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说站首页 » 古代言情小说 » 帝凰:神医弃妃 »  182欺负,借势很重要
加入书架 添加书签 推荐本书 错误举报

中国彩吧—更懂彩民!每期更新老版跑狗图

小说:帝凰:神医弃妃作者:阿彩
返回目录

    肃亲王世子翟东明!

    整个皇城的人都震惊,显然是不相信,更多的是不能理解,皇上怎么会让肃亲王世子,接管皇城的安防呢?

    要知道这肃亲王是纯臣不错,但他只忠于东陵王朝,并不是忠于皇上,皇城安防皇上怎么可能交给一个自己掌控不了的人。

    当初,让宇文元化任此职,那是因为皇上知道,宇文元化这个位置坐不久,将宇文元化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才是最安全的。

    而知情的人却是明白,皇上也有他的不得已,朱相一事让皇上对自己身边的人都怀疑了起来,这段时借机发作,将身边的太监打的打,杀的杀,甚至有一个宠妃,也被皇上下令处死了。

    疑心病似乎是每个帝王都有的特质,只不过最近更严重罢了,这段时间没人有胆往皇上面前蹿,太子见东陵子洛借有伤在身不进宫,也很巧妙的在这个时候“发病”了。

    凤轻尘听到这个消息时,只道有时候生病也是一个好理由,而她就不能借生病不出府了……

    宇文元化的离开对谁的影响最大?九皇叔?不,是凤轻尘。、

    凤轻尘,她在皇城没有任何根基,上无宗族父母庇护,中无兄长姐妹提携,下午忠心奴仆尽心,不仅如此还得罪了一大堆人。

    在宫里的先不说,就说镇国公府,因武安郡主与孙翌谨的事情,凤轻尘就和他们结下了梁子。

    之前因为有宇文元化正面庇护,镇国公看在宇文元化的面子上,没有对凤轻尘出手,可宇文元化走了呢?

    镇国公府的人观望了一阵后,确定除宇文元化外,整个皇城都没有一个有份量的护她,当下便不准继续客气下去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听到翟东明曾在路上遇到凤轻尘,说了一句:“姑娘家就应该有姑娘家的样子,成天往外跑像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翟东明本是替王锦凌委屈,谪仙一样的王锦凌喜欢凤轻尘,这凤轻尘居然还不放在心上,真真是没有眼光,翟东明是打从心底为王锦凌感觉到委屈。

    可看在某些人眼中,却是肃亲王府对凤轻尘的厌恶,再加上九皇叔亲临凤府,呵斥凤轻尘,更让众人明白因为宇文元化离京,凤轻尘在皇城的地位,和原来没有什么两样,再也没有一个人,会和宇文元化一样,看到凤轻尘受了委屈,就把人往血衣卫丢。

    会医术又如何,那些权贵之家哪会将这个放在眼中,他们又不是没钱请大夫,再说也不是人人家里都像王家一样,有得了不治之症的王锦凌。

    是以凤轻尘在皇城的处境,又再度回到最初,被人排挤与欺负的状态,只不过这段时间,凤轻尘窝在府里,天天教导孙思行外科知识,不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可是凤府的仆人就倒霉了,外出遇上其他显贵世家,会骂两声还是小事,被打更是正常的。

    凤轻尘在手术房呆久了,出了走走,远远看到周行,正想走出来,却听到……

    “周少爷,这都是多少次了,再这样下去,咱们府上哪还有人敢出门呀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知道那人是凤府负责采买的仆人,伤残的老兵,少了左手,此时一身脏污狼狈不堪,一看知是被人打了。

    “柱子叔,这事我知道了,你去账房支十两银子,让下面的人把嘴巴闭紧,秀这段时间已经很忙了,别再让她为这些事情发愁。”周行已经处理习惯了,立马安抚下去。

    “周少爷,这事情终归是得让秀知道,咱们凤府也不能被人欺负而不出声,镇国公府的下人那般嚣张,我们越是退让,他们就是越嚣张。”柱子叔眼中闪着屈辱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秀现在在皇城的处境你也是明白,大公子外出了,我们与镇国公的人正面碰上,吃亏得也只是我们。”周行叹了口气,他又何尝不知道,只是……

    凤府,一个女人挑家,终归是会被人弱看一眼去,这凤府要是有一个男人就好了。

    柱子叔眼睛一红,要是凤将军还活着,谁敢这么欺负他们秀:“周少年,现在是我们不打紧,我们的皮粗肉厚的,可到时候他们要是对秀出手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才是凤府的人要担心的。

    周行的眉头微皱,这也正是他所担心的:“我会想办法,先下去吧。”也许给写封信给宇文元化。

    这个混蛋把皇城搅的天翻地覆,拍拍屁骨就走人,实在可恶。

    柱子叔欲言又止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,落寞的往下人房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那无奈与悲凉的身影了,凤轻尘鼻子一酸。

    原来,她一直是纸老虎,宇文元化一走,什么人都能欺负她了。

    想想来是,没有宇文元化她的确没有靠山了。

    唉……轻叹了口气,待到柱子叔离开后,凤轻尘才处转角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周行吓了一跳,他没想到凤轻尘在那里,也不知道她听到了多少。

    “周行,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,对不起。”凤轻尘郑重的像周行道歉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疏忽,整个凤府的人受了天大的委屈,却没有人为他们出头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们不委屈,一点小事。”周行连连摆手,看凤轻尘这个样子,也不知道她听到多少。

    “姐,你可千万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他怕凤轻尘一怒之下,就去找镇国公的人麻烦,那可就得不偿失了,前段时间宇文元化把皇城搅得天翻地覆,可得罪了不少人,那些人不敢找宇文元化麻烦,当然会拿凤轻尘出气了。

    宇文元化走之前,可是叮嘱过,让凤轻尘这段时间尽量别外出,等到风声淡去再说。

    凤轻尘点了点头:“放心,我知道什么能做,什么不能做。”

    凤轻尘默默地转身,一路上听到下人请安的声音,也如同没有听到一边,只低着头朝书房走去,在书房静坐了好半天,才一脸自信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周行,准备一下,我要出去。”既然自己没有保护凤府的能力,那就借力吧。

    以前借得是宇文元化的力,现在吗?

    凤轻尘的嘴角勾起一抹邪笑。

    想要欺负她凤轻尘,可没那么容易,她手上的资源可不少。

    血衣服总指挥使陆少霖陆大人的小药丸应该用得差不多了,是时候出去认认门了,还有肃亲王的三叉神经痛,也是时候治好了,光靠止痛疑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这些人,当她这段时间修身养性是怕了吗?

    哼……

    镇国公,你崩得太快了。

    医生,不是那么好得罪的!  

返回目录
推荐本书 添加书签 我的书架

小说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 | 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投稿说明| 服务条款| 浙ICP备12009190号-1| |