知凤姑娘可以医治的办法。”孙正道正色道。

    这攸关他夫人的健康,还有他儿子的未来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凤轻尘依旧简洁,睫毛轻轻颤动,掩去眼中的精光。

    想要我给你夫人治病,可以……

    先带我去见九皇叔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