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69凤轻尘,我能信你吗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7马报开奖记录结果查询2018年1至93期开奖记录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不多时,凤轻尘就打扮成医女的样子,跟在孙正道的身后,一路提心吊胆,低着头紧跟孙正道,生怕被人发现,同时亦表现出小医女的胆怯了。

    反观孙正道,却一副坦然的样子,似乎身后跟的不是凤轻尘,真是太医院医女。

    在马车上紧张的手心出汗,可真正到了皇宫,凤轻尘变得异样平静,整个人就如秋水一般沉静。

    孙正道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,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胆色,果然是虎父无犬女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孙正道所料,他们一进宫就被带到天牢,说是九皇叔似乎不太好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心“咯噔”一跳,心中暗道皇上阴险,九皇叔那过敏症及时治疗并不会有事,但拖久了说不定真会致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凤轻尘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要使小性子。

    唉……现在后悔也于事无补,她只能奢望九皇叔命硬,没有因一个小小的过敏症而死。

    一踏入天牢,凤轻尘就发现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我了个去……

    浓香扑鼻,香味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这皇上还真是一个坏种子,这是天牢吗?这是怡春院吧。

    “哈啾。”凤轻尘鼻子一痒,孙正道停了一步,回头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这是隐含警告的意思,可以多事,但不能生事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凤轻尘继续低头装小乖,心中暗道这年头的人一个比一个厉害,这简直是杀人于无形。

    中药见效慢,依九皇叔的过敏体质呆在这里面,那简直就是慢性残杀,不过这却是她管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来到天牢最里端,狱卒先是恭敬的行了个礼,得了九皇叔同意,才打开牢房门。

    牢房也是有等级的,血衣卫那种是最可怕的,而天牢则是待遇最好的,因为天牢关的多是皇室中人。

    孙正道与凤轻尘进去后,牢门再次锁上,狱卒也恭敬的退下,并没有监视的意思。

    凤轻尘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牢房干净整洁,还有一张石床,石床上面是干净的被褥,比一般小户人家还要好,当然了,前提是那被褥没有熏香,再好九皇叔也没有命消受。

    看到坐在石床上,靠着墙面闭目养神,一派清贵的九皇叔,凤轻尘除了同情还是同情,在这样的环境下,他还能保持与清醒警觉,还真是不容易。

    哪怕到了这个地步,东陵九依旧仪态高雅,坐在石床上,隐约透着一投慵懒和闲适,完全不似在坐牢,整个人好似在静室沉思,就那么一坐,却是丰神俊秀无端吸引人的眼球,让人无法忽视他的存在。

    孙正道上前,半蹲在东陵九面前,替他诊脉。

    “本王的病情如何?”东陵九睁开眼,整个人瞬间就像是鲜活了一般,完全看不出一丝的病态。

    装,真能装!

    如果凤轻尘不知道东陵九的情况,一定会被骗,这个男人太擅长伪装了。

    孙正道心眼透亮,一搭脉就知道九皇叔的情况,比想象中的严重,但看九皇叔这个样子,却是不想让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皇叔着凉了,有孝热,待下官开个方子。”九皇叔全身滚烫,哪怕是普通人只要轻轻一碰,也能看出九皇叔这症状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东陵九满意的点了点头,挥手示意孙正道离他远点儿,看他挥手的力道,完全不似病软无力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九皇叔又开口,眼神落在凤轻尘身上,眼瞳深入隐含笑意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第一个来见他的人,尽会是凤轻尘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终归没有让他失望,当得起他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凤轻尘松了口气,悄悄的注射器与药剂拿在手中,退烧药和消红疹的药,另外还有一罐药膏、一个薄荷的香包。

    “本王渴了,给本王倒杯水。”九皇叔命令人起人来,那叫一个自然呀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生的,你嫉妒不来,从絮衣玉食、仆佣成群养出来的贵气。

    事实上凤轻尘应该高兴,东陵九从不与人亲近,虽说不至于凡事亲力亲力,但身边所有之人,无不是忠心不二之辈。

    凤轻尘倒了一杯茶,闻了闻发现没有异味,才端了过来,心中暗想皇上不可能在这种事情上下手,太下作了。

    “喂本王喝。”

    不知情的人,还以为九皇叔在调戏小医女,知道的人才明白,九皇叔这是在找机会与凤轻尘接近。

    在凤轻尘进来的那一刻,他就知道来者是谁。

    凤轻尘身上有一股很独特的气息,闻着凤轻尘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空气中的花香也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凤轻尘只当东陵九体弱,并不多言,哪知一靠近,东陵九便伸手,一个用力将凤轻尘拉入怀中,这力道哪像是病人。

    凤轻尘吓了一跳,她根本没有想到,九皇叔此时还有力气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?”

    水杯中的水,大部分都洒了出去,溅在九皇叔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别动,让本王抱一抱。”

    九皇叔身上,那独有的竹香扑面而来,九皇叔埋在凤轻尘的颈脖间,贪婪的呼吸着,凤轻尘只感觉颈间一股热气,整个人都呆住了,发现自己手不是手,脚不是脚,一双眼瞪的老大,似乎不敢相信面前这人尽是讨厌与人接近的九皇叔。

    孙正道绝对是个上道的人,见此情况很乖觉的侧身,慢悠悠的写着医,一副我什么都看不到的样子。

    孙正道是九皇叔的人,这一刻凤轻尘终是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凤轻尘,本王能信你吗?”好半晌,东陵九才堪堪抬头,附在凤轻尘的耳边。

    凤轻尘只感觉耳边一痒,话似乎也听得不太真切,只点头:“轻尘定不负九皇叔的信任。”

    当属下就当属下用吧,只要能与这个男人靠近,她终归有机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凤轻尘的心里莫名的轻松了起来,将手中杯子往石床上一放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暂且别动,轻尘得知九皇叔病症,将了一些药来,希望对九皇叔有用。”说完,就动了动身子,示意九皇叔放开她。

    “别动,让本王再抱一伙,你身上味道很好闻。”

    前一句,凤轻尘听着心颤,可后一句出来,凤轻尘却是心酸。

    原来,九皇叔抱她是为缓解不适,想来也是,如果不是有这个原因,九皇叔好端端的怎么会抱她。

    苦笑一声,凤轻尘配合九皇叔,侧个身子任他抱着。

    “九皇叔,把左手给轻尘。”

    “呃?”东陵九抬头看着凤轻尘,两人靠得极近,鼻翼间似乎只隔一根发丝,气息交融。

    男子芝兰玉树,清冷尊贵,女子明艳动人,高贵大方,明亮的大眼中,只有彼比,微弱的灯光,将两人笼罩在一起,这一刻两人尽是有说不出来般配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