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0为他冒险,他有什么好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手机彩票开奖号码473333最快开奖结果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哪怕是给九皇叔看病,孙正道与凤轻尘也不能在天牢久呆,凤轻尘替九皇叔注射后,将药膏与薄荷香包给了东陵九。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带近来的?”东陵九很诧异的看着手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太医进出宫都会有检查,凤轻尘也应该是经了那道检查,皇上恨不得他死在这里,怎么会允许这些有助于他的东西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丈夫有大丈夫的手段,同样小女子也有小女子的机警,九皇叔这是看不起人。”凤轻尘没有正面回答,随即将转移话题道:“宇文将军很担心九皇叔,此时他正像无头苍蝇一般,不知道要做什么?又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她这是提醒九皇叔,有什么需要宇文元化做的,赶紧的交待,或者有什么不让宇文元化碰的,也早点说有,免得他们帮了倒忙。

    九皇叔摸了摸左手腕上的针眼,虽说他不知凤轻尘给他扎了什么,但不得不说凤轻尘确实有本事。

    现在,他整个人舒服多了,再加上薄荷的压住了这浓香,过敏症状虽说没有压下,但却是没有加剧。

    将门虎女,凤轻尘行事虽说鲁莽了一点,但却不是一个蠢笨的人,与其冒险,不如就信这个女子一次。

    东陵九闭上眼,将昨天晚上从苏绾手中拿到的东西,给了凤轻尘:“怎么带那些药进来的,就怎么带它出去,给宇文元化他自知怎么做,最主要一点,你别看。”

    最后三个字咬得特别重,隐含警告之意。

    “定不负九皇叔的拖付。”凤轻尘应了下来,将眼中的受伤压下。

    他不信她!

    这个男人还是不信她,将她排除在外。

    凤轻尘咬唇,将心中的苦涩压下。

    罢了,已经决定离这个迷样的男人远一些,又何必想这些,帮他这一次,就当还当初皇宫赠衣之恩。

    凤轻尘接过东西,转身走到角落,孙正道上前,与东陵九谈起病情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借着死角,背对着九皇叔,撩起衣袖,启动智能医疗包,滴滴声响起,九皇叔与孙正道却是如同没有听到一般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东西放了进去,摸了摸镶嵌在手臂上的智能医疗包,心想要是没有这个东西,很多事情都不方便。

    病看完,孙正道与凤轻尘便要离去,离去前凤轻尘看着东陵九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东陵九似乎察觉道凤轻尘的担心,薄唇轻启:“本王不会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个冷情的人,却注意到凤轻尘的担心,说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   语出口,不仅是凤轻尘,就是东陵九自己也愣了一跳。

    他什么时候,在乎别人了。

    东陵九还没有弄懂自己的心思,凤轻尘却是先一步回神,道了一句:“愿九皇叔安康。”便与孙正道一同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出天牢,两人就被太监带至一偏殿,检查随身之物才能离去。

    进宫时,也略作了检查,并不严格,可这一次却是检查的相当严格,凤轻尘只着中夜,任宫女查看。

    看宫女冷面杀神一般的样子,心中冷笑,她凤轻尘要带出去的东西,任何人都查不出来。

    果然,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宫女与太监打量一眼凤轻尘后,并没有为难的意思,两人顺利出宫。

    御书房中,皇上正在批阅奏折,一太监匆忙走了进来,立在皇上身边,将皇上批好的折子接了过来,又换上新的,借着空档道:“皇上,没有,孙太医与凤轻尘什么都没有从天牢里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查,苏家的那东西,到底是什么?”皇上头也不抬,在奏折上批下朱砂:“派人盯着凤轻尘,看她出去后见谁。”

    “是,皇上。”太监又匆匆的离去。

    皇上将手中的折子批完,放下御笔,揉了揉眉,身子往后一靠,一脸的疲态。

    “九弟呀九弟,朕到要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。”

    语毕,眼露精光,朝殿外的道:“宣,林将军来见朕。”

    林将军,御林军统领,负责皇宫的安全,当然也负责天牢的安全。

    皇上以雷霆手段控制东陵九,就是不想让他与外界联系,无法布局。

    放任凤轻尘进去,是想要试探东陵九,他到底从苏家手上拿到了什么,值得他不顾危险的去夺。

    结果,凤轻尘这个颗棋子,远没有他想象中的重要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好好守遵晚,依老九对浓香的过敏,他定会想办法出去,他到要看看老九如何出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凤轻尘出了宫门,直接与孙正道一同回孙府,刚到孙府门口,就发现王家的马车侯着那里。

    “凤秀,大公子有请。”王家的车夫一见凤轻尘出现,便上前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王锦凌找她,定是有要事,和孙正道告罪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,明日我再让我那不孝子去凤府拜师。”孙正道那张严谨的脸上,难得露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,孙思行这个人她是推不掉的,反正她也需要手术助量,当下便点了点头,不过亦交待了一句:“顺便寻两句死刑犯的尸体去,我还要考验令公子一番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这是在报孙正道之前考验他的仇。

    “要死尸做什么?”孙正道责怪瞪着凤轻尘,这个女人,真不知好歹,他儿子那样的好徒弟,可是打着灯笼也找不着。

    “我自有用,孙太医要是感兴趣,明天可以一起去。”凤轻尘故作神秘道,眼中带着促狭的笑意。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知道九皇叔不会有事,所以她的心情极好,不过心情再好,让孙思行去解剖尸体的事,也是不能改的。

    第一天,就得露两手,震一震那孙思行,不然以后这孙思行不把她当一回事,她就悲剧了,这孙思行可是她计划给自己训练的得力助手。

    语完,便不再理会孙正道,转身朝王家的马车走去。

    凤轻尘本以为,王锦凌在家王家或者在哪等她,却不想……

    “大公子?”

    丰神俊秀,雅致温润,不过一天不见,凤轻尘觉得王锦凌越发的沉稳,也越发的有君子之风。

    王锦凌将手中的书合了起来,抬头,未语先笑,示意凤轻尘坐下,替凤轻尘倒了一杯茶后,才道:“九皇叔可好。”

    虽没有去查,但王锦凌却是明白,凤轻尘定是为东陵九奔走去了。

    在百草园,他就发现凤轻尘对九皇叔不一般,心里微涩,面上却不表露半分。

    他不是凤轻尘的良配,但他希望凤轻尘能有一个好的归宿,而九皇叔,不适合轻尘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