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79收徒,解剖的学问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正版三肖六码期期准188555管家婆图片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三具尸体!

    从尸体的僵硬程度来看,应该是刚死没多久。

    “这是做什么?”凤轻尘倒不是害怕,她是不解,孙正道和孙思行这是要干吗?难不成他们知道自己的想法?她好像没有和孙思行讲,让他带尸体上门吧。

    “凤姑娘贵人多忘事,你不是说要给我夫人开膛嘛,我琢磨着咱们应该先练练手,以免到时候出意外。

    凤姑娘你放心,这三具尸体是我刚从刑部大牢弄来的,都是无人认领的死刑犯,来之前我已经给他们烧了纸钱、焚了香。”孙正道比一般大夫眼界更广大,凤轻尘一说到开膛术,他就考虑到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至于拿尸体练手,是不是有违道德,孙正道就不考虑了。

    太医院,每年因试药而死的人不计其数,这又算得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孙太医高见,轻尘佩服。”凤轻尘朝孙正道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她是真心佩服这个孙太医,能想到这一点绝不是一般人,难怪这个孙正道可以做到太医院院首的位置,他对医术的理解和追求,远远超过其他人。

    解剖尸体,这个时代还没有哪个大夫会放这方面想。

    孙正道一脸严肃,心中却暗暗得意。

    不就是开膛术嘛,说得那么神乎其神,你真当我一点儿也不懂吗?得意,我让你得意,我就不信你一个姑娘家,见着这血腥能不怕。

    孙正道很早就想过开膛术的可能,只不过一直没有遇到能理解的人,他看凤轻尘似乎对开膛术颇有研究,便想着借此机会,切磋一二。

    孙正道见凤轻尘同意,立马招呼着家丁,让人把尸体抬进去。“凤姑娘,你家里可有适合开膛破肚的地方?”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,让周行把人带到凤府最偏的,早就荒废了杂物间去,顺便抬两张桌子过去,桌上铺白布。

    孙正道见凤轻尘只安排周行,自己却没有过去的意思,特意问了一句:“怎么?凤姑娘你不去?凤姑娘不是怕了吧,你放心,到时候我们父子俩动手,凤姑娘在一边看着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虽说,他以前没有做过这事,但今天来之前,他特意问过仵作,还把仵作用的刀具还借来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眨了眨眼睛,随即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想借解剖给孙思行下马威,没想到孙正道也想借解剖来震她,这还真是想到一块儿去。

    “你笑什么?”孙正道被凤轻尘笑的有些恼,看向孙思行,无声的寻问:我有做很好笑的事情吗?

    孙思行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他从进来就不敢正眼看凤轻尘。

    他不赞同父亲拿尸体吓凤轻尘的举动,再怎么说凤轻尘也是他师父,这是对师父不敬。

    凤轻尘连忙止住笑,正色道:“孙太医见谅,轻尘只是想起一些事。咳咳……孙太医你放心,轻尘很快就会过去,不过去之前,要先做一些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准备?准备什么?”孙正道眼一横,不高兴的道。

    “准备开膛用的工具。”凤轻尘指了指三俱尸体,一副你明知故问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总不能用双手吧。

    “我带了,凤姑娘不用准备。”孙正道示意孙思行,将仵作用的刀具拿出来。

    孙思行尴尬的上前,低声的叫了一句: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乖徒儿。”凤轻尘原本想说,别叫什么师父的,可看孙正道这样子,她决定还是当师父的好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尊师重道的信念深入人心,身为孙思行的师父,她将得到更多便利,孙思行也不敢随意的背叛她。

    背叛师门的代价是很严重的,会成为永生无法洗刷的污点。

    “我习惯用自己工具,徒弟,等伙师父让你看看师父用的器具,你要是表现好,师父就送你一套。”说完,就让周行把人带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,我倒要看看,你能拿出什么来,凤姑娘,我们可等着你。”孙正道牛脾气起来了,他就不信凤轻尘一个小姑娘,能有这份胆色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他都有一点打退堂鼓。

    凤轻尘笑了笑,没有解释,医学要用事实说话,她说再多也比不上露一手。

    凤轻尘的动作很快,周行才刚刚安排好,凤轻尘就穿着手术袍,提着药箱走了过来,里面是解剖用的刀具。

    孙正道与孙思行一愣:“你这是什么打扮?”

    凤轻尘这身打扮,对于古代人来说的确很怪异,不怪孙正道如此一问了,倒是周行早就习惯凤轻尘各种怪异的表现,很淡定的吩咐众人退下去,安排这些家丁在门外守着,不让任何人进来。

    凤轻尘满意的点了点头,家有周行,万事不愁。

    凤轻尘将手术箱往桌上一放,又拿出两套手术袍递给孙正道与孙思行:“穿上吧,这尸体可不是什么干净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这尸体有没有病,就算没有,那尸毒什么的,沾上也是麻烦事儿。

    孙正道与孙思行一头雾水,凤轻尘也没有解释的意思,把衣服塞到两人手上,又拿出手术帽,口罩与医用手术套,一一穿带整齐。

    还别说,凤轻尘这么一打扮,还挺像一回事,这衣服往身上一穿,人精神多了,看上去还真有大夫的感觉。

    孙正道与孙思行一看,心里痒痒的,当下也不多说,和凤轻尘一样打扮了起来。

    待到孙正道与孙思行穿带好后,凤轻尘朝两人竖起大拇指,表示可以开始动手了,可孙家父子却是不懂,凤轻尘回过神后,又补了一句:“孙太医,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谈到医学,大家都很认真。

    孙正道将那沾血、生锈的刀具一一拿了出来,放在尸体边上。

    尸体下面垫了白布,这刀具往上一放,就更加的脏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皱了皱眉,却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孙正道是前辈,又存着震住她的心思,这个时候她要多说,对方只会不高兴,再说了人家要给她下马威,她何必那么好心,说了反倒会被孙正道误会

    反正有三具尸体呢,一人一俱,她会用事实证明给孙正道看,要给她下马威,挑错了地方,他要是挑针灸或者中医的望闻问切还差不多……

    尸体身上还穿着囚服,孙正道也没有脱掉的意思,拿着刀横竖笔划了两下,犹豫着从哪里下刀,最后想了想还是把上衣脱了,又继续拿刀在胸膛处笔划着……

    看孙正道这个样子,凤轻尘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这具尸体十有**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默默的在心中道:阿弥陀佛!愿佛祖保佑你!

    孙正道笔划了半天,最后还是选择从正中间切开……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