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3人老成精,生杀予夺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2018年特马开奖资料王中王救世网7799662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肃亲王翟浩,马上打天下的人物,那一身的威严之气,就是身为他孙子的翟东明也是怕的,可凤轻尘站在肃亲王面前,却不见半分的局促与惧色。

    不是凤轻尘胆大,实在是……

    上辈子凤轻尘见什么人最多?

    军人!

    军方首领,她见了不知凡几,军人身上的那股子血性与煞气,凤轻尘司空见惯,完全没有压力,不仅如此,她还感觉亲切呢。

    肃亲王身上的峥嵘之气,还有历经岁月沉淀的稳重与威严,不是宇文元化可以比的,这种气势凤轻尘只在现代几个开国将军身上感受到过。

    不过,现代那些那歇国将军,年岁已高,身体大多不太好,除非给人下马威,或者震一震对方,一般情况下,他们不会任这种肃杀之气流露出来。

    明显,肃亲王这是给她下马威呢。

    凤轻尘行礼后,也不等肃亲王说,就站了起来,笑盈盈的看着肃亲王,似乎感觉不到这室内的沉闷之气一般。

    半晌过后,翟东明都一身是汗,可凤轻尘却依旧如顾,笑颜如初。

    好吧,无论这凤轻尘为人和医术如何,就冲着她这股淡定样,他佩服了。翟东明朝身边的王锦凌眨了眨眼睛,似乎在说:不错,你看上的女人还真有胆识。

    要知道,面对肃亲王翟浩刻意释放出来的气势,就是皇上也会被震住。

    不怒自威,更不用提他怒了。

    肃亲王一怒,东陵要抖三抖。

    王锦凌浅笑不语,完全没有解释的意思,似乎有意让翟东明误会。

    “你不怕我?”肃亲王虽年近六十,可双眼却异常的有神,被他的眼睛盯着,比被猛虎盯着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传闻,肃亲王当年在战场上,就这么一瞪,生生把敌方将领吓得跌下了马。

    国字脸,剑眉冷目,冷毅刚硬,要是左脸颊的肉不往下陷,那气势就更足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怕?王爷又不是洪水猛兽。”凤轻尘声音虽轻,却清朗明快,让肃亲王明白,面前这个小女娃是真不怕,而不是装得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,这年头找不到几个不怕我的,九小子是第一个,你是第二个。”肃亲王呵呵一笑,室内那让人窒息的低压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九小子,不用猜也知道是说九皇叔了,只不过,放眼九州大陆,敢这么叫东陵九的人,真不多。

    呼……翟东明暗暗松了口气,悄悄站直,却不想他的小动作,被肃亲王看了个正着:“没出息的臭小子,还不如个丫头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肃亲王释放的大部分的压力,都是针对凤轻尘的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这不是尊重您嘛。”翟东明一个铁骨铮铮的大汉,在肃亲王面前,却乖得像小猫。

    没办法,翟东明的父母早逝,他几乎是肃亲王一手养大的,而且肃亲王信奉棍棒教育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凤轻尘轻咳一声:“世子爷,轻尘更敬重王爷。”

    这个翟东明,嫌恶她就算了,反正她也不是银子,不可能让人人都喜欢,可踩着她讨好肃亲王就未免太不厚道。

    翟东明愣愣地看着凤轻尘,显然是没有想到,她会在这个时候插话,一时间尽是不知道说什么来替自己解释。

    肃亲王一看怒了:“去,绕王府一百圈,什么时候跑完,什么时候滚进来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军人家庭,这就是了。

    罚抄书、跪祠堂那是浮云,咱们犯错,直接体罚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翟东明苦着一张脸,却不敢多说半句,二话不说转身就往外跑,只不过出去之前,不忘恶狠狠的瞪凤轻尘一眼。

    凤轻尘抬头看天,假装没有看到,心中却是暗道,这肃亲王王府小了点,依她刚刚看在外面看到的样子,估摸着一圈也就三五百米,一百圈下来,可就是……

    呃……好吧,她有点不厚道,三五万米,翟东明今天有得受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相信,他一定会老老实实的跑着,因为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这个小丫头倒是心硬,居然不开口替他求情?”肃亲王的牙依旧痛,可他却是不着急,也不表露出半分。

    “王爷说笑了,轻尘自知身份卑微,哪有给世子爷求情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噗……王锦凌这伙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知,凤轻尘也有这么“无耻”的一面。

    肃亲王也是愣了:“你这小丫头倒是有趣,把身份卑微说得如此理直气壮,如果我给你一次替世子求情的机会呢?”

    这倒不是肃亲王有意刁难凤轻尘,诚如翟东明所想,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给亲王治病的,万一下黑手呢?

    医者杀人可是无形的,不考验一二,肃亲王哪里敢用。

    “不求。”凤轻尘果断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肃亲王语气缓和了不少,可凤轻尘却听到这话中的杀气。

    心中暗道,果然人老成精,这一收一放用得真是漂亮。

    先是用杀气吓她,接着笑闹二句,拉近两人的距,这么一压一放,是人都会被他给逼疯来,防备心呀、警觉心呀,全部都会放下。

    要知道,一个平民百姓,先是被那么一吓,紧接着又见识到这贵人和气的一面,早就激动的找不着北,以为自己通过贵人的考验,入了贵人的眼,从上飞黄腾达了。

    可惜,她是凤轻尘。

    这种威胁加笼络的手段,她经历多了,她要看不透,那就是白痴了。

    看肃亲王身子笔直,微微前倾的样子,凤轻尘就明白,这是上位者进攻的气势,无形中就会给人一种压力。

    凤轻尘一脸淡定,语气平缓的道:“世子爷不需要人为他求情,尤其是一个弱女子。再说就算轻尘替世子爷求情了,王爷也不会答应,既然求情无用,何必开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曾开口,又怎知求情无用?”肃亲王上半身微微往后靠,闭着眼,将眼中的精光掩去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凤轻尘也没有放松。

    实则虚之,虚则实则,要知道面前可是一个征战沙场的大将军,他的心思和帝王心思一样诡异,喜怒难辩。

    凤轻尘完全不做思考,脱口而出:“军令如山,军令即出,启能更改。”

    都过去了这么多年,她在肃亲王身上看到的,不是亲王的尊贵,而不是猛将的气势,再加上肃亲王以“我”自称,可见这肃亲王宁可征战沙场,也不愿在这皇城中安享富贵。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军令如山,你一个小女娃能有这般见识,不错不错。”肃亲王双眼猛得睁开,看向凤轻尘,那眼神凌厉锋芒,似要将人看透一般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