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8想太多了,我只是大夫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诸葛独胆2018王中王送二句玄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凤轻尘什么人?

    皇城第一硬骨头!

    能让皇后与安平公主吃亏,能在东陵子洛手下讨得一条命,她哪是个善的,孙正道将她迎入府,想要再把她送出去,可就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一个等着她医的孙夫人,还有一个崇拜她到不行的孙思行,孙正道完全没有招架能力。

    凤轻尘从智能医疗包中,拿出解痉、镇痛的药物,压下了孙夫人的疼痛,三两下就把孙正道给震住,而孙正行本身就佩服凤轻尘,这下更是非拜师不可。

    要不是凤轻尘推辞,说是等孙夫人的病好后,她须得考验一番,再谈拜师一事,孙正行估摸着立马就召告杏林同仁,他拜凤轻尘为师了。

    这伙,虽然没有拜师,但却在凤轻尘面前,行弟子之礼。

    凤轻尘劝解无效,再加上孙正道莫许,只得随他,交待孙夫人卧床休息,只能吃易消化的流质饮食,又留下一盒舒胆通,便与孙正道父子一同出去。

    如果说孙正道还有疑虑,那么在看到凤轻尘拿出的药丸后,差不多就快和孙正行一样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拿出来的药丸,绝不是一般人可以制出来的,不过孙正道与孙思行绝对是聪明人,知道什么该问,什么不该问,再说了孙思行早晚要拜凤轻尘为师,作为凤轻尘唯一的徒弟,他早晚会知晓。

    孙正道对凤轻尘也由之前的疏离,变成狂热与崇拜,只不过孙正道要内敛的许多,但也足够让凤轻尘头大。

    被病人家属感谢与佩服她习以为常,可被同仁当成偶像,还是她也佩服的杏林高手,凤轻尘就只感觉羞愧了,几番解释只被当成自谦,凤轻尘索性不说话。

    投桃报李的道理,孙正道是明白的,当下就告诉凤轻尘:“九皇叔在天牢似有异状,皇上早晚会下旨请太医前去诊治,如果我猜得没错,皇上十有**会派我前去,不过依皇上的行事,恐怕会拖上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虽说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;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可实际上,皇上掌控不了的地方多的去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虽说没有实权在手,但皇上也不敢轻视他,那天牢之地也并不是水泼不进,九皇叔也不是一点手段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九皇叔要真是吃素的,早就死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,并没有多言,虽说过敏症严重者,可造成呼吸道阻塞或血管萎缩而致命,但她知道九皇叔的过敏症顶多就是让他受点苦,要不了命。

    再说,九皇叔不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孙太医安排我前去,不会有事吧?”这个时候问,还不算晚。

    孙正道摇了摇头:“凤姑娘不必挂心,老夫醉心于医术,从不过问政事,我把凤姑娘带进去,也只是给九皇叔看病。再说,凤姑娘要是能进去,要么就是皇上允许的,要么就是九皇叔有安排。”

    太医是一个高危的行业,天天游走在贵人之间,一不小心就会掉脑袋。

    太干净了不行,不干净又不行。

    这个分寸孙正道拿捏的恰到好处,他沉稳胆大细心,天生就是混官场的料。

    而孙思行则不行……

    孙思行脑子一根筋,是个好大夫但绝做不了好御医,所以孙思行说要跟凤轻尘学医,孙正道最初虽然不满,但也没有太过强烈的拒绝。

    凤轻尘这才放心,知道一时半伙进不了宫,话题一转便带到孙夫人的病症上,凤轻尘便将话题转到孙夫人的病症上,而凤轻尘的医治办法就是……

    “开膛?切除?凤姑娘,你有几分把握?”大夫果然是大夫,接受能力比一般人高了许多,听到凤轻尘的医治手法,孙正道不仅没有跳出来,反倒是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也曾想过这个办法,可惜他只有一成的把握。

    “七成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开膛呢?”孙正道行医,讲究一个稳。

    没办法,给皇上、皇子治病给养出来的坏毛病,求稳不求快,这才是保命的根本。

    “孙大夫你应该明白,尊夫人的病情很不乐观,如果不开膛将坏死的部分切除,病情只会越来越重,最后药石惘然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并没有危言耸听,孙夫人的情况不容乐观,必须尽快手术。

    孙夫人这病症靠中药只要拖延,无法根除,而且会越来越严重,到时候造成胆管炎、胆源性胰腺炎等并发症,就更加棘手了,那时胆囊与周围粘连严重,解剖关系不清,手术难度将会加大。

    孙正道还在犹豫,孙思行却是一个医学狂人,他曾参与东陵子洛的医治,看到凤轻尘完美的处理手法,心动不已,现在听到凤轻尘说开膛之术,立马来了兴趣,拉着凤轻尘不停的问东问西,再三表示希望能亲身参与。

    凤轻尘发现孙思行虽然没有外科手术经验,但每每都能问到点子上,这下凤轻尘也兴趣了,毫不吝啬的将一些手术事项和技巧告诉孙思行。

    孙思行越听越佩服,更加坚定了拜师的决心,凤轻尘也觉得这孙思行是个学西医的料子,当下更热情了,孙思行在她眼中,已成了后备手术助理了。

    孙正道听到二人的交谈,越听越是震憾,听到凤轻尘所说的那些消毒呀、刀法呀、止血呀、血管处理呀、人体内器官呀,越听越着迷,不停的点头,时不时的补充两句。

    孙正道什么人,中医大国手,他虽不是学西医的,但医学素养却不是凤轻尘可以比,凤轻尘越听越欣喜,问得问题也越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三个人,小范围的展开了一场中西医交流会,咳咳,估计这应该是史上最早的中西药交流会了,如果后人知道,应该会感激凤轻尘与孙正道为医学事业所做的贡献。

    凤轻尘与孙正道也因此成了忘年之交,三个人聊得不亦乐欢,直到皇宫来人宣孙正道进宫,三人才恍然发现,天黑了……

    责怪下人为何不提醒他们,下人委屈的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一边叫了数十遍了,可偏偏这三人像是魔怔了一般,根本不理会。

    凤轻尘也暗恼,同时亦庆幸,如果不是孙家父子,她这一天都会担心,这一聊到是将心中的不安给消除了。

    “思行,带你小师父去换衣服。”孙正道是个细心的人,既然要带凤轻尘去,就不会让人在明面上抓住把柄。

    天牢内,九皇叔脸色苍白靠墙而坐,他的脸色潮红,双唇发紫,一看就知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,可他的心思却全然没有放在病痛时,只想着要如何才能将东西带出去……

    皇上下手太快,超出他的意料,他很多事情都没来得及安排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